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网
  • 玄幻
  • 修真
  • 都市
  • 历史
  • 职场
  • 网游
  • 科幻
  • 军事
  • 灵异
  • 奇幻
  • 武侠
  • 竞技
  • 手机站 m.asxs.com
  • 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网->修真->大明邪侠->章节

    第六章:相约练剑

    热门推荐:超级兵王绝世药神不灭龙帝诡秘之主遮天人皇纪至尊重生神医凰后逆天邪神天下第九

    张雍杰正准备动手,周少坤连忙把牛肉给收了起来,说道:“这肉还是放着咱们后天下午吃吧。”

    张叶二人疑问道:“这是为何?”

    周少坤道:“后天下午,咱们金宝园有客人,我已经约了月亮包儿柳师姐和杨师妹,这肉后天下午吃。”

    张雍杰点头道:“正好我也约了李小欢师妹上山来,须得好好招待一下。”

    张周二人对望一眼,均觉莫名的一丝担忧,因为今日下午,李小欢一出现,柳青青便走开了,这都是他们亲自经历过的事情,想必这两师姐妹平日里固然有很多不合。

    叶飞驰不知道这些,道:“无妨,明日我稍信叫家里再拿点牛肉过来,咱们后天摆上一桌,招待一下月亮宝儿的师姐妹们。”

    叶飞驰,也是一位成名人物,只不过与千岛派其他那些成名弟子不一样。其他弟子成名,要么是因为武艺,要么是因为长相。

    叶飞驰却是因为他两年前去省城乡试,以十六岁的年龄便高中举人,而且是头名解元。所以叶家在保庆府迅速成为豪门新贵,家中底蕴雄厚,良田不少。

    举人,在大明朝已经是具备做官的资格,可以和县太爷平起平坐,但是江湖人士并不太在乎这个,平日里师兄弟三人也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同。

    吃罢牛肉,张雍杰才想起公布一件大事,这是傍晚从李小欢口中得知的。

    千岛派将在五月二十至六月初一,对二十岁以【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下的弟子进行武艺考核,并抽选七名优胜弟子,各赏赐利剑一把,并组成千岛七剑,此为千岛夺剑。

    张雍杰道:“咱们云顶山金宝园的兄弟,自从师父去世之后,武艺便耽搁了下来,这次本派比武夺剑,咱们重在参与。”

    叶飞驰沉重道:“我看这次挑选的千岛七剑,必然是下一代长老或者门主候选弟子,所以咱们要参与,就最好要拿名次,至少也要有特色,要让整个千岛派知道咱们金宝园的存在。”

    张雍杰听他说的容易,摇头道:“三弟,这可不像你考科举中解元,这是比武。如果非要在整个千岛派大大露脸,我看只好让金宝也参赛啦。”

    周少坤和叶飞驰看了看那条狗,想象着其他师兄弟和一条狗在擂台上比武,顿时充满画面感,感到好笑。

    笑罢,三人又开始闷闷不乐起来,金宝园已经属于千岛派最边缘的山庄,人数也是最少,好像已经是可有可无。

    三人商议了一阵,距离千岛夺剑的日子还有接近五十天,决定还是好好备战,从明日起,好好练习武功。

    晚上想好千条路,次日早上走原路。

    师兄弟三人舞刀弄枪一上午,均觉乏味之极,无良师教导,确实不知如何修炼。三兄弟只得反复练习一些稀疏平常的招式,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了一天。

    待到第三日,因为今日贵客要上门,兄弟三人便起了个大早,将金宝园打扫干净。周少坤去田园里摘了几样蔬菜,又从库房里拿出些许腊肉,开始忙碌了起来。

    云顶山离月亮包儿,一个山上,一个山下,上山只需要两刻钟。

    这日正午刚过,周少坤朝山下望去,不一会儿便见两名女弟子出了杨柳园。当先一人欢快活波,肯定是杨兰兰了,其后一人沉着稳重,正是柳青青。

    金宝旺旺的嘶叫了几声,便欢快的跑下山去,迎接它的老主人去了。

    杨柳园经常有同门师兄弟串门,但是金宝园这里却是鲜有同门做客。一是因为山上只有几个男子,二是因为山路陡峭,无法骑马,只能徒步上山,大家也闲麻烦。

    所以张周叶他们分外热情,弄了一大桌子菜。叶飞驰虽然是首次与柳杨二人相识,但是大家均是十七八岁,很快便谈得来了,倒像是认识了许久的朋友。

    杨兰兰比较活波,笑道:“偶尔在山下望着云顶山,有些神秘,园子好像就在云朵儿里面。上得山来果然是一处神仙居住的地方,山上山下,好像两个世界。”

    张雍杰觉得她说的比较好笑,跟着逗她道:“是啊,小时候经常听师父师娘称月亮包儿,月亮包儿,我们都以为是月亮上的一个小山包呢。”

    众人开怀大笑,大快朵颐。饭毕,周少坤带着柳杨二人在园子里逛了逛,杨兰兰却特别兴奋,时而远去,时而归来。

    周少坤道:“柳师姐你看,杨师妹快乐的就像一只小鸟,叽叽咋咋的,随时都是满脸笑容的。但我却很少看见柳师姐你给张笑脸,师姐你有甚不开心吗?”

    柳青青向周少坤笑了一下,随即恢复正常,道:“不,我很开心。”

    周少坤这是第二次见柳青青笑,但却极不自然。柳青青给人的感觉是高冷,少语。这让周少坤一时忐忑,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两人就这样奇怪的在金宝园里信步而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杨兰兰飞奔过来,满脸慌张的道:“青姐,周师兄,你们快来,出大事了,张师兄和叶师兄打起来了。”

    周少坤闻言大惊:“什么?打起来了?咱们去看看。”柳青青眉头紧锁,跟着也快步赶去。三人来到前院,正见张雍杰和叶飞驰二人倒在草地上扭打成一团。

    张叶二人见周柳杨三人到来,便也不打了,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张雍杰笑道:“柳师妹,咱们兄弟两正在练武。马上就要千岛夺剑了,咱们师兄弟也不能落了人后,所以要勤加练习。”

    杨兰兰奇道:“两位师兄方才在练武?千岛夺剑?哈哈,你们方才就跟山下田野间的小伙子打架一模一样,传将出去,可真的是天大的笑话啦。”

    张叶二人尴尬的笑了笑,杨兰兰却道:“张师兄,叶师兄,要不小妹陪你们过几招。”

    张叶二人还未允可,杨兰兰却抢先出招。刚一接触,张叶只觉手臂一麻,好像不是长在自己身上的,莫名奇妙的转到了后身,二人便死死不能动弹。

    杨兰兰得意道:“哈哈,小妹以一敌二,一招取胜,山下我是师妹,上得山来我可是大师姐啦。”

    张雍杰喝道:“快放手,你弄疼我们了。”

    柳青青见状,一个飞步,左手搭到杨兰兰肩上。两股内劲传出,只见杨兰兰手臂剧烈颤抖,弹开了张叶杨三人。

    周少坤看的呆了,柳青青单手凭借内力便将三人震开,这可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柳青青回过头来,看见周少坤呆若木鸡。心想那日下午,自己随手一挥,周少坤便没有躲过,足足挨了一巴掌。估计山上的师弟们武功着实有限,刚才自己这一手,莫不是把他给吓着了。

    张雍杰心想自己武艺低微,正好趁此机会多向他们讨教,当下道:“杨师妹,刚刚你只是偷袭,咱们再来比划比划吧。”

    杨兰兰早就看出来了山上的师兄功夫稀疏平常,远远低于自己,笑道:“好,再打几场也同样是你们输。”当下迈开步子,准备接招。

    柳青青心想这张雍杰好歹也是金宝园的大师兄,可不能让他过于出丑,便不悦道:“兰妹,就你能是不?你应该多多向张师兄叶师兄请教,哪有你这般的炫技,成何体统。”

    杨兰兰极少被柳青青训斥,听她这一说,吐了吐舌头,退到了旁边,却是不敢再比试了。只得道:“方才小妹失礼,请张师兄,叶师兄海函。”

    张雍杰连忙解释道:“师妹见外了,我不是哪个意思。只是马上就要千岛夺剑了,你们看咱们兄弟三人这武艺,怎么能上得台面,到时候岂不是笑掉了大牙?所以想再这两个月里,多多练习,以至于到时候不至于败的太难看。”

    叶飞驰,周少坤一听纷纷点头称是,五人七嘴八舌的商议一阵,杨兰兰提议道:“师姐,咱们以后便经常来金宝园,跟师兄他们一起练剑,你说好不好?”

    柳青青还未搭话,周少坤连忙道:“这样太好了,以后咱们金宝园的师兄弟就可以跟着柳师姐一起学习剑法了。”

    张叶二人见那周少坤神情,纷纷对望一眼。看那叶飞驰的眼神,好像再跟张雍杰交流:莫不是这柳师姐对少坤师兄颇有意思?

    张雍杰暗自点头,眼色飘忽一下,好像回应道:恐怕都有意思。

    杨兰兰拍手道:“我青姐的功夫,厉害得紧,他们觉得李小欢的功夫最高,我偏要觉的我青姐最厉害。”

    杨兰兰正说话间,正见李小欢正上得山来,连忙躲到柳青青的身后,当下再也不敢说话了。

    张雍杰觉得气氛有点尴尬,心中想到传言柳青青和李小欢不合,但毕竟同门师兄妹,也不至于反目成仇,至少还是会保持面子上的和气,当下笑道:“小欢,你来的正好。”

    柳青青也觉尴尬,不知道说些什么,当下便起身告辞,带着杨兰兰一起下山去了。周少坤见那柳青青和杨兰兰离开,竟然有些惆怅。

    众人望着柳青青等离去,李小欢无奈笑了笑。张雍杰问道:“小欢,你们师姐们是怎么了?怎么柳师妹总是躲着你?”

    李小欢一摊手,无奈道:“我这位大师姐,总是愁眉不展,让人难以亲近。所以我也不知道啊,我也不敢问。”

    张雍杰道:“小欢,方才杨兰兰师妹一招便制服了我和叶师弟,这次千岛夺剑,咱们金宝园可要大大的出丑了,你看这事咋办呢?”

    李小欢笑了笑,道:“你不是已经把我叫到了山上来吗?”

    张雍杰哑然失笑,回答道:“师妹你果然聪明,以后有劳你传我们几套剑法。”说看着了一下周少坤,笑道:“周师弟,以后你跟着柳师妹学习剑法,我和飞驰跟着小欢学习剑法,将来看咱们师兄弟谁学的快些。”

    当下兄弟三人便如此约定,周少坤心中想到,看那柳师姐的神情,似乎不太喜欢这李小欢,自己可要加倍用功,替柳师姐长长脸面。

    次日傍晚,柳青青和杨兰兰又上得山来,在一旁教习周少坤练习剑法。起初张雍杰,叶飞驰三兄弟均在一旁观看,后来便忍不住下场交流起来,这剑如何使,那剑如何用。

    后来,却只有柳青青一人上得山来,而张雍杰和叶飞驰却每到下午,便下山去找李小欢切磋剑术,山上就只经常只有周少坤一人在此。

    这日,狂风大作,周少坤看着天色,心想待到傍晚,可能要下雨,今天柳师姐可能不会上山来吧。周少坤在山边那颗松树上张望了一阵,便返回院里。

    过不多时,点点细雨开始落下,继而瓢泼大雨,不久便将地全然打湿。

    相邻小说:怪物被杀就会死流落武侠世界穿越寻侠记烂柯棋缘我要当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