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网
  • 玄幻
  • 修真
  • 都市
  • 历史
  • 职场
  • 网游
  • 科幻
  • 军事
  • 灵异
  • 奇幻
  • 武侠
  • 竞技
  • 手机站 m.asxs.com
  • 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网->修真->大明邪侠->章节

    第五十二章:雪地怪案

    热门推荐: 启示之刃 地球唯一修士 全职国医 超级兵王 饲养全人类 凡人碎空传 隐婚萌妻宠上瘾 都市特种兵 民国二十六年我来自未来 重生之黑暗纪元

    寒冬腊月,渝州已下起了鹅毛大雪,漫山遍野,银装素裹。两匹快马从侠义庄自北而出,马上两人正是张雍杰和病猫子。

    张雍杰手拿血饮宝剑,胯下追风马,踏马江湖行。这追风马果然马如其名,风驰电掣,寻常马匹如何能比?这才数十里,便将病猫子远远甩在身后。

    张雍杰勒马等候,眼光注视着前方树林,突然怒从心底起,紧握拳头。实在抑制不了胸中愤怒,一声长啸,身旁雪花顿时随风飞舞。

    不一会儿,病猫子赶了上来,顺着张雍杰的目光瞧去。见那树林中,那天那姓白的文士,已经躺在地上。看情形好像已经死了好一两天了。

    病猫子上前查看,见那白姓文士的致命伤口在脖子上,一道深短的剑伤。当下连连摇头,说道:“清风剑徐清风。”

    张雍杰并不认识什么清风剑徐清风,问道:“你是说凶手是‘清风剑’徐清风?”

    病猫子点点头,指向伤口说道:“此剑伤有小小的分叉,必是清风剑所为。”病猫子沉思片刻又补充道:“天下凡是稍有名号之人,黑鬼窟必有记录。”

    张雍杰闻言不再怀疑,想那黑鬼窟是培养杀手的地方,自然对目标人物有所调查。当下问道:“不知兄弟你可识得鬼狐狸这个人?”

    病猫子摇头道:“听说过,但咱们黑鬼窟的杀手,每组之间只知代号,是不认识真人的,组外之人平日里也没有交集。”

    张雍杰心知这黑鬼窟甚为神秘,当下也不追问,看着面前的白姓文士,愧疚说道:“那日这白姓文士,只是暗示咱们向北走,便遭遇杀身之祸,想来也是因我而起。”说道这里,心中大感愧疚,当下连同病猫子两人将这白姓文士就地掩埋。

    病猫子沉吟道:“当日之事,所知者不多。”

    张雍杰猛然惊醒,说道:“那日白姓文士,宁愿死也不愿意透露秘密,想必是极其害怕当时在场的某一个人。”

    病猫子思索片刻,怀疑道:“袁操?”

    张雍杰想起那日自己五人莫名其妙便醉倒,睡了一夜之后,仍然觉得头脑昏沉,当下断言道:“这个袁操必有问题。”

    张雍杰转念又想,如果那袁操真有问题,他为何不将自己直接给毒死?这些事情,旁人如何得知内情?他经过上次怀疑司徒雄武等人之后,心知自己实有多疑的毛病,当下也不敢妄自猜测。

    张雍杰岔开话题道:“这姓白的文士,只不过是透露了一点信息,便遭遇杀身之祸,咱们要是能找到这清风剑,一定要问个清楚。”

    病猫子指着前方雪地里的浅浅脚步痕迹说道:“有办法,这条小路人迹罕至,这脚步印子,必然是徐清风所留。这徐清风修为不高,踏雪无痕,他还没有那本事。”

    当下两人不在迟疑,当即寻着脚步痕迹,一路追赶下去。一片空白的雪地,脚步痕迹已然中断,再也无法辨别方向。

    两人环顾四周,病猫子心下茫然,说道:“现在为之奈何?”

    张雍杰闭目沉思片刻,方道:“徐清风必在脚下,咱们快挖开雪地。”

    当下两人挖开雪地,果然出现一人,病猫子定眼细看,那人正是徐清风。毕竟那清风剑剑刃有刺,十分好辨认。翻看伤口,只见后腰处留有弯刀痕迹。想来是人从背后插上一刀,便就地掩埋。

    张雍杰方才道:“先前雪地脚步印子只有一人,说明这徐清风是独自前行,突然遭遇凶手,但不知这凶手是何方高人?”

    病猫子沉吟道:“使用弯刀,弯刀严鹏或者弯刀严世雄?此两人一向待在陇南,虽是表亲,却都喜欢独来独往,怎么突然来到蜀地?”

    张雍杰心中思念,眼下怪事,必然与自己莫名其妙受追捧有关。虽然受追捧比受陷害的感觉只好那么一点点,但总觉得幕后有一只看不见的黑手,在戏弄自己,心中总是不爽。当即道:“那咱们便找到这姓严的,向他问个清楚。”

    病猫子又将‘清风剑’徐清风就地掩埋,听见张雍杰如此说话,迟疑道:“眼下如何寻找?”

    是啊,这弯刀严鹏或者严世雄并未留下脚印,线索已然中断。张雍杰闭目沉思,方才道:“病猫子兄弟,据你所知,这弯刀两人的功夫如何?”

    病猫子断言道:“弯刀两人不如在下。”

    张雍杰说道:“那假如是你,不在雪地里留下脚步痕迹,你又当如何?”

    病猫子闻言已然明白其中意思,当即跃上旁边树枝。虽然功夫并未大成,但越上树枝并无问题。病猫子站在路边树枝,环顾四方,这时候叫道:“张兄弟稍等,我去去就来。”

    树林并不茂密,有些地方断了连续,间隔很远。使用弯刀之人即便从树枝逃窜,也必有落地之时。正是靠着这一思路,病猫子四处查探一阵,果然在北方不远处,再一次找到了脚步痕迹,当即大喜过望,连忙返回告知张雍杰。

    病猫子说道:“张兄的,咱们快追。”

    张雍杰闭目沉思,方才说道:“咱们不用追了。”

    病猫子奇道:“为何不追?不管是严鹏还是严世雄,绝非兄弟敌手,将他擒拿,不怕他不说。”

    张雍杰苦笑道:“只怕咱们再继续追下去,找到这使用弯刀之人的时候,他已经是个死人了。”

    果不其然,两人一路北去,不到许久,便遇见了一个死了的严鹏,身旁还有一柄弯刀。血迹还未完全凝固,像是刚死不久。

    不同的地方是这弯刀严鹏尸体直接暴露在荒野,似乎是故意给张雍杰他们看的。

    病猫子整要上前查探,张雍杰忙道:“病猫子兄弟,咱们不用再追查下去了,直接将这弯刀严鹏埋了吧。你要是能查出是谁杀死了,这又会死人了。”

    病猫子彻底糊涂了,说道:“徐清风和弯刀严鹏为何为死?他们为什么要杀人灭口?”

    张雍杰道:“这只是有人不想让咱们知道为何天下的说书人总是吹捧我的原因。”

    病猫子点头道:“是了,咱们这么一路追查下去,一个比一个武功高,追查到最后,那人武功想必登峰造极,咱们不但拿他没有办法,反而会有杀生之祸。”

    张雍杰却摇头道:“杀身之祸我看不会有,这伙人如要杀了我,尽可像青铜道人那样直接下手,为何又要如此大费周章?”

    相关推荐:怪物被杀就会死流落武侠世界穿越寻侠记烂柯棋缘我要当主角漫威世界的光之巨人我的混沌城承包大明篮坛之氪金无敌太虚化龙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