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网
  • 玄幻
  • 修真
  • 都市
  • 历史
  • 职场
  • 网游
  • 科幻
  • 军事
  • 灵异
  • 奇幻
  • 武侠
  • 竞技
  • 手机站 m.asxs.com
  • 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网->修真->长在春风里->章节

    第063章 哪个方案更好

    热门推荐: 凡人碎空传 民国二十六年我来自未来 超级兵王 重生之黑暗纪元 极品杀手纵横都市 无赖天尊 恐怖街区 超级大中华 启示之刃 都市特种兵

    有了卢佩姗提供的具体材料和数据,陆远这个外包机构培训的方案计划书就好写了。周日又花了一天的时间在这上面,赶在了周一下班前交给了张大年。

    不过展鹏飞的速度也不慢,陆远前脚刚上交完,他后脚也把计划书放到了张大年的办公桌上。足见展鹏飞对这个事情极为上心,志在必得。抛开他讨人嫌遭人烦的为人处事作风,陆远也不得不承认,展鹏飞的工作能力不容小觑。

    收到了他俩的方案计划书之后,张大年勉励夸奖了一番,就直接带着两份计划书去了秦卫明的办公室。

    等他从秦卫明办公室出来之后,陆远和展鹏飞先后去了张大年的工位,他俩都很关心秦主任最后选择了谁的方案。

    张大年让他们静候通知,最后到底选择谁的方案,这事儿秦主任说了也不算,还要关副厂长看过两份方案计划书之后再做决议。不过这事儿依着常规,应该是要拿到厂党委会上去讨论的。

    结果如何,选择了谁,一个字,等。

    下班回了家, 陆远上QQ找了马佐治,想要关心一下赤月风霜的进展情况。

    不过消息一直没回。

    直到晚上八点多,马佐治的QQ才回过来消息。

    马佐治:“远哥,刚交接班完事,这会儿网吧正上人,有点忙。”

    “没事,我就想问问外挂的进展怎么样了?”陆远问道。

    马佐治:“别说了,我都快崩溃了!”

    陆远:“???”

    马佐治:“前两天我就把赤月风霜高级版做出来了。然后我不照你说的到网上去卖嘛。我就站在土城安全区喊啊,哪晓得没喊两句就被GM给封号了。外挂一个没卖出去,还白搭进去我一个法师号。”

    陆远:“封号?”

    马佐治:“是啊,我后来又注册了几个小号去刷屏,他封一个我就换一个,结果就是到现在为止,还是一个都没卖出去!”

    “……”

    陆远沉默了一会儿,随后敲起了键盘:“既然线上不行,那只能线下售卖了。”

    马佐治:“线下售卖?远哥居然留了一手,赶紧支个招吧!”

    “留个鬼的一手,我本来是想着线上会更容易一些,所以线下就暂时不做打算了,看来是我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也好,线上行不通,那就专心从线下售卖入手。”

    陆远的十指如穿花蝴蝶般在键盘飞速敲打着,给马佐治尽请支招道:“佐治,你可以先跟来你们网吧上机的客人推销,你注意观察一下在网吧玩传奇的客人,像整天刷地图练宝宝的、靠打装备卖钱的,或者沉迷PK无法自拔的,这些人都是外挂的潜在客户。可以按照我们之前线上的思路,让他们先免费体验一下部分外挂功能,不要把功能全部开放,等付费之后再全部开放。还有,你要有空闲时间,搞点牛皮癣小广告,把附近的网吧都跑一遍,每个网吧的厕所里都贴几张。那上头不都是按摩、办假证的广告吗?把你的外挂广告也贴上去!”

    马佐治:“免费试玩一部分功能?这主意好!牛皮癣广告这个法子也没问题,我下班了就可以去干。还有吗?”

    “等你先发展第一拨客户起来,后面就好办了。”

    陆远继续打字道:“等有稳定的客户了,你再弄个QQ群,给群里的客户提供后续的更新服务。通过客户再发展客户,哪个玩家没有三五好友,哪个资深玩家没有自己的行会?你可以再在群里出台一些福利,比如每介绍两个新客户进群,就可以为这个老客户免费提供一次版本更新。”

    马佐治:“哈哈,还是远哥脑子灵光!”

    陆远:“外挂这个事要抓点紧,毕竟它不是正当生意。而且也不是长久的生意,一旦外挂风靡起来,要么官方不停地封,要么别人也跟风去做,你能做,别人就能做嘛。所以我们也趁着现在市场还没起来,赶紧挣快钱!”

    “好嘞,我明白。”

    “随时保持联系!”

    陆远说完,就下了QQ。

    ……

    次日上午,陆远去了单位,发现办公室里就徐璀璀一人。

    张大年被叫去秦主任办公室开会,罗艳琼和展鹏飞正在办公室外面的走廊尽头说着话,也不知道聊些什么。不过陆远不关心,反正跟自己也没关系。

    一早上无所事事,聊了一会儿QQ,刷网页查了点资料,时间过得真快啊,转眼又奔十点钟了。

    这个时候,厂党委的会议室里,厂党委班子成员悉数到齐。厂领导们针对陆远和展鹏飞制定的两份方案,正如火如荼地展开着讨论。

    会议还是由厂党委书记向忠海主持。

    “两份方案,大家都已经看过了吧?”

    向忠海双手伸出,按在两份方案上,平实而不失威严地说道,“平心而论,我觉得两份方案都很好,提出方案的年轻人,也都是咱杭三棉厂的优秀人才!”

    说到这儿,向忠海把目光落在关良义身上,不吝言辞地夸奖道:“两个年轻人都是你们改革办的,关副厂长还兼着这个改革办的主任呢,真是强将手下无弱兵啊!”

    关良义谦虚地笑了笑,道:“向书记就别寒碜我了,要不是来我来咱们厂里搞深化改革,就不会有下岗现象了。那厂里也不会面对下岗安置这个大难题了!”

    “良义啊,你这说得是什么话?深化改革是响应中央的号召,是盘活国营企业的强心剂,你来咱们三棉厂搞改革,那就对了。要是三棉厂不搞改革,那杭二棉厂的破产重组,就是我们杭三棉将来的下场!”

    向忠海板正着脸,掷地有声地支持着关良义的深化改革,然后指着桌上的两份方案计划书,说道:“有改革就有牺牲,这是在所难免的。下岗也是势在必行,这点毋庸置疑。再者说了,改革办不是也在想尽办法,做好下岗安置工作吗?我看,这两份方案都很好,都在替我们的下岗职工谋出路!”

    “谢谢向书记的支持!”

    关良义郑重地站起来冲向忠海点头致意,然后感慨颇深地说道:“厂里现在的情况,大家也知道,之前进行的第四轮下岗,基层员工的反应很剧烈,更有甚者已经闹到市里去了!无论是市里面,还是厂里面,都顶着极大的压力在往前推进改革事业。这大半年来,我们总结出一个道理,那就是要想继续大刀阔斧地往前推进改革,就必须做好下岗职工安置的工作。下岗安置,终究不是买断工龄给一点钱就能解决的。还是要替他们想想未来的出路,将来的生计。只要能把下岗安置工作做好,做成一个长期稳定的再就业工程,我想我们三棉厂的深化改革大业,肯定能出色地完成。”

    “把下岗安置工作做好,做成一个长期稳定的再就业工程,说得好,”向忠海赞许道。

    向忠海一直以来对深化改革的态度都是一半支持一半反对,因为他很抗拒关良义大刀阔斧的裁人撤岗,虽然明知道改革是三棉厂的必经之路,但是一想到这么多三棉人丢了饭碗,他心里就特别不是滋味儿。他这种和杭三棉厂共成长的经历,是关良义无法体会的。

    所以他一直比较关心三棉厂下岗职工的出路,上一次陆远和卢佩姗搞得那个事情,虽然听到陆远的闲话,但他还是觉得不该追究,反而要鼓励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的确解决了一百个三棉厂下岗职工的就业。这在他看来,已经是功大于过,至于伙同外面机构在厂里搞买卖,收取劳务费的罪名,完全可以既往不咎了。

    他其实昨天晚上就通过秦卫明收到了这两份方案计划书,说实话,他比关良义还要早两个小时收到。看过之后,他很满意,因为这两份计划书都是给下岗职工找出路的,都是解决下岗职工再就业问题的,都是实打实的惠及下岗职工的利民工作。

    所以,昨晚半夜他才和关良义通了气,今天召集了这个厂党委会议。

    现在看着其他党组成员都已经看完了这两份方案计划书,他便对着众人宣布问:“下岗安置工作,是保证我厂深化改革能够顺利往前推进的关键一步棋。所以今天临时召开这个厂党委会议,请大家来来评估评估这两份方案计划书,也让大家各抒己见,发表一下各自的看法和意见,看看到底选谁的方案,作为今后我厂下岗安置工程的长期方案。”

    下岗安置工程的长期方案?

    这话一出,在座的其他六位党组成员包括关良义在内,都纷纷内心微震,这话的意思是只要选中一个方案,那以后下岗安置再就业,都会按着这个计划书来执行操办了。

    那这跟之前给三组下发临时安置任务完全不一样了,按着向忠海的说法,那这个意义可就大了!

    这种定性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只要杭三棉厂的深化改革没有结束,这就是长期指导下岗安置工作的方案。而作为这份方案计划书的制定者,自然会一直享受着方案制定者的殊荣。

    有了这份特殊的成绩,未来在杭三棉厂的职业前途,毋庸置疑,一片光明。

    在座这些人中,就属关良义内心的波澜最大,因为向忠海昨晚电话里和他通气的时候,没有说要给这个方案定性。应该也是临时起意的吧?和向忠海共事这么久,他其实也习惯了他经常的临时起意和临时决定了,这就是向忠海工作的大家长风格。可偏偏就是这个临时起意,关良义很清楚将会给陆远和展鹏飞两人中的其中一人,带来不可估量的升职资本。

    不过临时起意也好,还是忘了跟自己通气也罢,关良义知道,这对改革工作都不是什么坏事,反而是一种强有力的支持。

    随即,他清了清嗓子,对向忠海用商量的口气问道:“向书记,要么让大家都发表一下各自的意见,顺便表决一下最后用谁的方案?”

    “可以,开始吧,”向忠海目光扫视了一下会议室中诸人,最后目光落在唐明亮身上,说道,“老唐,你是咱们厂的钱袋子,这两份下岗职工再就业的计划书都要用到咱们厂里的钱,就由你先说吧。”

    唐明亮,杭三棉厂分管财务和人事的副厂长。

    “既然向书记让我先说,那我就不客气了。”

    唐明亮笑了笑,站了起来,拿起其中一份计划书,说道:“依我看,这个叫陆远的年轻人,他做得方案就很好!整个方案,报价清楚,流程清晰,关键是相比于展鹏飞的计划书,既省钱又省事。我支持他的方案!”

    唐明亮率先第一个支持陆远,这个在场诸位党组成员,包括向忠海在内,谁都不会意外,因陆远的外包培训机构的方案,既比展鹏飞的整体报价要低,又不用杭三棉厂出动人事进行组织培训。从人事财务方面,优势太明显了,唐明亮是分管人事和财务的,他不支持才是怪事。

    “唐副厂长,省钱省力并非是鉴定一个方案好坏的唯一标准吧?我认为,一个方案好与坏,还是要看它最终所带来的效益啊。甚至于,如果就业前景和收益远超预期的话,多花点钱和人力,也是可以接受的。诸位,你们看啊……”

    厂党委办公室主任韩东升也站了起来,两只手各拿起一份方案计划书,说道:“我左手这份呢,是陆远制定的方案计划书。他的成本的确是低,流程也很详细,但是他的规划里,是将我们厂的下岗职工往家政服务人员培训,但我们都知道家政服务有保姆,有钟点工,有保洁员,甚至洗衣工也算家政服务,很笼统,很大杂烩。据我所知,这些家政工种的收入都不是很高。但展鹏飞的方案就不一样了,他是有针对性的规划职业方向,把我们的下岗职工往家政月嫂进行培训。他在计划说里介绍,家政月嫂就是母婴护理,是家政服务里薪资最好的工种,一个月的工资收入不是一个国企工人可以相比的,比我们在坐的这些领导的工资都要高啊。这种针对性的月嫂职业,对下岗职工而言,既有了高薪的收入,又有很好的前景。各位,这种就业安置,既能消除长期以来我们厂基层职工关于下岗的抵触情绪,也能……”

    说到这儿,韩东升意味深长的补充了一句:“各位,元旦也将至了,我们就深化改革工作,也需要给上级领导上交一份年终答卷啊。毕竟咱们厂的改革,尤其是下岗这块,最近以来闹得动静不可谓不小!如果采用展鹏飞的这个下岗职工安置方案,对下有了交代,对上也能出个彩,何乐而不为?相比而言,陆远这个就业方案就有些普普通通了,不够出彩啊!”

    听他这么一说,关良义有些颇为认可地点了点头,毕竟他是杭三棉厂扛起的改革先锋,他面对的上级领导压力,无疑是最大的。

    向忠海轻唔一声,冲韩东升点点头,示意他坐下,韩东升这个厂党委办公室主任一直都很讲政治,这也是向忠海认为他是厂党委大管家最合适人选的原因。有一个讲政治的大管家,就不会犯原则性的大错误。

    “韩主任,话不是这么说啊!”

    厂工会主席刘伟光起来说道:“月嫂做得是母婴护理的工作,但我们都知道,这年头就属产妇和婴儿最难伺候和照顾。所以月嫂的薪资才会这么高。但也正因为这个,所以月嫂的从业资格一直都很严格,就业门槛也相当之高。如果依照展鹏飞的这个方案,有绝大部分下岗职工第一时间就会刷下来,她们是无法通过培训从事月嫂工作的,那这些人怎么办?继续在厂里闲着呆着?我跟你说,这样反倒会激化基层职工的矛盾!”

    “各凭本事吃饭,能有什么矛盾?”韩东升摇头不屑道。

    “能有什么矛盾?你说的倒是轻巧!”

    刘伟光情绪有些激动地说道:“到时候,大部分下岗职工看着小部分人通过培训再就业,从事着高薪的月嫂工作,而她们呢?断了收入继续在厂里呆着。她们第一时间会把情绪发泄在厂里,而首当其冲的恐怕就是我们厂工会吧?到时候,谁来替我们工会解决这些棘手的问题?陆远的方案你说普普通通不出彩,我反倒是觉得他这个方案,才是真正从厂里下岗职工的切身利益出发!”

    厂工会主席刘伟光,很明显也跟唐明亮一样,态度鲜明地支持着陆远的方案。

    “老刘,不可否认,陆远的方案,的确有可取之处。”

    厂纪委书记余和平慢悠悠地嘬了一口茶,随手拍了拍跟前陆远制定的方案计划书,意味深长地说道,“我在他的方案计划书里又看到了诚联信职介所。在这里我要提醒各位,陆远是有前科的,上次的举报信里,就有人举报他为牟取个人经济利益,跟这个什么诚联信职介所合作撬厂里墙角。难道你们就不担心上次的事情再度重演吗?”

    “老余,你这话说得有点过了!”

    刘伟光再次站出来,替陆远打抱不平道,“上次的事,本就是个匿名举报信,坐不坐实另说,厂里不也没追究吗?你一个堂堂的搞纪检工作的厂纪委书记,居然把这种捕风捉影的事情拿到会上来说,你好意思吗?什么叫前科?厂党委会都下了结论没有的事,你居然说这叫前科,怎么?你这纪委书记是要凌驾我们厂党委会之上了吗?”

    “嘭!”

    余和平面色骤变,拍案起身,怒斥道:“刘伟光,你别乱扣帽子,尽管是匿名举报信,但他和诚联信职介所关系不浅,这个不假吧?我有这个担心,拿到会上来说又有什么问题?”

    “我不管你质疑什么,但我还是那句话,谁能提下岗职工解决就业问题,他就是厂里的功臣。那些藏头露尾子的匿名举报信,就是下三滥的本事。真有能耐,实名举报,当堂和他陆远对峙!”

    刘伟光丝毫不惧余和平的发怒,“合着你不分管厂工会的事,站着说话不嫌腰疼。下岗职工如果真的出现大规模矛盾激化事件,或者下岗职工因为失业问题到市委市**去上访,我刘伟光第一时间把你余和平请出来协调!也让你尝尝坐火山口的滋味儿!”

    “咳咳咳,刘主席,这匿名举报并不是藏头露尾的行为,而是为了保护举报人的安全。所以匿名举报也是允许的。”同样和余和平一样反对陆远方案的韩东升,笑着解释道。

    “老刘,就事论事,余书记分管纪检工作,他从他的角度去担心和质疑,是没问题的。你反对归反对,不要有情绪嘛。”

    坐在主席位上的向忠海对刘伟光摆摆手,然后又对余和平提醒道:“和平书记,上次陆远那个举报事件厂里既然已经下了结论,那就不要旧事重提了,这对年轻人的前途也不公平。”

    余和平嗯了一声,点头道,“向书记,我知道了,但我还是坚持我的意见,反对陆远的方案,支持展鹏飞的方案。”

    “当然可以,这个是你的权利。”向忠海示意他坐下,然后看向没有发表意见的其他两个人,一个是关良义,一个是分管储运和生产的副厂长刘桥。

    “我同意韩主任的说法。”刘桥言简意赅,却表明了态度,支持展鹏飞。

    现在是三票支持展鹏飞,两票支持陆远。

    轮到关良义来表态了。

    关良义也感受到了大家齐聚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他低头看了左右两份方案计划书,摇了摇头,感慨道,“两个方案都很好,他们都有各自的角度和立意,我为改革办有这样优秀的年轻人而骄傲。他们都是杭三棉厂未来的希望。”

    “关副厂长是该感到骄傲。”

    韩东升突然笑了笑,说道:“我们都知道,陆远和展鹏飞都是你亲自从别的部门提调到改革办去的,说明你有一双发现金子的眼睛啊。尤其这个展鹏飞,还是关副厂长未来的外甥女婿。他今天能提交出来这么一份优秀的方案计划书,说明没有辜负你的期望啊。”

    “是啊,鹏飞很聪明,也很上进,做的这个计划书,无论是从经济利益上讲,还是从政治角度来看,他都全盘做了考虑。”关良义既不否认和展鹏飞的关系,也不吝啬对他的夸赞。

    展鹏飞是关良义未来的外甥女婿这个事儿,在厂党委上已经不是什么大秘密,在座这些人,在厂里谁没有个子侄晚辈的?再说了,展鹏飞有能力有本事,关良义举贤不避亲,也是一桩美谈。

    关良义说着,突然话锋一转,道:“不过结合目前厂里的实际情况,我觉得陆远的方案会比展鹏飞的更加适合,并有效执行下去。”

    很意外,关良义把他这张支持票给了陆远。

    现在三比三,平了!

    “哈哈哈,你这个狡猾的关良义啊,居然把皮球踢给了我,让我来表最后的态度啊?”向忠海朗声笑着摇头道。

    关良义叫屈道:“向书记,我可没耍滑头,我是真的有我自己支持的理由。”

    “那你说说你的理由,也好让我参考参考一二。”向忠海也不急着表态,而是询问起了关良义的理由来。

    “刚刚刘主席说,下岗职工因为失去了工作断了收入,一闹起情绪就去找他去吵,其实他还不算是我们厂最委屈的!”

    关良义指了指自己,“别忘了,让过剩劳动力下岗的工作,一直是我在主持啊!现在厂里那些下岗职工,私底下都开始叫我‘刽子手’了,这要再不把他们安抚好,我真怕哪天他们就揣着汽油瓶,偷摸来我办公室,跟我同归于尽了啊!”

    “哈哈哈!”

    关良义的话,在会议室中激起一片笑声。

    待笑过之后,他才正色道:“不开玩笑地说,陆远的方案,的确比小展的更有人情味,也能照顾到大多数下岗职工的利益。小展的方案好是好,但只适应一部分人群。而且我们现在需要的,不是什么亮眼的政绩,而是实实在在把这一批下岗职工安排好,稳定是压倒一切的大事嘛!”

    “嗯,有道理。”

    听了他的话,刘伟光第一时间站出来支持。

    关良义对着众人说道:“好了,我们大家都表明了自己的决定,也阐明了各自的理由。既然是三票对三票,那我们现在就把这光荣的最后一票交给向书记来表决吧?”

    韩东升也说道:“对,听听向书记的最终意见?”

    “向书记,就看你这关键一票了。”刘伟光说道。

    刹那间,整间办公室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六双眼睛齐刷刷地落在了向忠海的身上……

    ……

    当天下午,改革办秦卫明收到了厂党委会的意见反馈:

    两份方案计划书一齐通过,分组实施。

    此次实施仅对一小部分下岗女工,先作为后续安置工作的试点工作,最后谁的成绩好,就最终采纳谁的方案……(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英雄联盟入侵异世界妖祖万古第一神全职国医第一豪婿美男天师联盟我突然就无敌了超能仙医万古第一宗重生之帝君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