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网
  • 玄幻
  • 修真
  • 都市
  • 历史
  • 职场
  • 网游
  • 科幻
  • 军事
  • 灵异
  • 奇幻
  • 武侠
  • 竞技
  • 手机站 m.asxs.com
  • 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网->修真->大明邪侠->章节

    第189章:姐弟重逢

    热门推荐: 启示之刃 地球唯一修士 全职国医 超级兵王 饲养全人类 凡人碎空传 隐婚萌妻宠上瘾 都市特种兵 民国二十六年我来自未来 重生之黑暗纪元

    面对张雍杰的威胁,上官云盾很显然并不当一回事,只是淡淡说道:“杨师姐武功天下第一,会有什么意外?你要见她干什么?”

    张雍杰冷笑一声,心想这简直不可理喻。正在此时,清河听见这边谈话,踏步而出,说道:“你这人说话好没道理,姑娘我看不起。”

    清河不等上官云盾回话,便抢先说道:“这天下人都知道,千岛的张少侠和血饮谷的杨谷主早已结拜成姐弟,他二人姐弟情深,想要见面,难道还要报请你批准不成?”

    张雍杰听来此话甚有道理,当下说道:“对啊,咱们姐弟要见面,与你何干?你是不是找事?”

    上官云盾无法反驳,但也并不让出道路,将手中金月枪挽了个枪花,横放在胸前,做防守状态。

    清河又道:“这八拜之交,岂容儿戏?若是杨谷主不再认张少侠这个义弟,那也得发函通告天下,就像血饮逐出杨兴那样,好让天下人都知晓。”

    张雍杰道:“对啊?请问大姐是否发出了这样的通告?”

    上官云盾无法回答,因为杨杉确实没有发出这样的通告。

    清河这时候转身向张雍杰说道:“张少侠,杨谷主并未发出这样的通告,这人强行阻拦你姐弟二人相见,你不必与他客气。”

    张雍杰冷笑一声,说道:“我本来就没有打算跟他客气。”

    接着,张雍杰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上官云盾,你给我听好了,你要是再敢拦我,那就是找死,我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张雍杰这话说的很清楚,如果这上官云盾强行要打一架,那这一架就绝对不是切磋武艺,绝对不会点到为止。

    上官云盾虽然很少离开血饮谷,但也从旁人处听得张雍杰这人脾气古怪,向来是说道做到,他既然这样说,那这场较量,那就必有一伤,甚至一死。

    上官云盾自觉武艺绝对不如张雍杰,这如果真要打一架,那多半还是自己吃亏。所以,上官云盾一时开始踌躇起来,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张雍杰怒道:“怎么,怕死?怕死你还不滚开?在这里摆什么姿势?你穿的人模狗样的,想干啥?”

    上官云盾向来自命不凡,哪里经受的住张雍杰这样训斥?虽然知道输面甚大,但也不得不硬着头皮持枪攻击上去。

    张雍杰不想与之纠缠,眼疾手快,一把抓住长枪枪杆,运起排山倒海的千岛电劲,源源不断的向上官云盾传递过去。

    张雍杰当年在长安,便可将杜千林这样的大汉电晕,现在他又吸收了服部千斤的内力,力道更甚从前。

    上官云盾出身血饮,虽然也能算是高手中的高手,但根本无法抵挡住张雍杰的这番攻势,千岛电劲的粘性,甚至让他无法甩脱枪杆。

    而张雍杰也是说道做到,说不留情,那就绝对不会留半点情分。若不以雷霆手段,镇住这些人,那这血饮谷不知道还有多人要借故为难自己。所以张雍杰的这股千岛电劲力道极强。

    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将上官云盾的内力防线摧毁,上官云盾的脸已经开始便的扭曲,额头上的大汗,如雨水般的往下滴落。

    只要再过片刻的功夫,这上官云盾不但会毁容,而且必然肌肉萎缩,不死也要残废。

    而在旁边观战的七名血饮谷低级弟子,见到此等情况,当即吓的傻了,有人连忙大声喝道:“张少侠手下留情,切勿伤了上官师弟。”

    张雍杰不予理会,继续施展内力,必须一战将这群人打服不可。

    又有人道:“张少侠与敝派杨师妹结尾异性姐弟,看在这层关系的份上,这便撤掌吧。”

    张雍杰仍然不听劝告,大声喝道:“方才你们要是念在这层关系,岂能有此刻之祸?”

    紧跟着张雍杰再度运起第二波掌力,强行往上官云盾身上拍打而去,紧接着一掌将上官云盾打飞。

    场上众人见此情况,都以为上官云盾此刻必死无疑,却没有想到他倒地之后,连忙又站了起来,但再也不敢造次了,只是傻愣愣的站在原地。

    原来张雍杰那第二波掌力,并不是要将上官云盾致死,而是以另一股千岛电劲打入上官云盾的身体,以中和掉之前的那股千岛电劲。

    张雍杰确实考虑到自己和杨杉结拜姐弟的关系,因此最后关头手下留情,放了这上官云盾一马。

    张雍杰继续恐吓道:“方才你本来绝无活路,不过那一刹那,我想起了大姐杨杉的声音,所以姑且留你一命。你若再来阻拦,即便是大姐杨杉站在此地,我也必将送你上西天,不信你可以试一试。”

    上官云盾方才遭到张雍杰如闪电般的电击,仿佛在鬼门关里走了一圈,面对那种场面,自己一身武艺,竟然毫无用武之地,毫无反抗之力,方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而经此一战,上官云盾的血性之气,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当下站在原地,显得甚为拘谨。用张雍杰的话说,这叫打过之后,说话便好听多了。

    就在这时候,上官小飞从一线天山顶飘然而下,朗声说道:“张兄弟,别来无恙。”

    终于见到一个熟悉的面孔了,张雍杰收住情绪,当即向上官小飞拱手行礼。

    上官小飞从袖中拿出一番玉牌,向其它血饮谷弟子展示,方才说道:“谷主口令,令尔等不可为难张雍杰。”

    上官小飞转达了杨杉的命令后,方才说道:“各位师兄,师弟,你们也当真是玩的可以,杨师姐都从来没有说什么,你们反而在这里为难张兄弟,这岂不是自找苦吃?”

    张雍杰听见上官小飞的话语,中间一句‘杨师姐都从来没有说过什么’,心知这司徒瑾老哥必然是做了什么坏事,所以导致这些血饮谷的兄弟迁怒于自己。

    张雍杰当下说道:“有话可以好好说,要论打架,我张雍杰从来不虚场合。”

    上官小飞当下拍着张雍杰的肩膀,笑道:“好了,好了,张兄弟,都是一场误会,切勿放在心上,咱们这便一同进谷。”

    张雍杰回过头来,向李耿打了一个响指,说道:“你们且留在这里,我去去就来。”

    那李耿见状,当下笑道:“好的,张大哥,只是你这一去,可别像上次在渝州,一去好几年哈。”

    李耿这话本来只是一句戏言,因为在他们的印象当中,这张雍杰一般说他去去就来,往往都是很久很久都不来。

    但李耿这话,让很多人都反应过来,这张雍杰此番进入这神秘莫测的血饮谷,是否还能活着出来?想这些血饮弟子稀奇古怪,他们是否会在谷中设下埋伏?

    李耿当即喝道:“张大哥,你不能进去。”

    张直,司徒雄武,叶灵等不少人都纷纷要求张雍杰不要踏入谷中。

    张雍杰当然知道他们的意思,张雍杰本来生性多疑,但自己和杨杉义结姐弟,而不是兄妹。张雍杰再狂,也没有狂到要求姐姐出来见自己这个弟弟。

    张雍杰看了两眼上官小飞,想起自己和上官小飞曾经在秦岭深处的鸳鸯洞,共同经历死亡时刻,可谓是患难之交。

    如果连他都不能相信,那这个世界上,自己还能信谁呢?想到这里,张雍杰当下说道:“李耿,你想挨板子了?做好自己的事情。”

    李耿当即说道:“大哥,防人之心不可无,咱们从武昌赶来,自带钱粮和人马,相助血饮守山,可他们是怎么对待咱们的?”

    张直也跟着道:“是啊,咱们自带设备搞发展,赶到血饮谷,水都没有喝一口,就先打一架,这简直太打脑壳了。”

    张雍杰打断他们的话语,说道:“这三年不见,你们怎么尽跟着我唱反调?我去拜见自己的义姐,即便是龙潭虎穴,又有何惧?”

    李耿张直二人见张雍杰执意前往,当下也争执不过,只好不再言语,当下心中打定主意,只要张雍杰在谷内发生任何意外,那将立即率然强行攻山。

    上官小飞见到如此局面,轻轻摇头,当即对那些血饮谷的弟子说道:“各位师兄师弟,看到了吧,这些误会和间隙,都是由你们胡闹所产生的,看你们之后如何在杨师姐面前交代。”

    清河见此情况,当即说道:“张少侠,我跟你一起进去。”她这番主意,一来是防止张雍杰在谷内有什么意外,而来自己也想去拜见一下这传说当中的天下第一高手,湘西魔女杨杉,到底是怎生一副模样。

    上官小飞并不反对,当下三人一起从一线天进入血饮谷中。谷内又是另外一番景象,鸟语花香,像是一个隐居的世外桃源。

    谷内的空间足够巨大,刚出一线天,便见一方广阔的校场,校场前方一条清澈的小河流淌,小河的源头是一方潭水。

    山谷中间,有十几座高耸入云的山,只是在山的腰部和顶端有绿植。这些山和之前在大峡谷见到的山一样,就像一块‘山石’,但又不是一块石头。

    因为它们虽然成方形直立,但山顶上空间也足够大,甚至能够修一座小房子。这种山,整个大明的土地上,可能也只有张家界大峡谷才能看到。

    张雍杰心中有两件事,这第一件事就是立马见到大姐杨杉,看看她是否出现什么意外。第二件事便是了解司徒瑾到底做过那些事情,导致这血饮谷的武学秘籍遭到泄露。

    两件事一比较,张雍杰觉得这第一件事更为重要,当下对上官小飞说道:“上官大哥,这大姐此刻身在何处,请立即带我去见她。”

    上官小飞道:“杨师姐此刻正在闭关,可能不太方便接见张兄弟。”

    张雍杰当下心中更加着急,一来他听到最多的话,便是大姐杨杉正在闭关,闭关闭关,这都闭关好几年了,怎么还在闭关?

    难不成这大姐天下第一的名头,真的是被赵千里吹捧出来的?名不副实?所以才日夜闭关专研武功?

    就算大姐杨杉此刻正在闭关,那自己无论如何也要见她一面,确保她现在没有任何意外。

    张雍杰皱眉道:“既然大姐一直在闭关,那上官兄弟方才又如何接到大姐的手令?”

    张雍杰这话,无疑表明他现在内心已经开始起伏,至少不是百分百的相信上官小飞了。

    上官小飞当下叹气道:“这手令是方才饭点的刹那功夫,从杨师姐那里领取的。如果张兄弟非要见一面,也无不可,但是只能远远观看,切勿近身打扰。”

    上官小飞说完,当即突然运起‘软铁化钢指’的指法,一道劲力射向清河,点住了清河的睡穴,将清河平放在身边的凉亭处。

    张雍杰见状,微微皱眉,心中猜测这上官小飞到底在干什么?但他仍然不相信血饮谷要对自己不利,至少不相信上官小飞会对自己不利,所以张雍杰静观其变,没有出言阻止。

    张雍杰的判断是对的,上官小飞确然没有对张雍杰不利的意思。

    只见上官小飞说道:“杨师姐现在正处于突破‘混元龙神功’第七层的关键时刻,任何风吹草动,都可能打扰到她的清修。所以这种绝密信息,是不能让这位小姑娘听见的。”

    张雍杰想起如果那司徒瑾进了这血饮谷,当真做了什么坏事,上官小飞如此行为,也可以理解。

    上官小飞将手一指,指向身边的小河,说道:“你沿着这条小河往上走,走的尾端有一处桃花潭,那里就是杨师姐的闭关之处。”

    上官小飞又再次提醒道:“但你切记,你千万别近身,只能远远观望。”

    张雍杰连忙点头道:“好,好,我知道了。”

    张雍杰沿着河畔,施展‘幻影两千’的轻功身法,便来到了桃花潭,张雍杰听从上官小飞的嘱咐,只是躲在一处山石的后面,向桃花潭中望去。

    将近三年未见,大姐还是原来的模样,丝毫没有变的苍老。一套红色汉装,一柄血饮剑,静静的站在一处桃花树下。

    张雍杰颇感疑问,这大姐站在那里干什么?她此刻是否在运功?张雍杰本打算上前相认,但想起上官小飞的交代,又只好静静的停留在原地,观察情况。

    张雍杰仔细观察,突然发现两团水雾,正在大姐杨杉的身边环绕。这两团水雾甚为透明,若不仔细观察,很难察觉到这两团水雾的存在。

    张雍杰见此情况,心知大姐杨杉此刻确然在闭关修炼武功,庆幸自己没有冒失上前去打扰。

    那两团水雾越来越浓,接着又越来越稀,就像变戏法一样,在杨杉身边围绕。

    少时,杨杉抽出手中长剑,露出血饮剑那可怕的,通体泛红的剑身,盘旋身姿向空中飞去。

    紧接着杨杉轻轻踩在潭水之上,竟然并不落水。张雍杰感到大奇,正所谓高超的轻功,也只不过是水上漂而已,大姐竟然都不漂动步伐,竟然能直接踩在水面之上?

    这简直让人匪夷所思,这要多么强劲的内力,才能办到啊?不,这就算是内力再强,也决然不可能办到,因为没有道理啊。

    但是杨杉此刻确实站在潭水之上,又见她冲天而起,紧接着倒转身体,长剑直插潭水,跟着剑带飞旋,急速搅动着潭水。

    潭水经过她这一阵拨弄,当即形成一道旋涡,形成数道圆形的波浪,不段的向四周岸边拍打而去,而中间的潭水瞬间降低了一些高度,使整个潭水形成了一种碗状。

    待四周的波浪返回之时,杨杉跟着一掌拍向潭水中间,又形成一股圆形的波浪,与先前的回浪冲击而去,两股波浪交汇之时,拍打之音颇为清脆悦耳,甚至泛起了一定高度的波浪。

    杨杉当即飞回方才的桃花树下,见此情况,微微摇头,跟着又闭目开始新一轮的运功。如此反复两三次,仍然是微微摇头。

    张雍杰寻思,大姐这一首功夫,试问天下已经无人能够办到,她怎么还是摇头?她到底要达到怎么样一个地步,才会满意?

    转眼间,晚饭的时间到了。待有血饮谷仆人给杨杉送饭前去,张雍杰趁着这个空档,连忙奔进,前去拜见姐姐。

    张雍杰挥手道:“姐姐,我来看你了。”

    杨杉这时才瞧见张雍杰的身影,放下手中长剑,上前几步迎接张雍杰的到来。

    张雍杰喜道:“姐姐,咱们姐弟三年未见,你还是这样的年轻,风采不减当年。”

    杨杉微微一笑,握着张雍杰的手,轻轻拍打着,微微笑道:“三年不见,杰弟却苍老了许多。”

    杨杉命人加了一副碗筷,邀请张雍杰入座就餐。这说实话,张雍杰一路劳累,确实肚中饥饿,当下也不客气,抱着碗筷,一阵进食。

    杨杉微微笑道:“不着急,慢慢吃。”跟着看了一眼身边的仆人,示意加菜。

    杨杉问道:“前年听说你被人废去了武功,后来又被倭寇俘虏,我派人去寻找,也没有找到,这两年你过的可好?”

    张雍杰笑道:“有劳姐姐挂念,我有武功天下第一的姐姐,想来区区挫折,也难不倒弟弟。”

    杨杉微微一笑,跟着说道:“弟妹一同来了吗?”

    杨杉当然也知道张雍杰成亲了,是以有此一问。

    张雍杰见大姐杨杉如此关心自己,心中感动,说道:“那年我们在宁山被倭寇俘虏,便失散了,后来听说妍儿安全到达了南海,待此间事情一结束,我便去找她。”

    杨杉微微摇头,说道:“你应该先去找弟妹,她一个女孩家,想来很不容易。”

    张雍杰叹息一声,说道:“是啊,这两年想来妍儿也吃了不少苦,希望我们能够早一点见面吧。”

    说道这里,张雍杰小心翼翼的问道:“姐姐,这司徒瑾到底犯了什么事情?”

    张雍杰心想这事与自己有关,因此问的十分小声,十分谨慎。

    杨杉娥眉稍邹,放下碗筷,与张雍杰四目相对。张雍杰被杨杉这番对视,有些心虚,只能静静的座在原地,场上氛围一时之间便的尴尬起来。

    毕竟杨杉此刻这副表情,散发出一股强大的威严,而这股威严,就连张雍杰都感到有些可怕。

    杨杉看着张雍杰此刻的表情,就像是一个犯错的弟弟,显得有些拘谨,她突然觉得有趣,所以就突然笑了一下。

    杨杉这一笑,弄得张雍杰很是尴尬,只好跟着尴尬一笑,也不知道这大姐杨杉此刻心中,到底是在想些什么。

    杨杉淡淡说道:“我本来已经发誓,谁要在我面前提起这个名字,我必将他除去。”

    杨杉这样一说,张雍杰更加担忧了,看来这司徒瑾老哥肯定是干了什么非常严重的事情,才惹得大姐这么生气。

    张雍杰又偷偷的瞄了一眼大姐杨杉的表情,心想这大姐说‘本来’二字,本来就代表她不会真的对自己动手。

    杨杉道:“看来这世界上唯一让我下不去手的,也只有你杰弟了。算了,这条誓言作废,这司徒瑾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传言武功天下第一,号称湘西魔女的血饮谷谷主杨杉,居然将自己的誓言作废,也算是一个奇迹了。

    张雍杰尴尬笑道:“姐姐,这司徒瑾现在哪里?他要是做了什么惹您不高兴的事情,我现在就去收拾他,替您出气。”

    杨杉微微一笑,并不借口,说道:“这少林派的几个秃驴,莫名其妙的跑到我血饮谷召开什么英雄大会,你从万里之外赶来相助,杰弟,有劳你这份心思了。”

    张雍杰连忙道:“我与姐姐有八拜之交,血饮谷有事,我怎么可以不来?再说了,此次我听说白龙会赵千里也要来血饮谷丢人现眼,我正好找他报仇。”

    张雍杰虽然知道赵千里武功惊人,而且此刻依然化解身体最后一处大穴,功夫必然比当年更高,绝对是一个难缠的对手,甚至是此次英雄大会最大的一个敌人。

    但张雍杰故意说赵千里此番来血饮谷是丢人现眼,是为了给自己加油打气。

    张雍杰想起这赵千里曾经说过,这血饮杨杉天下第一的威名,是他吹捧出来的,当下问道:“姐姐,不知你可曾认识这赵千里?”

    杨杉说道:“这两年才听说过,但从来没有见过。你替司徒瑾臂膀设置的那两道制约,内力强劲,天下罕有。这赵千里能废去你的武功,想来武功必然不低。”

    张雍杰见杨杉这样说,当即更进一步问道:“不知大姐可曾听说这‘嘉靖英雄榜’的事情?”

    杨杉点头道:“听说过,你不就是这‘嘉靖英雄榜’的榜首少年吗?”

    张雍杰连忙摇头,说道:“不是,我是说十年前,不对,是十二年前的‘嘉靖英雄榜’,大姐可曾听说过。”

    杨杉回忆了起来,十二年前她才二十岁,那时候师父肖瑶谷主仙逝,自己接任血饮的那一年。

    杨杉摇头道:“没有听说过,这十二年前也有‘嘉靖英雄榜’?”

    张雍杰跟着道:“对,那一届的‘嘉靖英雄榜’的榜首,正是大姐杨杉你呢。”

    杨杉笑道:“哦?竟然能有这种事情?怎么没有人告诉我呢?”

    张雍杰心中寻思,这赵千里当年发布的‘嘉靖英雄榜’,将大姐杨杉列为第一位,怎么大姐杨杉自己不知道这事情?

    张雍杰稍微一思考,便明白了其中的关键,想来是那赵千里为了给自己脸上贴金,故意将大姐杨杉排在第一位,以此来恐吓其他那些不明真相的群众。

    毕竟这血饮谷的杨杉都能被我赵千里收买,尔等区区,也不掂量一下自己重量,怎么敢反抗我赵千里?还不乖乖听命行事?

    这种事情,俗称‘蹭名气’,江湖险恶,这事是常有的事情,随便拉一两个名人,假装说是自己阵营的,去吓唬一下那些愚昧的江湖莽汉,以达到自己威逼利诱,利用这些江湖莽汉,来实现自己人生巅峰的目的。

    而那真正的名人,也许都不知道有这样一回事,这就是赵千里的手段。

    当然,蹭名气也要有讲究,这榜单上的人也不能全部有假,也必须找两个真正被收买的高手,才能达到鱼目混珠,以假乱真的地步。

    张雍杰寻思,方才大姐杨杉运功之时,展示的高超武艺,自问自己绝对办不到,这赵千里显然又在给自己散发烟雾弹,大姐杨杉,绝不可能是浪得虚名。

    如果大姐杨杉是浪得虚名,赵千里随便派两个小弟,就可以将大姐杨杉拉下神坛,又何须他自己闭关十几个月之久,强行突破自己最后一处穴道,然后亲自前来挑战大姐呢?

    想到这里,张雍杰大有安全感,大姐杨杉的高超武艺,自己亲眼见过多次,又岂能是浪得虚名。

    张雍杰说道:“十二年前那‘嘉靖英雄榜’,正是赵千里搞的把戏,这次这人也要来血饮谷,到时候我一定不能绕过这人。”

    杨杉听罢此言,从手臂上取出一枚纯绿色的手镯,交于张雍杰,示意他戴上,然后说道:“本打算此次闭谷,不予那些江湖人士纠缠。现在既然你来了,咱们便开关迎敌。”

    杨杉这话无疑表明,此次英雄大会,血饮谷将转守为功,好让那些江湖闲汉知道,这血饮谷不是那么好来的,既然来了,就要做好不能活着离开的心理准备。

    杨杉又道:“此‘龙凤玉环’乃我血饮谷最高信物,从此刻开始所有血饮弟子均将听从你的安排,由你负责全局,我给你掠阵。”

    杨杉将指挥大权让给张雍杰,是有意让张雍杰趁着此次英雄大会,在天下人面前再一次大大露脸,展现他的绝世神功与英雄气概。

    张雍杰细细打量了一下‘龙凤玉环’,但见玉环表明甚为光滑,根本没有雕刻龙凤,怎么会取一个这样的名字,定眼细看,才发现玉环内部,确然影藏了龙凤飞舞的图案。

    张雍杰心想大姐杨杉再怎么厉害,也是个女人,由她出去与那些江湖闲汉交涉,确然不雅,这正是这个结拜义弟该挺身而出的时候,当下也不谦让,直接将‘龙凤玉环’戴到右手手腕,以示遵命。

    相关推荐:怪物被杀就会死流落武侠世界穿越寻侠记烂柯棋缘我要当主角漫威世界的光之巨人我的混沌城承包大明篮坛之氪金无敌太虚化龙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