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网
  • 玄幻
  • 修真
  • 都市
  • 历史
  • 职场
  • 网游
  • 科幻
  • 军事
  • 灵异
  • 奇幻
  • 武侠
  • 竞技
  • 手机站 m.asxs.com
  • 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网->修真->大明邪侠->章节

    第198章:金月藏信

    热门推荐:绝世药神神医凰后诡秘之主三界红包群剑徒之路透视医圣逆天邪神超级兵王不灭龙帝

    场上不少人都被程啸梁主动认罪的行为,给惊呆了。许多相关人士,比如张雍杰,大明白,李延津甚至以杨杉为代表的血饮谷弟子,看到眼下情况,都不敢相信这程啸梁便是幕后指使。

    程啸梁这时候对大明白大侠说道:“那日你在开封酒楼撞见的大汉,就是我程啸梁。”

    张雍杰此刻却在仔细观察绍七的反应,但见绍七也做出一副听众的样子,来听程啸梁的话语,心里便知道,这程啸梁又开始编故事了。

    张雍杰立即呵斥程啸梁,说道:“你不用再说了,此刻咱们不想听你说话。”

    程啸梁却冷笑一声,说道:“这可就奇怪了,本大爷主动交代,你们反而不信,这是什么道理?”

    张雍杰眼疾手快,一把抓住绍七的臂膀,一股强大的真气急速灌入绍七的丹田之处,制住他的内力,使他失去反抗的能力。

    同时,张雍杰劲力所到之处,点了绍七的睡穴,这绍七便当即瘫软在地,呼呼睡了过去。

    张雍杰这时候才对程啸梁说道:“此刻这绍七已然被我制住,昏死了过去。我可以向程大爷保证,你所说的任何一个字,这绍七绝对听不见。”

    张雍杰又道:“既然程大爷要交代,你现在便开始交代,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群雄见张雍杰使绍七昏睡过去的行为,显然是怕程啸梁为绍七提供串供的范本,所以他们都理解张雍杰的行为。

    程啸梁见此情况,微微摇头,说道:“张少侠心思细腻,程某佩服之至。”

    李延津这时候飘入圆台,对程啸梁说道:“程兄弟,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事情?你到底有什么想不开的地方?”

    程啸梁此刻的表情,显然很难以形容,众人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内情,均是站在一旁等他发言。

    程啸梁叹息一声,显然他此刻也处于极度为难的地步,显得甚为难以抉择。

    史云山,杨传刚两人见状,纷纷喝道:“老程,你到底是怎么了?你快说出来。”

    李延津拍拍程啸梁的臂膀,说道:“程兄弟,你我相交二十余年,经历过各种风风雨雨。这次的事情,我不知道你到底经历过什么,竟然让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但是你总该给我说实话吧。”

    程啸梁此刻的表情分外难看,他把心一横,急速喝道:“事到如今,有什么可说的。这事就是我老程干的,我老程想要变强,想要获得绝世神功,所以从绍七处获得了‘混元龙神功’的内功心法,后来修炼至瓶颈,有性命之忧的时候,才将这些武学秘籍泄露,想要通过天下人的力量,逼迫血饮派献出‘斗气化’这门绝学。”

    对于程啸梁的这番交代,在场之人,基本没有人相信。张雍杰和大明白两人的感觉,只能用莫名其妙来形容。

    李延津喝道:“胡说八道,你身体从来没有过不适,何来走火入魔之说?”

    程啸梁抬头看天,再无话语,他已经一口咬定,这事就是他干的。

    一阵清脆的笛声从远处传来,显然又有重要人物到来。张雍杰抬头望去,四人掠过重重人群,飞身而来。

    当先两人,对于张雍杰来说也算是老熟人了,那正是所谓的‘鬼雾派’弟子,王以清和王以安两人。

    而后面两人道士装扮,颇有些仙风道骨,想来也有将近五十岁。张雍杰不识这两人,而那清河派掌门清河姑娘,见到这两人的到来,却吓的躲了起来。

    王以清嚣张道:“天下各门各派聚集在此地召开英雄大会,没了我青龙会参与,还算什么英雄大会?”

    这时候又有一群人,从天下群雄中开辟一条道路,白衣萧燕和黑衣李灵两人从道路中走了过来。

    萧燕领先李灵半个身位,群雄见到萧燕,纷纷流口水,无不赞叹萧燕的美貌。

    李灵虽然也长的非常灵动,且一袭黑衣,展露着一股英气,但与这萧燕相比,又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儿。

    萧燕来到圆台之上,笑道:“张兄,你果然在这里,这两年过的还好吧。”

    面对萧燕的问候,张雍杰顿感一阵亲切,想起前几年与萧燕结伴而行的一些时光,颇有些感触,当即回答道:“是啊,我在这里。萧姑娘,你也来了。”

    萧燕笑道:“是啊,本来我不想来,但是灵儿妹妹说你在这里,我便顺道来看看。”

    唐妍这时候慢慢的来到张雍杰的身边,好好的打量了一下这个传说中的萧姑娘,确实觉得此女体态优美,光彩照人。

    唐妍寻思自己一介女子见了萧姑娘,都颇为动心,更别说张雍杰这个血气方刚的青年男子了。

    萧燕当然也瞧见了唐妍的存在,说道:“这位便是唐妍姐姐,还是唐妍妹妹?”

    萧燕并不清楚自己和唐妍谁大谁小,所以这后半句是问张雍杰的。

    唐妍道:“我当然是姐姐了,萧妹妹果然倾国倾城,难怪当年相公想要与萧妹妹亲近。”

    唐妍这话竟然有些吃醋的味道,只怪萧燕生的太过美丽,那绝对是碾压级别的,所以一向大气的唐妍,此刻也无法大气。

    一句‘相公’,便已经在萧燕面前宣示了张雍杰的归属。

    萧燕笑笑,从头上取下一根纯金打造的‘钗头凤’,散出一头秀发,轻轻摇动着。

    萧燕将这支凤钗递给唐妍,淡淡笑道:“初次与唐妍姐姐相见,甚是欢喜,这支‘凤钗’便送给姐姐。”

    唐妍作为唐门嫡长女,家财万贯,自然不会贪图萧燕一根金钗。但萧燕明媚的笑容,竟然让唐妍一时之间无法拒绝,只得接过金钗,愣愣的站在原地。

    萧燕见此情况,拉着唐妍的说,说道:“这支凤钗还有些秘密,唐妍姐姐这边来,我给你说一下。”

    张雍杰转头望去,见她二人一阵细语,神态轻松自然,竟然像是多年未见的朋友那般亲密。

    张直这时候很机灵的在圆台之下的另一处高地,摆放了几张椅子,示意唐妍和萧燕坐在这边。

    李灵这时候正负手围着程啸梁打转,转过一圈,方才将目光停留在李延津身上。

    李灵冷言道:“李大爷不必逼问程大爷,这其中的曲折,我也知道,要不要当众讲出来?”

    李延津还未说话,程啸梁却激动的站不住了,连忙拉着李灵的手臂,央求道:“不,不,大侄女,程叔求你了,你不要说出来。”

    李灵将程啸梁抓住的那条手臂举了起来,说道:“程大爷,在这大厅广众之下,你对我拉拉扯扯干什么?我又不是那不三不四之人,你这番动手动脚,岂不是坏我清誉?”

    程啸梁作为长辈,情急之下拉扯李灵的手臂,并非轻薄之意。但经过李灵这一番讽刺,连忙撤回双手,继续央求道:“你可千万别说出来。”

    李延津见此情况,拍着程啸梁的肩膀,厉声喝道:“到底有什么事情?到底是谁在逼你?”

    程啸梁的这番表现,在场上万武林人士,但凡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这程啸梁必然被人抓住了把柄,被人挟持,所以才站出来为‘血饮谷武学秘籍泄露**’负责任。

    而很显然,这抓住程啸梁把柄的人,就是这真正主导‘武学秘籍泄露’**的幕后黑手。

    所以这话不光是李延津想问的,而且也是张雍杰和大明白大侠两人想问的。

    李灵冷笑两声,说道:“李大爷无需逼问程老爷子,这程老爷子已然被人吓破了胆子,你逼他无用。”

    李延津这时候冷眼看着李灵,厉声道:“那你说说,到底是谁泄露了血饮谷的武学秘籍?”

    李灵环顾四周,说道:“我不知道是谁泄露了血饮谷的武学秘籍,但我知道是谁在逼程老爷子。”

    李延津进一步问道:“是谁?”

    李灵刚要搭话,程啸梁连忙大喝【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 asxs.com】道:“别说,我求你别说。”

    跟着程啸梁一掌拍向李灵的天灵盖,欲要将李灵除去,防止她在这上万人面前,将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说出来。

    程啸梁的武力,在江湖上也算是一位不可忽视的豪杰人物。他虽然远远不如杨杉,张雍杰,赵千里等人。但这两年他偷学‘混元龙神功’练至第二层,其武力已然可以跟大明白大侠一较长短。

    况且这程啸梁距离李灵很近,这一番突然袭击,张雍杰,大明白等人根本来不及施救。

    但是此刻旁边一位道士,轻轻的挥动了一下浮尘,程啸梁便如点了穴道一样,手举在头顶,再也无法动弹一样。

    张雍杰盯了一眼那两位道士,心想这其中一人只不过轻轻动了一下,便制住了程啸梁,看来这两人武功绝非泛泛之辈。

    张雍杰皱眉问道:“两位高姓大名?”

    其中一位道士微微笑道:“方外之人,张少侠不必知晓。”

    张雍杰却来了脾气,当下沉声道:“方外之人就该如闲云野鹤一般,云游四海。两位既然到了这里来了,便无须卖弄关子,姓甚名谁,烦请直言相告。”

    张雍杰这话说的很不客气,但是那两位道士也不动怒,其中一人说道:“张少侠有礼,贫道麻云,这位是我师弟,麻画滕。”

    张雍杰从未听说过这世上还有麻云,麻画滕两位人物。但天下群雄,总有些一人见多识广,认识这两人。

    有人喝道:“这便是南海双神,两位麻道长。”

    另一人道:“两位麻道长?那可是神仙级别人物,没想到青龙会竟然与南海双神交上了朋友,这回白龙会可能有好日子过了。”

    人群中虽然有所议论,但张雍杰也并不当回事,漫不经心的拱手行礼,便不再管他二人。

    李灵微微冷笑,环顾四周,目光落到李小欢的身上,用手一指,说道:“你叫李小欢,你姓李。”

    李小欢不知这李灵为何突然指向自己,当下道:“我叫李小欢,我姓李。”

    李灵微微冷笑,说道:“那可不一定。”

    李灵抬手一指,说道:“李大爷,这程老爷子做过的事情别人也做过。”

    李灵将手指向杨传刚,冷笑道:“他做了。”

    李灵又将手指指向张德胜,说道:“他做了。”

    最后,李灵将手指指向史云山,说道:“他年龄小,没有做成。”

    李灵负手笑道:“不过,你那死去的彭猛兄弟,也做了。”

    李延津见李灵说的不清不楚,当即大声喝道:“他们到底做过什么?”

    李灵冷冷道:“你二弟李元做过什么事情,方才点名的那几人都做过。那么现在我想问你,这李小欢到底是姓李,还是该姓什么?”

    今天来参加英雄大会的武林人士,有不少人脑子都是转的非常快的,听见李灵这样只言片语的冷嘲热讽,很多人都知道这大概是怎么回事。

    他们只是觉得这李延津的头顶,绿光闪现,纷纷摇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李延津当然知道李小欢是怎么一回事,当年杨娇产子,还是他亲自用李灵将李小欢掉包出来,然后将李小欢送到千岛寄养。

    所以,李延津听到这里,当然也能知道李灵话语中,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话意思就是说,给他李延津戴绿帽子的,不止李元一个人。还有张德盛,程啸梁,杨传刚,彭猛等人,这些人可是李延津引以为傲的兄弟。这不成了一个笑话?

    谁要是碰见这事,谁都会崩溃,更何况李延津是当事人,他更加只能崩溃。只见他站立不稳,神情恍惚,一片茫然。

    李小欢当然也能从李灵的只言片语中,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当即拔剑飞身上前,抵住李灵的胸口,当即喝道:“你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说清楚!”

    鬼雾派的王以安,王以清两兄弟见此情况,当即一个走位,挡在李灵的前面。

    王以安一招精妙的擒拿手,便将李小欢手中的长剑夺下,解除了对李灵的威胁。

    李灵冷笑一声,大声道:“我是说,你便是洛阳李家大夫人杨娇的亲生女子。至于你爹是谁,呵呵,这便只有天知道了。”

    这爆炸性的信息,显然超出了李小欢的承受范围。在李小欢的认识当中,自己可是千岛派弟子,虽然影藏身世,但也一直认为自己是附近百姓家的女儿。

    而李灵这话,说的斩钉截铁,不但揭露自己的身世,更加严重的是,这种身世,显然不是什么好事。

    李小欢情绪激动,回头看着师父万东,似乎在询问他的意见。

    万东见此情况,当即喝道:“李灵,你切勿在这里狂吠,到处乱咬人。”

    李灵见此情况,冷笑道:“万师傅,真的永远是真的,假的永远是假的,我所说之话,到底是真是假,难道你还不知道?”

    张雍杰见李小欢情绪有异,怕她一时之间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当即一道真气传入李小欢的体内,使她暂时睡了过去。

    事情不但变的越来越复杂,而且此刻天下英雄云集,对于相关当事人来说,这更是天大的丑事,注定要身名扫地,一败涂地。

    秦非烟这时候上台来,接过李小欢的身体,将她抱下台去,在一旁照料。

    李延津当即大喝一声,挥舞铁拳,向程啸梁方向击打而去,势必要一拳将程啸梁送上西天。

    但是王以安,王以清两兄弟眼疾手快,当即将程啸梁拖拉到另一边,顺势格挡李延津的攻击。

    王以安冷笑道:“绿帽子王,这程啸梁现在可不能死,他若是死了,这逼他的人,可就无从查起。到那时候是谁泄露了血饮谷的武学秘籍这件事,也将永远不能真相大白。”

    王以安此刻直接称呼李延津为绿帽子王,这已然是**裸的侮辱了。李延津显然不能淡定,当即怒道:“狗贼,你说什么?”

    王以安冷笑道:“我说你是绿帽子王,这鼎王冠又不是我送给你的,你朝我发什么火。”

    李延津当即运起内力,一招看家绝技‘龙爪手’向看台下方打去。先前杨传刚和那张德胜,见情况不妙,已然悄悄的躲入人群中,消失不见。

    杨传刚和张德胜此时此刻怎么能够跑呢?他二人若是跑了,那便证明李灵说的话是真的。

    但他二人确实跑了,只剩下史云山在底下一脸懵逼,而这一招精妙的‘龙爪手’,直接施展到史云山的身上,将史云山拖拉上台。

    李延津此刻的怒气,已然全盘洒向史云山身上,接连三拳打得史云山五脏六腑距离战斗。

    那史云山没有做过这些事情,此刻却被李延津扭着打,当然不能咽下这口气,当即找了一个空隙,一掌直扑李延津胸膛,将李延津打的口吐鲜血。

    史云山趁着这个空档,逃脱李延津的控制之内。只见史云山连续向后方漂退起步,方才喝道:“你李延津如此行事,切勿怪我史云山不仗义。”

    史云山说完,继续喝道:“所有瓦帮兄弟都看见了,这李延津如此对我,此刻便反了。所有兄弟听令,直扑洛阳,对李家灭门,斩草除根。”

    那杨兰兰师妹此刻已然是洛阳李家的少奶奶,张雍杰当然不能容许史云山去洛阳实施报复。当即一招千岛电劲直扑史云山,将史云山制住。

    张雍杰一脚踩在史云山的肩膀上,说道:“你是否练习过‘混元龙神功’?是否走火入魔?”

    史云山点点头,说道:“是,我现在已经朝不保夕。”

    张雍杰道:“我救你,条件是你不可去找李灿和杨兰兰的麻烦。你觉得如何?”

    史云山方才也只是一句气话,他并不会真的直扑洛阳,对李家进行灭门之战。毕竟他在李延津手上办事这么多年,也不是没有受过委屈。

    史云山此刻听见张雍杰这般说辞,当即点头同意。这可是一笔不错的买卖。

    张雍杰刚刚把史云山稳住,却见李灵哈哈大笑起来。李灵笑的很得意。这是她谋划已久的时刻,这也是她一身所追求的**。

    李灵之所以这番苦心孤诣,多年谋划,为的便是看到李延津现在这个样子。为的便是看他身败名裂,无法立足于天地之间的样子。

    李灵冷冷道:“李延津,当初你杀我父母,有没有想过今天?你以为你贵为李家大爷,威名赫赫,就不会付出代价?”

    李灵又道:“当初你杀我父母,但我不是你,我不杀你。不过事情到了此刻,如果你是一个体面人,就知道这便是你的乌江之时!”

    确实,这种事情抖出来,李延津这个绿帽子王,在天下英雄面前‘大大露脸’,颜面扫地,稍有血性之气的人,都不会苟活于人世。

    但是李延津却并没有自杀,李家的队伍此刻已然溃散,杨传刚和张德盛带领着一队人马悄然离去。

    剩下一些李家死忠帮众喝道:“此事是血饮杨娇干出来的丑事,与咱们李大爷有什么关系?”

    又有人喝道:“李大爷,咱们赶紧走。这杨传刚,张德盛,程啸梁之辈,一个都别想活了。”

    正在他们吵闹之时,杨杉再度站了起来,一招‘软铁化钢指’的绝妙功夫,向李延津打去,当即制住李延津身体五处大穴,令他动弹不得。

    杨杉飞身入圆台,向上官云盾招招手,示意将金月枪传递过来。

    杨娇也是从血饮谷出去的弟子,今天爆出这么大的丑闻,诸多血饮谷的弟子脸色都变的很难看。

    杨杉拿到了金月枪,盯了一眼李灵,说道:“你所说之话,如有半个字不实,你死。”

    李灵却抬头挺胸道:“如有一个字不对,不劳你动手,我自裁。这些都是从李家的下人口中获取的绝密信息,人我都给你带来了,你亲自审问。”

    杨杉冷冷道:“不必了。”

    杨杉不去审问那些李家的相关仆人,自然有她查证真伪的办法。

    只见杨杉当着天下英雄的面,对金月枪枪杆一阵拨弄,灌入雄厚的内力于指尖,拨动金月枪枪身的细小花纹,就像是在输入什么密码。

    果然,金月枪枪尾的钻石盖子顺势被打开,杨杉从里面慢慢抽出一封便签,上面密密麻麻的写了一些小字。

    血饮谷三大利器内部有空间,可藏信件于此,这种绝密信息,就连血饮谷弟子也不是人人可知。

    只有那些有权掌握这三大利器的弟子,才知道这一个秘密。

    上官云盾虽然手执金月枪已有两年之久,但由于杨杉这几年来都在闭关练武,所以这种事情,就连上官云盾都不知道,更别说其他人了。

    杨杉打开便签,瞟了一眼,将手中便签给那李延津展示,方才说道:“这是杨娇师姐的字迹,李大爷你认得吧。”

    杨杉又道:“前年得知金月枪被找到了,所以我暂停了对杨娇师姐之死的调查。因为这里面有杨娇师姐的遗书,真相就在这封信里面。”

    杨杉开始默读手中的信笺,读完之后,杨杉的脸色变的极其难看,仿佛将要吞噬整个世界那般恐怖。

    杨娇的遗书,从杨杉的指尖轻轻滑落,张雍杰忍不住从地上捡了起来,毕竟这事张雍杰也曾经参与过调查,都想知道杨娇这遗书中写了些什么。

    大明白大侠这时候也凑了过来,跟着张雍杰一起看这封书信。

    李灵也在一旁,向那杨娇的遗书飘了几眼。李灵看完这封书信之后,微微摇头,跟着便走下台去,来到了萧燕的身边。

    李灵从这封遗书上,得知她李延津比她想象中的更为可恶。有这封遗书在,血饮谷的弟子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李延津。

    李延津此刻已经是必死之处境,李灵也不用亲自动手了,所以她这时候下台去,静静的看着热闹。

    杨娇的遗书中,到底写了些什么?杨娇嫁入李家之后,到底发生了哪些事情?真相即将浮出水面。

    相邻小说:怪物被杀就会死流落武侠世界穿越寻侠记烂柯棋缘我要当主角漫威世界的光之巨人我的混沌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