• 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网
  • 玄幻
  • 修真
  • 都市
  • 历史
  • 职场
  • 网游
  • 科幻
  • 军事
  • 灵异
  • 奇幻
  • 武侠
  • 竞技
  • 手机站 m.asxs.com
  • 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网->玄幻->冰与火之维斯特洛拯救指南->章节

    第145章 烟海(二)

    热门推荐: 恐怖街区 民国二十六年我来自未来 凡人碎空传 重生之黑暗纪元 杀手医生都市行 隐婚萌妻宠上瘾 极品杀手纵横都市 全职国医 启示之刃 超级大中华

    如果这些挖沟的有一点点脑子,他们就会跑的。“雷鸣”的马蹄刨起了无数土块。

    看见正冲过来的骑士,一个人丢下了铁铲,但也就是如此而已了。那里有着二十多个挖沟人,高高矮矮老老少少,全都给太阳晒得黝黑;当班尼斯减速时他们形成了一条参差不齐的阵线,攥紧了他们的铲子和锄头。“这是冷壕堡的地盘,”一个人喊道。

    “而那是一条奥斯格雷家的小溪,”班尼斯拿他的长剑一指。“谁把那该死的水坝堆起来的?”

    “塞瑞克学士修的,”一个年轻的挖沟人说。

    “不是,”一个老一点的人坚持道。“那毛头小子来指指点点说做这个做那个,但是是我们把它修起来的。”

    “那你们就他妈的肯定能拆了它。”

    挖沟人们一副阴沉而不服的神色,有一个拿手背擦了擦眉毛上的汗水。没人开口。

    “你们这帮人耳朵聋了,”班尼斯说。“我是不是需要砍掉一两只耳朵才行?哪个先来?”

    “这是威博家的地盘。”说话的老挖沟人是个骨瘦如柴的家伙,驼着背,但固执。“你没权利来这里。你要砍掉任何耳朵,我们的夫人就会把你装进个袋子里淹死。”

    班尼斯骑马走近了。“没看见什么夫人在这,只有吹牛的农民,”他拿剑尖捅了捅挖沟人的褐色胸膛,刚好重到刺出一滴血来。

    他太过分了。“拿开你的剑,”克里森警告他。“这不是他的错。那个学士叫他们做这事的。”

    “是为了庄稼,大人。”一个招风耳的挖沟人说。“学士说麦子正在呢。梨树也是。”

    “好啊,要么是那些梨树死,要么就是你们死。”

    “你的话吓不着我们,”老人说。

    “吓不着?”班尼斯的长剑带着一声尖啸割开了老人的脸颊,从耳朵到下巴。“我说,要么梨树死,要么你们死。”挖沟人的血流了下来,把一边脸染红了。

    他不该那么做。克里森不得不强压下愤怒,班尼斯在此事上和他是站在一边的。“离开这里,”他对挖沟人们喊道。“回到你们夫人的城堡去。”

    “跑啊,”班尼斯怂恿道。

    三个人扔下工具就那么做了,穿过草丛急奔而去。但是另一个太阳晒黑、筋肉强壮的人举起了锄头,说:“他们只有两个人。”

    “乔哲,傻瓜才拿铲子和剑打,”老人捂着脸说。血从他指缝间滴落。“这事可不能就这么收场;别以为它能。”

    “再说一句,我就可能给你个收场。”

    “我们并没想伤害你,”克里森对老人血淋淋的脸说。“我们只不过想要我们的水。把这告诉你们的夫人。”

    “噢,我们会告诉她的,大人。”那强壮的人保证道,仍然握着他的锄头。“我们会的。”

    回家的时候他们抄近路穿过瓦特树林中心,为树林提供的小片荫凉感激不已;但即使如此他们还是热得要命。按理说林子里应该有鹿,但他们见到的唯一活物就是苍蝇。在克里森骑马时它们在他脸边嗡嗡叫,在“雷鸣”的眼睛周围爬动,没完没了地烦着大战马。空气是静滞的,令人窒息。在多恩至少白天很干燥,而夜晚就会冷到让我裹在斗篷里发抖。在河湾地夜晚不比白天凉快多少,哪怕是在这么远的北方。

    克里森急速低头躲开一根伸展着的枝条,与此同时摘下了一片叶子,然后用手指捻了捻。它在他手中像千年羊皮纸一样分崩离析了。“没必要砍那个人,”他告诉班尼斯。

    “那也就是在腮帮子上挠一挠嘛,好教会他管住自己的舌头。我本该替他割断那该死的喉咙,只不过那样剩下的就会像兔子一样跑掉,我们就不得不去拿马蹄子踩死他们那一伙了。”

    “你想杀掉二十个人?”克里森问,表示怀疑。

    “二十二个。比你所有手指头和脚趾头加起来的数目还多两个,呆子。你必须得把他们全杀掉,否则他们就会跑掉散播消息去了。”他们绕过一个陷坑。“我们本该就告诉废物大人,干旱叫他那小不丁点的小溪干掉了。”

    “是尤斯塔斯大人。——你本想要欺骗他。”

    “唉唉,为什么不呢?谁还能告诉他别的?苍蝇么?”班尼斯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湿乎乎的红牙。“废物大人从来不出塔门一步,除了去看下面黑莓林里埋的那些男孩子。”

    “一个效忠剑士理应对他的主人说出真相。”

    “真相多得是,呆子。其中有些不顶用。”他啐了一口。“诸神弄出了干旱。对诸神一个人做不了他妈的一点点事。而那红寡妇……我们告诉废物那母狗抢了他的水,他会觉得受荣誉所迫得去把它收回来。等着瞧吧。他会以为他必须得做点什么。”

    “他应该做点什么。我们的百姓需要水来灌溉庄稼。”

    “我们的百姓?”班尼斯大人大笑得就像驴叫。“废物大人指定你做继承人的时候我是不是偷懒歇着去了?你觉得你有多少百姓?十个?那还得算上斜眼吉恩的白痴儿子,不知道该拿斧子的哪一头。去给每个人授勋骑士吧,然后我们就会有跟那寡妇一半多的人,这还不算她的那些侍从、弓箭手以及其他。你会需要手脚并用来数清他们全部,还要加上你那秃头小子的手指和脚趾。”

    “我不需要拿脚趾来数数。”克里森烦透了炎热、苍蝇和棕色骑士的陪伴。班尼斯也许曾和艾兰大人一起骑马驰骋过,但那是好多年前的事了。这个人变得卑鄙虚伪又懦弱。他用脚跟踢了踢他的马到前面去小步跑着,好把那气味甩在身后。

    只是礼貌起见坚定塔才被叫做一座城堡。虽然它英勇地矗立在一座石头小山顶上,从许多里格开外的地方就能望见,但它只是一座塔楼罢了。几个世纪之前一次局部倒塌导致了一些重建,因此在北面和西面窗子上方是浅灰的石头,下方则是古老的黑石。

    本书作者推荐: 超级女婿 帝霸 第一赘婿 超级萝莉养成系统 女神的超级赘婿 超神宠兽店 穿越之远古生存记事 韩三千苏迎夏 谁看了她的屁屁 轮回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