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网
  • 玄幻
  • 修真
  • 都市
  • 历史
  • 职场
  • 网游
  • 科幻
  • 军事
  • 灵异
  • 奇幻
  • 武侠
  • 竞技
  • 手机站 m.asxs.com
  • 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网->修真->大明邪侠->章节

    第二十二章:深感挫败

    热门推荐:超级兵王绝世药神不灭龙帝诡秘之主遮天人皇纪至尊重生神医凰后逆天邪神天下第九

    青铜道人闻言大怒,两掌劈来,打向张雍杰后背。张雍杰感觉一阵甜味涌上喉咙,继而吐了两口鲜血。

    只听得青铜道人恨恨道:“要不是瓦刺人言而无信,我仙教岂能落到今日之地步。不过还好,我仙教明阳宫尚在,总能东山再起。到那时,什么三家四派,什么玄空残阳湘西女,通通都得俯首称臣。更别提什么倭奴三岛的服部半藏家族,通通都得领略我仙教的厉害。”

    张雍杰听得出这言语中充满了无限的恨意。当下道:“那日在永城燕子岩,唐家二公子唐抟都能把你给镇住,你还说些光复仙教什么的空中楼,水中月的话,自己骗自己,有什么意思。”

    青铜道人这时道:“唐抟算什么东西,我仙教鼎盛时期横扫大江南北的时候,他还未出生呢。我仙教人才济济,更何况眼下三家四派醉心争霸。打,让他们打个稀里糊涂,让他们打个鱼死网破。”

    说到这里,青铜道人又忍不住得意了起来,言语中充满了希望。

    张雍杰也笑了,道:“他们为什么要打,我看那蜀山派和唐门关系好的很哩。你想让他们打起来,好让你妖教趁乱死灰复燃,你年龄这般大了,却想不到这般天真。”

    青铜道人也笑了,道:“你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你懂什么?是个人都看的出来,华山派和李家结成同盟,并且和江西胡家眉来眼去。而蜀山派则和唐门串通一气,你看那唐门又在拉拢湘西血饮派。对了,为了拉拢血饮派,唐门门主唐俊甚至不惜把自己的女儿嫁给血饮杨兴,想让杨兴做唐家的上门女婿呢。对了,就是前日跟你打的火热的那姑娘,本座要是没看错,你们关系好的很哩。”

    张雍杰一阵默然。青铜道人又道:“想那杨兴,功夫一般,年龄跟本座差不多大,却要去当上门女婿,娶一位十仈Jiǔ岁的姑娘,也不嫌害臊。只不过是因为他有一位武功超群的师妹,那便是湘西魔女杨杉了。”

    张雍杰道:“谁人不疼爱自己的女儿,唐门断然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青铜道人道:“你懂个屁,古往今年,为成就霸业,牺牲儿女进行和亲,比比皆是。日前你那小情人,被唐门风火雷雨四大弟子带走,我看这事已经是板上钉钉啦。”

    张雍杰心头一震,想起唐妍,当下又忍不住担忧【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起来。张雍杰又细细将离别时的情景回味了一遍,当下更是思念,真恨不得立马飞进唐门,见得唐妍一面。

    当时至于到了唐门,他又能做什么,却是没有心情细想。

    青铜道人见他只顾着走路,一句话也不说,当下便猜到了三分,悠悠笑道:“别说你现在走不了,就算你现在能走,去了唐门,你又能干什么?本座看你这武功,可能你还没有到唐家山的山脚,便已经去见阎王爷了。再说了,威名赫赫的武林世家,又岂会把宝贵闺女嫁给你这小子?”

    张雍杰当下沮丧万分,压抑不住一股冲动,怒吼道:“为什么男人们要争夺权力,要称霸天下?难道就不能好好的生活,还要拿女眷来做交易?”

    张雍杰一阵恼怒,想那唐妍妹子,多么欢快活波的一个小姑娘,却突然要嫁给一个老头子。

    且不说婚后会发生什么幺蛾子,就单单凭这巨大的年龄差距,定是无法心意相通,风月对牛粪。一想到这里,张雍杰便心如刀绞。

    青铜道人看他越是恼怒,心中更是无比畅快。便火上浇油道:“日前卿卿我我,心意相交。但是那小姑娘深陷泥潭,此刻你又能为其做些什么呢?哦,是了,本座忘了你还有一个师妹,叫个什么李小欢,武功又好,人又漂亮。有了这样的同门师妹,哪里还记得什么唐家的小姑娘,那日在千岛,我看你们的关系也挺不错的吧。”

    张雍杰心乱如麻,再也无心听那青铜道人废话,但是他越是痛苦,那青铜道人越是来了兴趣,一路上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

    夏日的夜晚甚断,不知不觉便已走了一夜,东方见白。张雍杰心里交困,手臂一夜不能动弹,更是血留不畅,麻木无比,好似这两条手臂不是长在自己身上的。

    朝日的雨露湿润着山林,张雍杰坐到一块大石头上,一阵惆怅。

    青铜道人见他不肯再往前走,愁眉苦展的坐在一旁,而自己也顿感困乏,当即也寻得一块石头,坐了下来。从腰间取出一袋酒,从怀里摸出一块烧饼。吃一口烧饼,喝一口酒。故意发出进食的声响,好让那张雍杰瞧见。

    张雍杰闭目不语,趟在石头上。张雍杰灵台一阵空明,但觉发冷,当即丹田之气顿时凝结,蹦出两股真力,全身游走,将全身暖和暖和。

    青铜道人见他身体在清晨的湿寒之中,微微冒着白气,知他是在运功冲穴,嘿嘿一笑,反而笑道:“小子,再努力一把,昨日下午点穴,至此已有大半天了,你要是再冲不破穴关,穴道都快自解啦。”

    张雍杰听此一言,便尝试着将真气运至手臂,果然真气稍有阻塞,便一泻而下。

    张雍杰一阵羞愧,想来昨夜要是悄悄冲穴,想来早已经自解穴道。只是昨夜心乱如麻,却哪里想的到这一层。此刻穴道自解,方才恢复冷静。

    张雍杰心道:“只怪我之前灵台崩溃,未曾冷静下来思考脱困之办法。”

    张雍杰沉思片刻,想起昨日唐妍临走之时,遗送自己铁鞭一条,这条铁鞭上有毒。初次相逢,自己被长江暗流卷住,唐妍正是用这条铁鞭救得自己,自己也因此中毒,知道那是钻心之痛,继而昏迷。

    张雍杰心想,此刻我双手穴道已解,我便假装解不开,趁着这鸟道人不备之时,突然给他来一鞭子,定然能够一举将这鸟道人给制住。

    他想起铁鞭在自己腰间,心下喜悦。但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腰间空荡荡的哪里还有什么铁鞭子。当下腰间轻轻在石头上磨蹭一下,毫无尖锐之物,心中已知这铁鞭早已不在自己身上。

    青铜道人见张雍杰脸上突然一喜,腰间跟着挪动了一下,继而惆怅,已然猜到了七八分。当下道:“小子,你看你是不是在找这个?”

    张雍杰看了过去,那铁鞭正是握在青铜道人手上。青铜道人甩了两下鞭子,道:“唐门向来爱用毒,本座亲眼见到那唐门的小姑娘将此鞭系在你腰间,你也不用脑子想一想,这东西怎么可能还在你身上。”

    张雍杰坐起身来,他丢了铁鞭,也不用假装手臂受制了,一抬手整理了一下发丝。

    青铜道人却突然将铁鞭扔给了张雍杰,摊手道:“现在此物返还给你,你又想干什么呢?你个小小的千岛末流的小子,你青铜爷爷要是在你身上翻了船,那也不用混了。你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

    张雍杰知道这道人武功很高,心想再交手也是枉然,当下默不作声,将铁鞭系回腰间。

    青铜道人看他并无反抗,满意的笑道:“对咯,识时务为俊杰,只要你好好表现,说不定你青铜爷爷看的起你,便不来为难于你,他日随便找个千岛弟子,也照样能够收拾的了沈玉刚。”

    张雍杰问言,跳起身来怒道:“你个鸟道人,心中尽想些歪门邪道,肮脏不堪的诡计。你要真是英雄好汉,便正刀真枪的干,也不用想着利用别人。”

    青铜道人一浮尘甩过来,张雍杰侧身躲过,却不料青铜道人反手又是一批,这回胸前又挨了一批,当下已是有些深辣发疼的感觉。

    只听青铜道人道:“你个臭小子,你青铜爷爷刚夸你两句,你便要上房揭瓦,又不知天高地厚了?”

    张雍杰喝道:“你这种不仁不义的东西,谁要你夸?你为了抢夺叶家的飞刀绝技,不惜大开杀戒。有个凶和尚,跟你跟你是一伙的吧。你却背后下了死手,废了他的武功。你这种不忠不义的东西,我要是养条狗,它也知道忠义,远远强过于你。”

    青铜道人正色道:“这却不然,你养条狗,他对你好,跟着你屁股后面转。但若本座每天给它扔两块骨头,过得月余,你看那畜生还对你忠义不忠义。”

    张雍杰不知怎么弄的,突然扯到狗身上。而青铜道人这番话,竟然让人无法反驳,当下楞在当地。

    青铜道人接着道:“那凶和尚铁肩,正是这样一条狗,有人给他扔几块骨头,他便对原来的主人龇牙咧嘴,要不怎么说畜生就是畜生。你要把他当ChéngRén,他反而不习惯,非要当狗。”

    张雍杰讪讪道:“狗若要反叛,定是原来的主人有负于它。”

    青铜道人吃饱了喝足了,整理了一下,站起身来,道:“小子,你青铜爷爷没了兴致陪你玩。你这便走吧,远走高飞,你青铜爷爷决不为难于你。”

    张雍杰吃了一惊,那当真是万万没有想到这青铜道人突然要放了自己,那真是跌破脑袋也想不出是为什么,惊讶的呆在原地。

    青铜道人却邪笑两声,头也不回的大步向前走去。

    张雍杰心中急念数转,事出反常必有妖。这青铜鸟道人不可能平白无故的放了自己,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越是想不清楚,张雍杰便越是烦恼。当下悄悄跟在身后,追了过去,想弄个清楚。

    只见青铜道人初时步态迟缓,进而加快脚步,步伐越走越快。张雍杰只得提上一口真气,奋力跟上。待得青铜道人速度实在太快,已然快赶不上了,青铜道人却放缓了脚步,似乎有意不甩开张雍杰,好让他刚刚好能够跟的上。

    两人一前一后,向北奔去,很快便翻过十几座山头,顺宁府已当在不远。

    张雍杰知道那青铜道人不会将自己甩开,因此并不是全速飞跃。只觉清风扑打在脸上,好似人也便的清爽许多。

    张雍杰突然明白,现下这往北的速度不知不觉比昨夜走路快了许多,当下心道:“不好,这鸟道人定是嫌昨夜赶路太慢,因此突然放了自己,勾引自己追去,这样一来,北去的速度反而快了很多。鸟道人,这般狡猾,原来是把我张雍杰当鱼儿的来钓。”

    想到这里,张雍杰索性停了下来。远远望去,那青铜道人远远的背影,已经几乎缩成了一点。但奇怪的是自己停下,那青铜道人也跟着停下,在官道旁边休息

    张雍杰跟着往前奔走几里,那青铜道人也往前奔走。张雍杰停下,那青铜道人也停下休息。如此反复两次,张雍杰心下雪亮,更加证实了自己的推断。张雍杰更不迟疑,当下停下脚步,不再往前追去。

    相邻小说:怪物被杀就会死流落武侠世界穿越寻侠记烂柯棋缘我要当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