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网
  • 玄幻
  • 修真
  • 都市
  • 历史
  • 职场
  • 网游
  • 科幻
  • 军事
  • 灵异
  • 奇幻
  • 武侠
  • 竞技
  • 手机站 m.asxs.com
  • 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网->修真->大明邪侠->章节

    第174章:卖窝窝头

    热门推荐:超级兵王绝世药神不灭龙帝诡秘之主遮天人皇纪至尊重生神医凰后逆天邪神天下第九

    次日清晨,张雍杰还在沉睡,而唐妍早已起床。唐妍在梳妆台前打扮,从前她是黄花大闺女,现在她已嫁做人妇,所以她梳了一个妇人发髻。

    酒店的老板已然派人送来了早餐,唐妍来到床前拉着张雍杰的手掌,轻轻的揉捏着。这是唐妍特有的叫人起床的方式,既温柔又管用。

    张雍杰悠悠转醒,看见唐妍模样,顿觉一阵温暖,一种责任感也油然而生。现在,他也算是有家的人了,有家就意味着有责任。作为男子,显然要负责家小的生存之道。

    饭后,小夫妻之间谈论未来,唐妍询问道:“哥哥,现在咱们去哪里?”

    张雍杰曾经被人称为千岛张少侠,虽然是虚名,但也有这个虚名啊。按理来说,这千岛张少侠大婚之喜,不应该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胜友如云吗?

    但是张雍杰此刻正掉入人生低谷,如今也没有人买他这个千岛张少侠的面子了。所以想来这场婚礼办的甚为寒酸,张雍杰内心颇觉惭愧。

    此刻唐妍询问今后去哪里,张雍杰一阵寻思,这前些时日才冒犯了方师叔,说不定他老人家现在正在气头上,眼下还是先别回千岛了。

    周少坤师弟和柳青青师妹此刻都在湘西血饮谷,大姐杨杉早就邀请自己去血饮谷做客,那里倒是一个不错的去处。

    另一方面,李耿,张直两兄弟早已到达武昌黄鹤楼,并且在那里发展,后来自己又委托司徒雄武,宇文铁柱和尤金达等兄弟给他们送银子,想必他们在武昌已经能够站稳脚跟,所以这武昌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张雍杰正想说话,但又觉得娶了唐妍妹子的婚礼甚为寒酸,颇为对不起唐妍,因此便要唐妍说说她的想法,这也许就是所谓的相敬如宾吧。

    唐妍沉吟道:“初次遇见哥哥的时候,哥哥要去杭州,这一年以来,杭州也没有去成,不如现在去那杭州走一圈。”

    张雍杰心想去杭州是师门进行‘江湖游历’考核随便安排的一个地方,去那里并没有什么正事,做什么都不知道。

    但此刻转念又想,正所谓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杭州必然风景如画,新婚之后,去一个风景美丽的地方游玩一番,也是极好的。

    唐妍这般说,张雍杰当下决定尊重唐妍的意见,一起去杭州逛一圈。

    张雍杰寻思此刻自己内力已经失去,而先前仇家数不甚数,唐妍虽然跟随残阳剑客练习‘残阳剑法’,武艺有所长进,但江湖险恶,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怕太过招摇会有危险。

    而这匹追风宝马正是目前最显眼的,追风宝马比普通的马要高大那么一点,很容易就被人瞧出。而天下谁人不知这追风宝马,正是在千岛张少侠的胯下?

    张雍杰本来打算将此马还给胡思语姑娘,无奈胡思语姑娘不收。

    经过一番规划,张雍杰委托唐无媸,唐毕,唐露三人将这匹追风马送至武昌黄鹤楼,交于李耿,张直等人保管。

    三位弟弟妹妹点头答应这趟差事,心里却都在想这姐夫心中又在打小算盘,想他二人刚刚新婚,自然不喜欢人多,免得打扰他们卿卿我我。

    但这也是人之常情,取笑一番,便牵着马儿往武昌方向去了。

    张雍杰又带领着唐妍,在黄梅城里购买了一些很普通的汉装,普通到跟任何一个农民都差不多的服装。

    经过一些精心安排,张雍杰觉得如此装扮,才不会引人注意,方才满意的拉着唐妍东去。

    他们两人又不赶时间,一路上走走停停,累了就租马车,路遇城镇又是一番游玩,到景德镇去看过瓷器,去黄山登高望远,甚至爬过黄山迎客松。

    从黄山上下来,张雍杰来兴趣,给唐妍讲起小时候的事情,讲云顶山,讲千岛湖,最后真被一个马车夫给拉到千岛湖去了。

    只不过这个千岛湖是位于浙江的千岛湖,跟张雍杰的家乡,蜀北千岛湖是两码事。

    张雍杰这才知道原来浙江也有一个千岛湖。(备注:蜀北的千岛湖是作者杜撰,四川没有千岛湖。作者也是后来才知道浙江真有一个千岛湖。)

    浙江的千岛湖风景如画,二人又是一阵游览,兴尽之后,方才租乘马车东去,沿着钱塘江江边大道前行,最后达到杭州。

    杭州不但美景如画,而且还异常繁华,西湖还有白娘子的传说,杭州宋城每晚还有人表演歌舞。

    张雍杰和唐妍在杭州游玩一番,又继续往东,欲要去看看大海的模样。

    当张雍杰和唐妍达到海边一个叫宁山的小城的时候,已然过去了两个月。

    现在已然是八月上旬,正是一年当中最为酷热的日子。所以每当傍晚时刻,经常有人们在海边嬉戏游玩,好不热闹。

    真实的大海和想象中的大海是两码事,只有真正到过海边的人,才能领略大海的波涛汹涌,才能体会那种浪潮袭来的无坚不摧。

    经过一阵逗留,张雍杰觉得宁山这座小城很不错,很喜欢这里。所以他们就在城里租了个小房子,过着小日子。

    谁能够想到,大名鼎鼎的千岛张少侠,此刻竟然带着新婚妻子,唐门嫡长女唐妍,隐居在这地图上都查找不了的小城宁山?

    宁山并没有山,门前一片大海,叫宁海更为贴切。但地名是一代一代的往下传的,老祖宗就叫这个地方为宁山,有什么办法?

    张雍杰为了进一步影藏自己的行踪,想起在燕云的时候,那六猴儿和四赖歹戏称自己是万湖李容豪,索性就化名为李容豪,让唐妍化名张妍,夫妻两人就在这宁山城里隐居起来。

    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邻居郑大叔和郑大婶,李大叔和李大婶,张大叔和张大婶等等都是非常好的人。

    他们也对张雍杰和唐妍在这里安家进行了很多帮助,比如借张桌子等等。四家人生活在一起,虽然年龄上有点差距,但也其乐融融。

    这些时日,张雍杰和唐妍两夫妻,夜晚制作窝窝头,白天拿到街市上去换银两。

    每当清晨的时候,张雍杰都会推着一辆小车改装的摊子,来到宁山城最热闹的天桥下面,贩卖窝窝头。

    这个用小车改装的小摊子,还是郑大叔帮张雍杰改装的呢,上面摆着唐妍制作的窝窝头。

    ‘卖窝窝头咯,一文钱四个。’

    张雍杰扯着嗓子嘶吼着,由于价格便宜,说张雍杰的买卖也做的十分火爆,也经常碰见郑大叔郑大婶,李大叔和李大婶还有张大叔和张大婶等熟人。

    这时候张雍杰都会尴尬的‘嘿嘿’一笑,并且拿出窝窝头,交给他们的小孩子。

    正因为张雍杰和唐妍的大方,所以那些小孩子也很喜欢跟李叔叔,张阿姨玩耍。

    郑大叔是个比较爱开玩笑的大叔,不但爱开玩笑,还有点小坏小坏,用百姓的话来讲,这郑大叔就是一个不落教的坏大叔。

    郑大叔经常鼓励张雍杰道:“小李,就像这样,好好的干,赚足了银两,将来说不定还能娶个小妾哟。”

    每当郑大叔这样说的时候,郑大婶都会扯着郑大叔的耳朵,一顿教育,那郑大婶说道:“小李,你别听你郑大叔胡说。”

    张雍杰笑道:“我怎么会听郑大叔的呢,这窝窝头都是妍儿制作的呢,我拿着妍儿赚的银两去讨小妾,那我不完蛋了吗?”

    那郑大叔见张雍杰如此言语,又取笑道:“小伙子没有志向,不开窍,嘿嘿。”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张雍杰和唐妍隐居在宁山小城,过着普通而又平凡的日子。过着千家万户老百姓该过的日子。

    ‘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

    转眼之间,中秋佳节已然到来,一轮明阳已然升起在大海之上,示意着团聚的日子到来了。

    这一天郑大叔家又邀请街坊邻居,一起到自家庭院聚餐饮酒,共度佳节。对于张雍杰和唐妍这种外乡人士,郑大叔此举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弥补对家的思念。

    所以张雍杰和唐妍也很高兴能够参加这样的活动,也对周围的邻居生出了更多的亲近之心。

    唐妍和郑大婶,李大婶,张大婶等几位妇人早已制作好了很多丰盛的菜肴,有鱼有肉,还有月饼。

    唐妍心灵手巧,特意制作了一种‘冰皮月饼’,让街坊领居大开眼见,纷纷夸赞唐妍很是能干。

    那些小孩子拿着‘冰皮月饼’,幸福的吃着,他们甚至跑到街外,向玩伴一阵炫耀,收获了更多的羡慕眼光之后,这些小孩子更加喜欢这位年轻的张阿姨了。

    那些隔壁的小孩都馋哭了,纷纷跑到郑大叔家中讨要‘冰皮月饼。’

    谁能得到一块‘冰皮月饼’,谁就能成为小伙伴们眼中羡慕的对象,无限光荣。

    唐妍哭笑不得,只好又制作了一批‘冰皮月饼’,分给那些小孩子,逗他们开心开心。

    张雍杰拿着那‘冰皮月饼’,好好的查看一番,心想妍儿的内力又增长了,竟然能运用内力,冻出一层薄冰在月饼上面。

    郑大叔取笑道:“小李媳妇有这手技能,干脆让小李以后去卖‘冰皮窝窝头’好了,保管全城的人都会来照顾小李的生意。”

    唐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但张雍杰知道要冻水为冰,肯定要消耗内力,如果制作大批‘冰皮窝窝头’,那唐妍妹子可能就累死了,张雍杰怎么舍得如此。

    张雍杰当下摇头道:“大伙儿图一时新鲜而已,我还是喜欢卖窝窝头。郑大叔又在出馊主意了,我们才不上这个当。”

    谈笑间,开饭的时候已经到了,张雍杰和郑大叔,李大叔,张大叔四位男子,共坐一桌,那边妇孺小孩另开一桌。

    四人刚刚入座,郑大叔率先给张雍杰倒了一碗米酒,要求张雍杰喝下,盛情难却,张雍杰一饮而尽。

    没想到那郑大叔,又给张雍杰倒满,笑道:“小李,咱们这里的规矩,是你要先干三碗再说。”

    张雍杰不解其意,问道:“为啥要我先干三碗呢?这喝酒不是大家一起喝才对吗?”

    那郑大叔嘻嘻笑道:“你不知道,按照我们宁山的规矩,你要先喝三碗,我们才能喝。”

    郑大叔这一说,李大叔,张大叔也知道这郑大叔是在故意灌张雍杰喝酒,当下也凑个热闹,纷纷说道:“是啊,是有这样的规矩。”

    张雍杰也知道郑大叔在灌自己喝酒,说道:“这是什么规矩,这不是欺负人吗?”

    郑大叔正吃着菜肴,听见张雍杰如此说,当下放连筷子,站起身来向张雍杰说道:“非也,这是因为宁山地界过去穷,有酒自己的舍不得喝,要先让客人喝,客人喝三碗之后,咱们才能喝。”

    张雍杰笑道:“我也算是客人吗?”

    郑大叔嘿嘿说道:“小李,你不是宁山本地人,当然算客人啦,来来来,第二碗干了。”

    张雍杰见郑大叔,李大叔和张大叔他们先上下其手,大块朵颐的吃着美味佳肴,却忽悠自己喝酒,这郑大叔果然又在调皮捣蛋了。

    张雍杰当下说道:“郑大叔你看,现在咱们日子都好过了,这规矩能不能改一改,大家一块儿喝。”

    郑大叔又连忙摇头,说道:“不能改,不能改。”

    张雍杰想听这郑大叔是如何劝酒的,又说道:“为什么?”

    郑大【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 asxs.com】叔笑道:“因为我宁山人啊,过上好日子,不忘苦日子,咱们得把这光荣传统一代一代的传下去。委屈了自己,不能委屈客人,小李你来了,咱们能委屈你吗?来,第二碗干了,嘿嘿。”

    张雍杰觉得这话说的有意思,又将这第二碗酒喝了,说道:“喝两碗就算了吧。”

    那郑大叔又替张雍杰倒满第三碗酒,说道:“小李你还得再抗一碗,我给你说,到我们这没有人跑的掉这三碗酒的,喝吧喝吧,喝完了咱们陪你喝。”

    张雍杰说不过郑大叔,一阵无奈,只好说道:“就喝三碗哈,下一碗咱们一起喝。”

    郑大叔拍拍胸脯,保证道:“下一碗我们一定喝啦,是吧是吧。”

    李大叔和张大叔连忙跟着点头,替郑大叔作证,纷纷说道:“下一碗我们都会喝的。”

    那边郑大婶她们也知道这边在骗张雍杰喝酒,郑大婶笑道:“小李,你郑大叔坏的很,你别信他的,咱们这里没有这个规矩,喝不了就算了。”

    李大婶和张大婶也纷纷说道:“是啊是啊,这老郑坏的很,把咱们家老李(老张)都给带坏了。”

    郑大叔却端着碗替张雍杰灌下了第三碗酒,嘻嘻说道:“妇道人家,赶紧吃饭吧,我早就看出来了,小李酒量好的很呢。”

    张雍杰喝完第三碗,连忙夹了两筷子饭菜,笑道:“像郑大叔这般劝酒的,没有人能够招架的住。”

    那些小孩也过来凑热闹,一边吃着桌上的鸡腿,一边说郑爷爷是个坏爷爷。

    张雍杰和唐妍并不觉得郑大叔坏,只是他爱开玩笑,爱捉弄人罢了,本质上还是一个可爱的大叔,一个乐于助人,非常热心的大叔。

    日子就像这样过着,虽然平凡,但也快乐。在这里,不用再去想青龙会白龙会,也不用去想李延津史云山李灵等等乱七八糟的人和事。在这里,只有自己和唐妍,和一群淳朴的百姓。

    如果可以,张雍杰甚至愿意一辈子这样生活着。

    如果张雍杰选择在大明腹地隐居,也许这不是一个梦想。很显然,在大明嘉靖,在东南沿海,想要这样一辈子的隐居,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一天发生的事情,打破了这样一种宁静而又美满的生活,也打破了张雍杰隐居的梦想。

    这一天和往常的日子本没有什么区别,张雍杰正在天桥底下叫卖着‘窝窝头’,还是‘一文钱四个’,也没有涨价。

    宁山城头突然快速敲响了钟声,钟声密集而令人紧张,顿时街面上的人群一阵骚乱,大喊大叫,并且慌忙的四处奔跑。

    张雍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当下连忙走出摊位,来到大街中央。

    张雍杰很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突然像天塌下来了一样。但是根本没有人来理会他,大家只顾着慌忙的逃窜。

    ‘海啸?’‘地震?’这是张雍杰的第一反应,但是眼下根本没有地动山摇的感觉,肯定不是地震,而且如果此地海啸频发,根本就不会在这里建城。

    张雍杰扫视四周,但见城东城门紧闭,不断的有一种被冲击的声音,张雍杰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所以他到目前为止,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他很茫然的站在街头。

    城门被长木头砸烂,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紧跟而来的是一群兵马,黑压压的兵马不断的涌入城内,这些兵马举着长刀,见人砍杀。一时之间,哀嚎遍地,惨绝人寰。

    慌乱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

    “倭寇来了。”

    相邻小说:怪物被杀就会死流落武侠世界穿越寻侠记烂柯棋缘我要当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