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网
  • 玄幻
  • 修真
  • 都市
  • 历史
  • 职场
  • 网游
  • 科幻
  • 军事
  • 灵异
  • 奇幻
  • 武侠
  • 竞技
  • 手机站 m.asxs.com
  • 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网->修真->大明邪侠->章节

    第191章:武林旧事

    热门推荐:超级兵王绝世药神不灭龙帝诡秘之主遮天人皇纪至尊重生神医凰后逆天邪神天下第九

    面对张雍杰的问话,李耿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衣衫,煞有其事的站到厅前,先是向在场的诸位拱手,然后润润嗓子,才开始了他的发言。

    只见李耿朗声说道:“各位血饮谷的朋友,在下保庆李耿,各位都已经认识了。自从咱们兄弟出来闯荡江湖,就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怪事。”

    张直点头道:“就是。”

    李耿继续道:“这少林派,想要开什么英雄大会,天下之大,他偏偏要跑到血饮谷来开,咱们兄弟能答应吗?”

    张直跟着道:“决不答应。”

    李耿嘿嘿笑道:“咱们兄弟,走遍大江南北,也见到过许多稀奇古怪的事情,还从来没有见过这等不讲理的角色,这种角色遇到我保庆李耿,,,”

    李耿还没有说完,张雍杰听得几句,见他要么说些尽人皆知的事情,要么自吹自擂,当即抬手阻止道:“这会儿别吹牛,说正事。”

    众人见李耿正说的激情飞扬,却被张雍杰毫不留情的打断,甚至直言呵斥他吹牛,都是忍不住轻轻一笑。

    李耿尴尬一笑,继续说道:“如今之际,咱们何去何从,首先要定下一个基调。”

    张雍杰问道:“什么基调?”

    李耿这才说道:“有两种选择,第一种,就是直接驱散人群,让他们滚到别处去开那所谓的英雄大会。”

    张雍杰心想,现在距离四月十五近在咫尺,木已成舟,这时候已经没有办法阻止天下英雄前来血饮谷集会,当下说道:“第二种选择是什么?”

    李耿道:“当然我也知道这第一种是不可能的,因此小弟提前已经在一线天谷口,给他们划定了召开英雄大会的地方,让他们在那里召开英雄大会。不过,这里面还有一个问题,兄弟先向各位征求一下意见。”

    张雍杰抬手示意李耿继续说下去,李耿环绕四周,稍有迟疑,跟着说道:“咱们都知道,此次英雄大会,虽然是少林派领头,但基本上天下各门各派都会前来参加,这是因为一部分人偷学‘混元龙神功’,导致性命之余。”

    说道这里,李耿又停顿了一下,显然下面的话,他有些不好意思出口。张雍杰见此情况,当即说道:“现在是决策酝酿阶段,你有任何话语,均可直言不讳。”

    得到张雍杰的站台,李耿方才说道:“那些偷学武功的人士,此次咱们是否要帮他们化解性命之忧?以和平度过此事。”

    李耿刚一说完,血饮派的诸位弟子已然是炸锅了,纷纷出言呵斥李耿这是什么意思?

    血饮派弟子都知道这化解‘混元龙神功’第二层到第三层的瓶颈,必须要本门两大绝技之一的‘斗气化’,而李耿这话,岂不是暗示血饮派献出此门神功?

    说实话,这‘斗气化’和‘海天决’两门内功心法,整个血饮谷,并不是人人都可以修炼的。

    先前血饮谷镇派内功,混元龙神功遭到泄露,本来就是很不应该,甚至有机会,血饮谷弟子应该主动出击,去找那些偷学内功之人的麻烦,此刻怎么可能再献出‘斗气化’这种级别的内功心法?

    上官云盾第一个出来反对,他现在手持金月枪,按目前局面,他是目前血饮谷地位最高的一位。

    只见上官云盾冷声道:“李耿兄弟真是大英雄,竟然想要替那些江湖人士解除性命之忧,你要做英雄,咱们也不反对,不过任何人休想从血饮谷获取这两门内功心法。”

    上官云盾这话明面【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 更新快】上是对李耿说的,但其实是给张雍杰说的,这个任何人,自然也包括张雍杰。

    张雍杰当然也能听出这层一声,知道自己假如开口像血饮谷讨要‘斗气化’的内功心法,无异于与整个血饮谷为敌。

    张雍杰抬手道:“上官兄切勿激动,咱们没有人要向血饮谷讨要‘斗气化’的内功心法。”

    张雍杰这一声言语,方才让血饮谷诸位弟子平静下来,继续等待李耿的发言。

    李耿见众人一阵喧嚣,颇有怒气,李耿本来武艺低微,几乎可以说不会武功,最多身强力壮一点,但此刻张雍杰在这里,李耿也不虚场合。

    李耿不满的说道:“我只是问是否,又没有说应该,难道我连问都不可以问?”

    张雍杰道:“你就当咱们置之不理,继续说下去。”

    李耿这才说道:“如果咱们置之不理,那天下英雄,少说可能也有上万人,他们可能会对血饮谷用强,大战必然不可避免。”

    上官云盾挥袍道:“李耿兄弟,你这不是说的屁话吗?这大战肯定不可避免,咱们血饮派没有一个孬种,早就想好了要给这些人还以颜色。”

    李耿这上官云盾总是插话,当下怒道:“来,你这样会说,你来这里说。”

    张雍杰咳嗽了一声,将右手手腕的‘龙凤玉环’一阵抚摸,很显然是在提醒上官云盾注意自己的位置,此刻到底是由谁负责全局。

    上官云盾看了一眼张雍杰,只好静静的退到一边。毕竟要论打,他打不过张雍杰,要论理,张雍杰有‘龙凤玉环’他没有。上官云盾是两者都不占,几乎没有挣扎的余地。

    张雍杰盯了两眼上官云盾,冷笑一声,说道:“上官兄台,你看你现在尴尬不?如果你要想发言,待李耿说完你再发表自己的意见,你看行不?”

    上官云盾只好拱手,以表歉意,示意李耿继续说下去。

    李耿还颇有不满,但看在张雍杰的颜面上,倒也不好发作。要是依照他本人的脾气,他们自带钱粮相助血饮谷收山,这血饮谷弟子如此表现,李耿早就率队返回武昌了。

    但是李耿既然决定不予计较,当下开个玩笑,缓解一下气氛,说道:“方才上官兄台一声大喝,如雷贯耳,把我的思路都打乱了。兄弟我现在口渴,想喝点茶水。如果你们血饮谷连茶水都没有,去谷中那条小河里,给兄弟弄一碗河水也是可以的。”

    血饮谷的人这时候才注意到此番议事,竟然连茶水都没有替客人准备,纷纷感到一阵羞愧,只怪此次少林派领头的英雄大会,对血饮谷有灭顶之灾,这才导致稍微失去方寸。

    血饮谷众人觉得颇为失礼,一些低级弟子当即出去,吩咐仆人准备茶水去了。

    李耿继续说道:“兄弟认为,咱们武昌的兄弟和血饮谷的兄弟,个个都是英雄好汉,都绝对不虚那少林派。但是回归到具体问题上来,这番前来参加英雄大会的江湖人士,少说也会有上万人,这双方一旦交战,后果难以预料。”

    李耿这话,让所有人都清醒了一下,那些血饮谷弟子想起目前的情况,也颇为费脑壳。

    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咱们血饮谷的弟子虽然在江湖上,个个都可以称雄一时,但是毕竟人数有限,如果当真打起来,很大可能是不能够取得胜利的。

    甚至这血饮谷受到灭顶之灾,也是有可能的,他们虽然都不怕,但是如果在不献出‘斗化气’内功心法的前提下,如果能够和平解决,那自然也是皆大欢喜。

    张雍杰听到李耿此番言语,心中却想,这李耿想来是个好战分子,随时想要去给别人上课,展示自己的英雄气概。

    但此刻听他说话,也足以证明他并不只有匹夫之勇,还能冷静下来看清楚形式,也算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李耿继续道:“一线天谷口,地势虽然险要,属于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关口。但兄弟注意到,那里并非唯一可以进入血饮谷的地方。咱们人少,四面防守,力有不逮,一旦贼人从其他方向冲入血饮谷,将谷中财物大肆破坏,那么咱们这仗打的窝囊。”

    张雍杰问道:“那么,你认为该如何应对?”

    李耿说道:“依照兄弟的浅见,血饮谷中的兄弟,挑选二十名武功最高强的兄弟,此次英雄大会,不予露面,转移到附近城镇藏起。”

    李耿这话让在场绝大多数人一脸懵逼,就连张雍杰都感到有些不可理解。

    眼下我方本来就处于劣势,这李耿竟然还要挑选出二十位顶尖高手影藏起来,这岂不是进一步削弱自身防卫力量?

    张雍杰皱眉沉思片刻,当即明白李耿的用意,如果血饮谷所有力量和盘托出,一旦交战失利,天下各门各派将毫无顾忌的对血饮谷发动灭派攻击。

    而血饮谷率先影藏一部分精锐,这天下英雄如果不能将血饮谷弟子一网打尽,他们反而不敢乱来。毕竟血饮谷还有力量,那就表示他日还有反击之力。

    张雍杰点头道:“此招甚妙,你小子还是个人才。”

    李耿得意的笑道:“嘿嘿,这跟着张大哥混,不是人才也要是人才啊,小弟我这三年,除了读兵书,就是专研兵法,期待着他日能够有所作为。”

    张雍杰站起身来,拍着李耿的臂膀,以示嘉奖,说道:“你继续给大家说说。”

    李耿继续向血饮谷弟子解释道:“咱们的力量,反正不足以应对防守,索性就不防守,谷中只留少量人员作为观察,其他人全部转移到一线天观看少林派的英雄大会。”

    上官云盾不太好发言,当即给上官小飞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上官小飞将大家的心中的疑问问出来。

    上官小飞当下问道:“咱们血饮谷不留人防守,那万一有人趁机入谷,捣毁血饮谷,那又该如何是好?”

    李耿说道:“兵行险招,咱们只需向天下各门各派发布通告,如果大家要强行攻入血饮谷内部,那咱们二十位武功最高的兄弟,他日将杀向对方老巢,十倍还之。不但鸡犬不留,老弱病残也一概不能幸免。”

    李耿说到这里,众人才全部听明白李耿的意思。原来眼下根本无法防守,索性不防守,谁要是想攻进血饮谷,那让他尽管攻来,但是只要踏入血饮谷半步,那对方门派必将遭到血饮谷的猛烈报复。

    上官小飞又问道:“据我所知,此次前来参加英雄大会的人,有不少人都是有性命之忧的人,万一他们什么都不在乎,强行攻入谷中,又该怎么办?”

    李耿道:“所以咱们要郑重强调,任何人攻入血饮谷,都将牵连对方门派,必须让天下各门各派约束好自己的门人,以免引火烧身。”

    说到这里,李耿的话就讲完了,众人面面相觑,各怀心事。

    张雍杰见此情况,说道:“大家议一议吧,看此法是否可行。”

    众人当下议论纷纷,七嘴八舌,有人认为这样太过冒险,万一别人真的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顾,强行攻入血饮谷中,即便事后能够报复,但血饮谷被毁,那是他们绝对无法接受的局面。

    但是他们也都知道,天下英雄当真要进攻血饮谷,那凭借这里的人手,是绝对抵挡不住滚滚人流。

    如果像李耿说的这样,破釜沉舟,直接放弃血饮谷的守卫,任由他们攻打。这种时候,天下英雄不会攻击血饮谷的可能性才更大。

    事情就是这么奇怪,你若直接对抗,站出来好言相劝,反对对方施暴,对方可能会得寸进尺,越说越来了,那样必将被施暴。

    如果出言恐吓,他日杀向对方老巢,言明鸡犬不留,老弱病残也不能例外,用这种残忍的方式来恐吓对方,对方反而投鼠忌器,不敢乱来。

    毕竟坏人就是这么的贱,听不进去好话。只能放飞自我,你乱来一步,我就乱来十步,大不了鱼死网破,同归于尽,那些不讲理的人才能讲起道理来。

    众人议论一阵之后,纷纷认可李耿的方略,决定就按照李耿说的办法来应对此次英雄大会。

    血饮谷当即挑选出二十名最优异的弟子,这二十名优异的弟子,以一名交杨超的中年人领队。准备按照约定计划影藏起来,成为威逼恐吓对方的战略力量。

    李耿又千叮万嘱道:“如果最后局面无法控制,天下英雄当真进攻血饮谷,对血饮谷大肆破坏,你们千万要忍住,绝对不可以返回血饮谷。你们一定要迅速离开此地,一定要为咱们今天在场的所有兄弟报仇。”

    既然是战略力量,那肯定就得注意保存下来。如果战略力量都被敌人毁灭了,那敌人也就没有什么可顾忌的了。

    杨超和其他血饮弟子既然认准使用李耿的方略,都知道如果大战一起,这组人马返回血饮谷,不但无济于事,反而会使局面更为恶化。

    杨超咬牙道:“大家放心,就算是贼人杀害了我老爹,我也绝对不会回到血饮谷,一定要对敌人以牙还牙。”

    其余十九位兄弟也都是如此想法,纷纷表达决心。美酒已经准备好,这是为这股战略威慑力量送行的酒。这一碗酒喝过之后,如果英雄大会的事情不能妥善解决,那么他们的余生,就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复仇。

    张雍杰知道事情成败的关键,在于他们是否能够影藏好自身的位置,不遭到危险。如果他们这组人马被灭,那以少林派为首的人马,将彻底无所顾忌。

    张雍杰想起这千岛派有密道,洛阳李家有密道,天海仙教也有密道,密道好像成为了天下各门各派的标准配置,不知道这血饮谷是否也有密道?

    此刻距离英雄大会已然很近,后天就是四月十五,想必前来参加英雄大会的各路人马早已来到了附近,如果直接将这二十名兄弟,藏于密道中,总比他们现在突围而去要安全的多。

    张雍杰当下示意李耿继续安排事务,自己却将上官小飞拉倒一旁,询问是否有密道的事情。

    李耿当即领命,将所有人分成若干个小组,由病猫子率领司徒雄武,宇文铁柱,尤金达等人负责打探消息,由张直率领一部分人员负责后勤伙食供应。

    这李耿最后才说道:“这出关迎战,与敌人交涉的中军大将,自然是由张大哥担任,小弟不才,嘿嘿,就当个副手好了。”

    这张直见李耿自封副将,自己却是一个负责后勤的打杂人员,当即一阵牢骚满腹。却被李耿以兄长的身份,强行一阵施压。

    但他们双胞胎身份,这兄长身份有时候也不太好使。李耿见张直一脸不满意,当即摆手道:“好,你也当个副将,只不过你这个副将,分管后勤伙食供应等行了不?”

    在场的许多血饮弟子,均是觉得眼下正有一场大战,在等待着众人,几天之后,是生是死都不知道,这李耿和张直感觉却像是过家家,竟然开始争起副将的位置来。

    李耿见众人神色严肃,当即说道:“各位兄弟请放心,咱们这并不是交代后事,只要大家严格按照我的方案执行,我李耿敢保证,百分之七十是打不起来的,必然能够安全度过此次危机。”

    既然能够拜师血饮,那这些弟子也绝对不是迂腐之徒,脑袋也都是好使的人物。他们虽然今天晚上听的最多的,就是李耿张直两兄弟的吹牛。

    但是他们对着百分之七十的可能,是打不起来这句话还是比较认可。如此战略恐吓之中,确然可以最大可能避免证大战的爆发,这倒不是吹牛的话语。

    张雍杰将上官小飞拉出门外,来到远处一座小亭子处,悄声问道:“上官大哥,这血饮谷是否有密道?我觉得让那二十名兄弟躲在密道之中,更为安全一些。”

    上官小飞摇头道:“我血饮派没有密道,因为这座山谷本身就是一处极为隐秘的地方。”

    张雍杰并不能听懂这话的意思,上官小飞叹息一声,说道:“张兄弟是否听说过‘天下神功出血饮’这一句话?”

    张雍杰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听说过,但是这种时刻,岂能回答没有听说过?那岂不是驳上官小飞的脸面?

    张雍杰想起这血饮谷弟子人数很少,只有三十来位,却能跻身三家四派之顶级势力之中,必然有惊人的武功秘籍做后盾。

    张雍杰点头道:“这话听说过。”

    上官小飞开始讲述血饮谷的来历,最早都要从一千多年前的唐朝说起了。

    唐朝后期,军阀割据,战乱不断,民不聊生。俗话说乱世出英雄,也不无道理,风雨如晦,却成就了一批武林精英。

    他们出类拔萃,争奇斗艳,新的武功不断问世,使武林在这一时期道达到鼎盛。他们一生为武功天下第一而奋斗,期间不乏可歌可泣的传奇。

    后来天下高人汇集南海,为了争夺天下第一的名分,各显神通,打了七七四十九天,但最终谁也没能达到天下第一。

    这群精英论剑南海之前,报着必死之心,因此记录了自己的平生绝学,以传后世。

    时代稍后,转眼便到了宋代,有位英雄少年,走遍五湖四海,寻求武功绝学。

    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在他五十一岁时,在海南天涯海角找到了九位前辈的武功。

    这位前辈将各种武学神功合订成书,冠名《武林圣经》,从此入山为道,苦练神功,在他七十二岁时练成出山,已然天下第一。

    这位前辈便是大宋时期,鼎鼎有名的玄天真人王从洋,说道这里,上官小飞还特意向张雍杰解释了一下,这位玄天真人王从洋,与那全真教的创派祖师王重阳并非同一个人。

    上官小飞这时候说道:“当年王重阳在华山绝顶之上搞了一场论剑,争夺天下武功第一的名头,但是他只能算作他们那个圈子的武功第一,天下这么大,还有很多英雄并未现世,谁是天下第一,这可难说的很。至少这玄天真人王从洋,是一定能够强过王重阳的。”

    张雍杰微微点头,不知道上官小飞大哥提起这一茬用意是什么,但也不便发问,只好继续听他讲述。

    玄天真人王从洋有一名徒弟,出家之前,还有一名儿子。但是这徒弟和儿子虽然认识,但关系不好,后来也从基本没有来往过。

    这里涉及到王从洋前辈的私事,甚至还牵扯到了一些重要的事情,有些内情上官小飞自己其实也不是很清楚,所以他只是很略微隐晦的讲述了一下,便直接跳过这个环节。

    而玄天真人王从洋前辈的徒弟,得到了大部分《武林圣经》的残本,这位徒弟姓杨名光勇,参加过抗金的战斗,后来又因为宋廷南渡的事情,颇感抑郁,加之得罪了朝中权贵,心灰意冷之际,举家迁徙到这血饮谷中。

    张雍杰听着上官小飞讲述,心知这杨光勇便是血饮派的创派祖师。又听他说杨光勇心灰意冷之际举家迁徙这里,其实是为了躲避朝中权贵的报复,躲避灾祸而来。

    既然是躲避灾祸,当然要找一个极为隐秘,最好能够与世隔绝的地方。而这张家界大峡谷,显然是一个很好的地方。

    如此看来,这血饮谷确实本身便是一处密道,因此也绝不会再挖密道。因为敌人都能找到这里来了,那确实没有必要再躲了。

    因为这里,便是最后的退路,敌人找到这里来了,那就只能决一死战,无法再躲避。

    上官小飞这时候说道:“先祖上官筋红,本是跟随杨公光勇征战四方的兄弟,所以也就一同前来谷中。后来宋廷灭亡,元廷兴起,我血饮谷先辈这才开始出世,与天下英雄一争长短。”

    说道这里,上官小飞看了一眼张雍杰,又说道:“除了已知的血饮神功,就连洛阳李家龙爪手,江西胡家庄九天神龙掌,华山派凤舞九天拳,蜀山派的九九还阳功,千岛电劲等等,这江湖上说的出名字的高深武学,大部分是《武林圣经》上的功夫。只有少林派洗髓经,以及残阳剑客自创的残阳剑法等是列外。”

    这话到让张雍杰感到震惊,真没有想到天下还有这么多高深的武学,而且这些武学大部分都来自于血饮谷的《武林圣经》。

    张雍杰想起自己曾经旋转内力,吸收服部千斤的内力为自己所用,不知道这血饮谷是否也拥有千岛传功大法,千岛吸功大法和千岛化功大法等三套功法的复刻版本。

    如果自己能够完全掌握千岛吸功大法的精要,便能将有性命之忧的天下英雄吸出一部分内力,从而和平化解此次英雄大会的危机,使双方幸免于灾难之中。

    但是血饮谷的《武林圣经》中,却并没有千岛三大功法。甚至连天下第一邪功,天师夺力功也没有,连王以清,王以安两兄弟使用的‘乾坤回旋掌’也没有。

    上官小飞这时候提醒张雍杰说道:“这世界上还有一些神奇的功法,想来有一些精妙的功夫,与王从洋前辈的儿子有关。”

    张雍杰当即会意,玄天真人的《武林圣经》,想来分为两卷,一卷残存与血饮谷,一卷存留在玄天真人子孙一脉。

    张雍杰又想起有人前来血饮谷偷武功秘籍,然后嫁祸司徒瑾的事情。不管嫁祸与否,血饮谷的武学秘籍遭到泄露,这是事实。

    如果能查出是谁,怀着怎样的动机,前来偷盗‘混元龙神功’等武功秘籍的幕后黑手,那司徒瑾老哥的冤屈,也自然而然的洗刷了。

    如果那‘王子豪’仅仅是偷武功秘籍,那他完全没有必要花费那么多时间,模仿司徒瑾的神态,来栽赃到司徒瑾的头上啊。

    再说了,要真偷武学秘籍,只需进来一次就可以达到目的,绝对不可能在谷中停留七八个月之久。

    张雍杰当下又仔细将司徒瑾的话语,从新回味一遍,力争找到可疑之处。

    张雍杰这时候问道:“天河瀑布内部的武学秘籍书卷,是否被人盗取?”

    上官小飞摇头道:“书本并未失窃,但是心法口诀却流传出去了,想来是司徒瑾几个月来强行背诵了过去。”

    张雍杰又道:“是否能肯定,当初玄天真人流传下来的《武林圣经》,徒弟和子孙两脉残本完全不同?”

    上官小飞摇头道:“这个不能完全保证,玄天真人将《武林圣经》绝大部分传授于徒弟,而不是子孙,这里面肯定是有原因的。也不排除子孙一脉提前偷偷存留一部分手抄版本。”

    张雍杰心中将这些乱成一团的细节收集到心中,仔细回味,毕竟血饮谷武学失窃的事情,是导致此次英雄大会**的主要诱因。

    这里面到底还有那些秘密?如果能够查清楚武学秘籍到底是怎么失窃,为什么失窃,谁来偷盗等等原因,必然将罪魁祸首找出来,严加陈处。

    至于司徒瑾老哥,真相大白之后,他有罪还是没罪,自然也是很清楚的事情了。

    相邻小说:怪物被杀就会死流落武侠世界穿越寻侠记烂柯棋缘我要当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