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网
  • 玄幻
  • 修真
  • 都市
  • 历史
  • 职场
  • 网游
  • 科幻
  • 军事
  • 灵异
  • 奇幻
  • 武侠
  • 竞技
  • 手机站 m.asxs.com
  • 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网->修真->大明邪侠->章节

    第210章:不断冲阵

    热门推荐:遮天绝世药神神医凰后至尊重生三界红包群天下第九不灭龙帝超级兵王人皇纪

    张雍杰命令所有人员稍作休息,等待我方斥候人员归队,到那时候再根据情报,制定突围方案。

    毕竟这十来天的长途奔袭,即便是武林人士组成的尖刀军,也颇感困乏。

    一个时辰之后,基本所有的斥候人员,都已经回到了本队,并且已经将敌情摸排清楚。

    斥候甲道:“禀报张将军,后方有三路倭寇,他们已经连成一片,在我方退路必经之道的峡谷设下埋伏。人数大约有两万之众。”

    斥候乙道:“禀报张将军,东边五十里,是海岸线,咱们往东撤退,乃死路一条。”

    斥候丙道:“禀报张将军,西边有六十里的口子,咱们可以冲那个方向冲出重围。”

    张雍杰思索一阵,东边是大海,南边是几路倭寇,而北边是二寇徐海。尖刀军先锋部队如今已落到一个口袋之中,而这个口袋,居然有六十里的口子。

    张雍杰差点脱口而出,往西边的口子冲刺,毕竟这是本能反应。换着任何人,遇到这种情况,都会选择往西边冲刺。

    这会不会太简单了?张雍杰决定思考一阵,再作计划,毕竟军队作战,后脑勺都要长眼睛,多思考一下,总不是坏事。

    张雍杰决定交给大家商议一下,看看往哪个方向突围。但目前情况很清楚,大家都觉得没什么可商量的。

    因为后方是峡谷,有伏兵,去了肯定是死。东边是大海,被撵入大海之中,也是一条死路。北边徐海有四千人马,更何况徐海的后边,是倭寇的大本营台城。

    由此,东边,南边,北边都是死路,唯有西边的六十里口子,是生路。这等明明白白的情况,还有什么可商量的?

    张雍杰道:“徐海此刻距离我们不过三十多里,他为何不攻击上来?”

    众人想了想,找不到答案。三十多里的距离,对于军队来说,刚刚处于脱离接触的临界点,只要他们往前行走几里,那也能算是两军开始接触,大战难以避免。

    张雍杰武功甚高,但是军队作战,除了读了十几天兵书之外,毫无能力。但是直觉告诉他,倭寇设下包围圈,唯独西边留一道口子,显然是故意留下来的,目的就是要让咱们往那口子里面钻。

    虽然不知道往西边突围,会有什么后果。但张雍杰反复思考,你要让我去,我偏不去。所以此刻他便不敢率队往西边前进。

    倭寇这般排兵布阵,其实是运用了很简单的一招‘围师必阙’的战术。毕竟四面合围,极容易让对方狗急跳墙,置死地而后生,那样,说不定攻守之势易也。

    当年韩信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三万军队,大破赵军二十万。

    所以军事阵战之中,围困对方,一般不会给对方围死,以免遭到对手的反扑。往往都会开一道生门,吸引对方往那个生门逃亡。然后在尾随追击,在追击的过程中,将对方队伍打散,分段消灭。

    当然也有围死的情况,比如对方如果困守大山,或者孤城,有点水源,有点粮食来源的时候,四面八方围死,形成围而不攻,围点打援的情况,完全可以将对方困死。

    也就是说,如果此刻尖刀军此刻所在的位置,假如有一条小溪,能够有点淡水资源,那么倭寇绝不可能给张雍杰开一道六十公里宽的口子。

    因为人的本能,是往求生的方向努力。只要暂时能够活的下去,那么就不会拼死一战,会形成温水煮青蛙的状态。等到活不下去的时候,人马困乏,又无力拼死反抗了。

    但张雍杰此刻所处的位置,是绝境,东边大海,盐水,喝了是死。所以倭寇不愿意打这种硬仗,所以故意留了一道口子,企图在追击的过程中,将张雍杰的队伍打散,分段消灭。

    张雍杰由于性格多疑,此刻不愿意往西边那道口子突围。但由于先锋部队的武林人士,都有求生的本能,所以他们都想要往西边冲阵,以求得生路。

    于是,统帅和士兵之间生出了一些隔阂。张雍杰也知道,假如长时间如此争执,可能士兵要哗变了。

    张雍杰当即将斥候甲招到身边,一阵密谈。那斥候甲当即率领五六名斥候人员,往西边去摸排情况去了。

    张雍杰道:“大家稍安勿躁,本将军已经派人去西边继续摸底,咱们利用这点时间,将所有口粮拿出来,包餐一顿,好好休息,做好冲阵的准备。”

    诸位将士都知道稍后即将爆发一场最硬的仗,当下将所有淡水资源,干粮拿出来,吃个干干净净。然后就地打坐,养精蓄锐。

    大约两个时辰过去了,斥候甲以及几名伺候将最新情报带回来了。

    斥候甲大声道:“张将军,不好了。方才咱们穿出那条口子,再往西边行进三十里,发现了一处埋伏。”

    其实张雍杰知道,此刻斥候甲带来的情报,是自己两个时辰之前和他商量好的假消息。

    那斥候甲带领几名斥候,到西边五里外,耍了两个时辰,便返回本队,并未往西边继续前进。

    所以,张雍杰知道斥候甲要说什么,当下装模作样的惊讶道:“什么?西边也有埋伏?”

    斥候甲慌张道:“对,西边看似一条生路,其实是绝路。那边有倭寇三千火铳队,严阵以待。”

    尖刀军先锋人马,听到火铳队,根本不能淡定。尖刀军虽然是由武林人士组成的军队,单人作战能力远超普通士兵,但是在火铳这种具有代差的武器面前,那就犹如待宰的羔羊。

    因此,如果消息属实,西边看似生路,其实是绝路。这一条消息,在尖刀军先锋部队之内,迅速引起恐慌。现在本队已经真正陷入‘绝路’。

    有许多有头脑的兵士,心中在想,就算此条消息不实,但是倭寇故意在西边留一道口子,必然是吸引咱们过去,那边肯定没有什么好事。

    因此往西边冲阵,绝不是什么好事,只不过掉入温水煮青蛙的陷阱当中。

    怎么办?那只有置之死地而后生了!趁着现在大家精神饱满,精力旺盛,必须与倭寇打一场破釜沉舟之战。

    尖刀军先锋部队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战斗的勇气。此处已经无路可逃,已经达到了狭路相逢勇者胜的地步,胆子大的有活路,胆子小的只能被吓死。

    看到尖刀军先锋部队的士气已然大大提高,张雍杰颇为满意,这正是他想要达到的效果。

    张雍杰趁机大喝道:“倭寇想要将咱们困死在此地,那咱们就给他拼死一战。各位兄弟,为大明尽忠的时间到了,咱们甩开膀子干一场,不枉咱们人世走一遭。”

    现在到了这等处境,那也只好如此了,诸位兵士纷纷响应,必须要和倭寇决一死战,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

    张雍杰又道:“二寇徐海,被我方追击几千里,想必人马困乏到极限。他那只军队,都是普通士兵,没有内力。他们恢复精力的时间,想必远远比我们要漫长的多。”

    张雍杰又道:“所以,此刻,咱们集中精力,将二寇徐海的四千人马打溃,然后向北边突围,这是我们唯一的战机。”

    尖刀军先锋部队六百人马,听此一眼,有道理。毕竟那徐海的人马已经逃跑几千里,他们是眼下倭寇最为虚弱的部队。如果真要一战,北面是最好的选择。

    张雍杰道:“六百,对四千。大家怕吗?”

    六百对四千,基本是毫无胜算的,但是怕又有什么作用?眼下尖刀军先锋部队,还有选择吗?要么将这四千二寇打散,冲出重围,要么战死沙场,别无选择。

    这场仗,可谓九死一生。而且眼下,尖刀军先锋部队,除了少量马匹,用于冲阵,再无淡水资源,再无粮草。可谓是绝境,这仗不打不行。

    张雍杰当即道:“好,咱们就往北边冲阵,如果队伍被打散,咱们十五日后,到杭州集结。”

    各种安排就绪,张雍杰当即率领人马,往北边冲阵。直奔徐海的部队。

    徐海的队伍,虽然也休息了几个时辰,但他们之前体力消耗过度,几个时辰的休息时间,远远不够。有些倭寇此刻还在梦中沉睡。突然被尖刀军的到来,吓的魂不附体。

    还没有睡够的人,突然醒来,本来就会瞳孔发散,精力不能集中。经过尖刀军这般恐吓,有些人甚至当场被吓的疯癫起来。

    二寇徐海上次在南平城外,之所以慌张逃跑,那是因为队伍没有列队完毕,阵型混乱,无法抵挡尖刀军的冲阵。二者,那时候他没有搞清楚尖刀军来了多少人,所以才猖狂逃跑。

    这次,徐海总结了上次的经验教训,设置了几道警卫线,拦截尖刀军。再者,徐海此刻也知道,尖刀军先锋部队如今只有六百人马了。

    四千对六百?完全是打顺风仗,必然能够一雪前耻。所以徐海这次面对张雍杰的突然到来,并不慌张。反而有条不紊的指挥军队,对尖刀军发起围剿。

    尖刀军先锋部队,虽然战前做了动员工作,大家群情激奋,士气暴走,战力得到一定程度的加持。但由于六百对四千,人数上的巨大差异,也是尖刀军先锋部队这一仗打的甚为艰难。

    要复制项羽破釜沉舟,九千大破二十多万秦军的这种奇迹,也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当两三个时辰之后,张雍杰率队冲出重围的时候,身边只有十来个残兵败将了。

    虽然二寇徐海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损失了两三千人马,可谓给敌人很大的重创。但是尖刀军毕竟没有生擒徐海,没有获得重大战果,因此此战可以算是失败了。

    张雍杰率领十来个残兵败将,已经脱离倭寇的接触,来到一片水草丰满的湿地,进行短暂的休息。

    张雍杰看着身后血迹斑斑的兵士,茫然问道:“其他人都战死了吗?”

    有人答道:“卑职看到有些人冲出去了,但也看到许多人为国捐躯了。”

    张雍杰心力憔悴,躺在草地上,心中不断问自己,自己的决定是不是做错了?如果当时决定向西边那道口子冲阵,又是怎样一番光景?

    这个世界没有平行空间,张雍杰永远无法知道,如果当初往西边冲阵,会遇见什么样的情况。

    但张雍杰心中,始终有‘当时从西边冲阵,会比向北边冲阵的效果好’的这样一种感觉。

    而这种感觉,给了张雍杰很大的内疚,毕竟‘将帅无能,累死三军。’,虽然目前并不知道尖刀军此战具体伤亡有多大,但必然损伤惨烈,就算有个把个逃出战场,到杭州集结,但那也是少数。

    张雍杰长叹一声,又有几百大明【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好男儿,从自己的手中送上去报销了。

    兵者,凶也。打败仗的感觉,真的很难受。

    张雍杰的心里,升起一阵空荡荡的虚。而这种虚,是他这一生从未有的感觉。

    直到后来,张雍杰得知倭寇确实在西边设下了巨大的埋伏,欲要将尖刀军全部消灭,这种虚的感受,才稍微好受一点。

    很快就进入了黑夜,月明星稀,张雍杰率领十余人马,靠北极星之路,抹黑向北方进发,因为杭州在北方。

    但由于对此地敌情毫不了解,张雍杰以及十多位兵士,都知道,这支小到不能再小的队伍,随时可能遇见倭寇,所以他们都保持着十二分的精神。

    张雍杰感觉氛围太紧张了,故作镇定,笑道:“大家不用这么紧张,依照倭寇的智商,此刻绝无可能知道我军的位置。”

    正说话间,前方五里地,已然出现一片火光,跟着一阵战马嘶鸣的声音,显然又有一只队伍赶来。

    十余人马的尖刀军大惊,真的是想什么来什么,此刻四面八方,一阵平地,毫无树木可以隐蔽遮挡。而此刻又与倭寇正面遭遇,这看来是天要亡咱们。

    张雍杰环顾左右,心中也知道,眼下这种局面和倭寇遭遇,已然是毫无生机,当即大喝道:“列阵,为国捐躯的时候到了。打完这一战,咱们共赴黄泉路。”

    十余人马当即垮上战马,手里紧紧握着军刀,直冒冷汗。他们都知道,此战,就是他们从军生涯的最后一战了。

    在这个时候,他们甚至思恋家乡,思恋亲人的时间都没有了。有些人想到,如果有机会重来一次,最好事前先写好一封遗书,也能对家事有所交代。

    前方队伍距离战场已经不到一里路,张雍杰紧握金月枪,发出了攻击的命令,策马率队往前方冲击而去。

    相邻小说:怪物被杀就会死流落武侠世界穿越寻侠记烂柯棋缘我要当主角漫威世界的光之巨人我的混沌城承包大明篮坛之氪金无敌太虚化龙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