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网
  • 玄幻
  • 修真
  • 都市
  • 历史
  • 职场
  • 网游
  • 科幻
  • 军事
  • 灵异
  • 奇幻
  • 武侠
  • 竞技
  • 手机站 m.asxs.com
  • 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网->网游->玩家超正义->章节

    第四百三十五章 众神自知,辉光生于镜中

    热门推荐: 饲养全人类 恐怖街区 超级兵王 地球唯一修士 无赖天尊 道友请留步之鸿蒙紫府 全职国医 杀手医生都市行 隐婚萌妻宠上瘾 都市特种兵

    得知安南这边问题不大之后,萨尔瓦托雷陪安南吃完晚饭,就很快离开了。

    亚历山大团长那边走的还要更早一些——在得知安南无事后,他就匆匆离去了。

    就算他是银行的董事长,也不代表他就可以不用工作、每天摸鱼了。不过他身体很好,来回跑这两趟也没什么感觉。

    倒是萨尔瓦托雷……他是真的很累。

    之前为安南紧急制造入梦用的药剂,又坐马车一路颠簸赶来,已经耗尽了萨尔瓦托雷的全部精力。

    而他现在又没法直接睡过去休息……可现在已经快天黑了,如果他再服用提神药剂,可能晚上就睡不着了。

    那可就更要命了。

    接下来,萨尔瓦托雷只能去花园溜达溜达散散步,溜精神了再回家。

    他今晚甚至都没敢吃饱。

    因为如果吃的太饱、再加上他精神过分疲惫,可能坐下后也会不小心打个盹,那一样也会把影子给放出来。

    不过回去之后,还得给自己的学徒检查、批改他几天前安排好的作业……好在小霍恩海姆的性格比较安稳,读书学习做笔记的时候也很积极,不怎么用萨尔瓦托雷操心。

    安南也去见过那个孩子。

    的确是个好孩子。

    萨尔瓦托雷这几天很忙,只能给他安排好作业、把教辅书和萨尔瓦托雷自己当年的上课笔记都一并交给他,让那孩子自己先自学着。

    “路上慢点啊,学长。”

    安南笑着对他招了招手。

    萨尔瓦托雷头也没回的摆了摆手:“我还能走丢了不成……”

    就是脚下有点晃悠。

    ……你别说,我还真有点担心。

    但安南仔细一想,好像也不用很担心。

    某种意义上,“瓦托雷学姐”比学长这个生活废物要强的多。学长只要昏睡过去,就会冒出来个手段狠毒、行事果断的影子来冒出来接管身体——这比反应迟钝、又总是对人心怀善念的学长反而更让人放心。

    就在这时,安南身后传来了嘹亮的鸦鸣声。

    “嘎!嘎——”

    【你得到了新的标记“高阶影响:无面鸦的鸣声”】

    【如不及时去除,将会在七日后跌入具有关键词“记录”的随机噩梦中(难度:歪曲)中。】

    安南眼前再度浮现出了熟悉的系统提示。

    这已经是他这几天里第四次听到这个声音了。

    得知安南暂时不想进入这个噩梦,无面诗人便很是贴心的在自己出现之前、让本体来叫唤两声,刷新一下安南身上影响的持续时间。

    只要在影响产生回响之前重复获得,就可以刷新影响的持续时间。

    而无面诗人似乎很喜欢安南的样子,凡是纸姬不在的时候,祂都会不知道从哪流进来、和安南聊一会天。

    他的床底流出黑泥,熟练的汇聚成那个幼小的人形。

    大约只有一米四五左右、身上仅缠绕着绸缎般的魔性黑色长发,戴着黑鸦假面的幼女。

    她发出尖锐而响亮的,让人联想到鸟鸣般的声音:“你真是了不得啊,安南。

    “我都在想要不要冲进去救你了,没想到你居然撑下来了。”

    “你能看到我的梦?”

    无面诗人先是伸出手指来,在唇前立了一根手指,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随后她才笑眯眯的说道:“我可是记录与守密之神……什么都看得到,但永远保持沉默的聪明乌鸦。

    “当然,如果是你的话——倒也不是什么都不能说喔?”

    “……真的?”

    安南反问道。

    闻言,无面诗人发出响亮的笑声:“你看到了什么秘密,安南?

    “让我猜猜……是丹尼索亚那边的事?”

    “是的。”

    安南点了点头。

    他追问道:“尼古拉斯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

    “之前纸姬跟我说,尼古拉斯是个拥有尼古拉斯全部记忆和知识的人造人,而且有石父在监视着他;可我后来又得知,尼古拉斯有极大的可能,就是复活的尼古拉斯本人……只是被修改了记忆,忘却了‘自己就是自己’这件事。

    “贝尔纳迪诺跟我提示过……‘到底有几个尼古拉斯’。这个问题,我至今还不清楚。”

    听到安南的疑惑,无面诗人却只是仰起头来哈哈大笑。

    她的笑声非常爽朗,但不知为何,听起来却总是感觉有一丝嘲讽的味道……

    “不是笑你啊,安南。”

    她连忙解释道,脸上的笑意却是根本掩藏不住:“怎么说呢……啊,现在也差不多可以告诉你了。毕竟计划也已经完成了,而你意识到这件事,我们也藏不住了。”

    “现在?”

    安南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个关键词。

    无面诗人点了点头。

    “是的,现在”,她轻笑着说道,“其实这件事还和你有关系呢。”

    “和我?”

    “对。因为尼古拉斯,也是‘镜子’。”

    无面诗人如此答道:“是你的一面镜子。”

    ——【众神即从光界而生,自知辉光生于镜中、落于虚空。】【第七曜之光从未落于凡世】,【没有同等分量的‘镜子’化为卵鞘、真正的光是不会从光界降临的】

    安南脑中又浮现出了亨利八世说的这三句话。

    亨利八世是一个与安南“相似而相反”的人。

    他作为某个仪式的镜子,用于孵化安南的光。

    这么说来的话,唯有和安南“相似而相反”的人,才有资格成为镜子。

    而尼古拉斯……又有什么地方与自己相似而相反?

    是因为他也和我一样,失去了记忆?

    ……不对。

    安南突然想起来了。

    当年的尼古拉斯,是一个被卡芙妮称为“恶魔”的人。他在王都内四处杀戮,对于从恶没有丝毫心理负担。甚至养育出了多个冠以恶魔之名的手下……

    而如今的尼古拉斯,行事却是相当克制。

    “难道是……”

    安南突然明白了什么。缓缓发问:“他失去了自己曾经作恶的记忆?

    “因而他成为了一个善人?”

    ——就和安南一样。

    根据安南的推测,一周目的安南大概率是因为无法被“正义”的圣骸骨所认可,才反转了冬之心、清理了记忆,开启了二周目。

    他之所以会清理记忆,应该就是为了防止他那冰冷的记忆,污染安南的感情。

    而如果尼古拉斯被删除了作恶的经验,的确可以让他恢复到“作恶之前的状态”。

    无面诗人安静的摇了摇头:“非常接近了,但最关键的地方你果然还是没猜到……”

    “最关键的地方?”

    “回忆一下。”

    黑发缠身的幼女,嘴角大大的上扬着:“你还记得……你刚刚经历的噩梦吧?

    “如果丹顿的残余意志,侵染了你的思维。你觉得你是丹顿呢,还是安南呢?

    “同样的道理。你觉得在尼古拉斯死后,就不会有这种意志碎片残留于世了吗?他可比丹顿强大多了。”

    听到这里,安南顿时怔了一下,脑中嗡的一下。

    许多零散的线索,在他脑中串联在一起——

    原来从最开始,纸姬就没有说谎、也没有说错!

    尼古拉斯真的是他自己的人造人……所以尼古拉斯的坟墓中,依然还有尸体!

    而他曾经忘却的记忆、监视着他却放他出去的石父……再加上那句提示,“到底有几个尼古拉斯”。

    ——最初安南以为是一个。

    ——后来安南以为是两个,善良的被监视者,与邪恶的恶魔之父。

    ——再后来安南又以为是一个,前者只不过是后者被洗掉了记忆。

    ——但现在看来,答案是零。

    一个都没有。

    全都是假的。

    “这是什么目的……不,我明白了。”

    安南抬起头来,缓缓说道:“你们的目的……从最开始,就是制造一个‘无害的尼古拉斯’!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众神放任他的行动,为什么他会如此轻易的发现自己的记忆被删改——因为‘发现自己是真正的尼古拉斯’,才是你们的目的所在!

    “利用尼古拉斯的思维刻印,人造人的躯体,被修改又被他自己擅自补完的记忆……就得到了一个‘以为自己是尼古拉斯的人造人’!”

    安南说道这里,突然沉默了一瞬。

    他盯着无面诗人,缓缓问道:“那么……他为什么是我的镜子?”

    在安南的视野中,无面诗人并没有被高亮表示。

    “不用慌,安南。”

    无面诗人只是神秘的笑了笑:“我敢和你说,就肯定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所能说的是……尼古拉斯计划,是银爵与雅翁提出的;而你如今之所以是你,这计划可是由你自己提出的。

    “而且因果关系反了——正是因为当年的你看了这计划的全貌,才得到了灵感、坚定了抛却记忆的决心。我所说的话绝无错漏,因为这就是我的【记录】。

    “我说到这份上,你却既然还没猜到,你自己当年的计划到底是什么。那就说明依然还不到时候。

    “一切顺其自然便好……我会看着你的,伙伴!”

    说罢,无面诗人便再度化为黑泥消散了。

    本书作者推荐: 星际屠夫 大秦从献仙药开始 万族之劫 这该死的甜美 穿越特种兵之火凤凰 轮回乐园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美女攻略系统 穿越之远古生存记事 超神宠兽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