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网
  • 玄幻
  • 修真
  • 都市
  • 历史
  • 职场
  • 网游
  • 科幻
  • 军事
  • 灵异
  • 奇幻
  • 武侠
  • 竞技
  • 手机站 m.asxs.com
  • 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网->修真->大明邪侠->章节

    第167章:遭遇挫折

    热门推荐:超级兵王绝世药神不灭龙帝诡秘之主遮天人皇纪至尊重生神医凰后逆天邪神天下第九

    张雍杰与赵千里这一对掌,已然是双方竭尽全力的一掌,甚至可以说是决定未来的一掌。

    如若赵千里胜利,那这个世界又多了一个深谙人性,精通黑厚学的枭雄。这个枭雄必将以大地为砧板,视众生为鱼肉。

    如果张雍杰胜利了,那代表那种急人之急,舍己为人的侠义精神将得到发展。

    黑厚学是讲究趋利避害的学问,这和侠义精神本来就是相反的价值观。

    侠义精神讲究的是维护公平和正义而挺生而出,讲究的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只问该不该,不问能不能的一种精神。

    这在黑厚学的价值观里来看,侠义精神就是管闲事。正所谓路见不平,这个不平与他有何关系?他要拔刀相助,他算不算管闲事?

    但是中华民族的血液里,从来不缺侠义精神。每当危难关头,从来不缺敢于抛头颅,洒热血勇于牺牲的人。这些人虽然平时不显山,不露水。但关键时刻就涌现出来了。

    他们有可能是街头卖猪肉的王麻子,也可能是隔壁玩泥巴的小孩李二狗,甚至是生活在这一片土地上的野狗,一旦情况需要,他们都会展现出这样一种精神。

    这是因为我们民族的血液里,基因里就具备侠义的精神,它永远深刻的烙在我们的心里。

    只听见碰的一声,两人已然双掌相对,张雍杰便感觉到赵千里排山蹈海的内力向自己涌来。

    很明显,张雍杰略逊一筹。赵千里才会突破自己的内力防线,才会将他的内力灌入自己的体内。

    手掌,手臂,肩膀。赵千里的内力,虽然不能用势如破竹来形容,但它就像一只军队,艰难的攻克数座城池,已然到达张雍杰的心脉。

    张雍杰败了,一旦内力拼杀,这便是最后的底牌。他虽然知道赵千里内力不弱,但万万不敢相信赵千里的内力强如自己。

    自从上次在秦岭深处鸳鸯洞,张雍杰被天龙法王暗算,囚禁于密室。张雍杰便更加小心谨慎,不让自己再受到别人的暗算。

    但此番对掌,岂能算是暗算?那是败的明明白白的,是公平对弈。

    赵千里的内力强过张雍杰一分,但他也不敢大意,如果不是实力的绝对碾压,谁也不敢说是必胜。毕竟两军交战,即便是稍占优势的一方,也极容易兵败而亡。

    自古以来,官渡大战,赤壁之战,淝水之战等等这些以少胜多的战斗还少了吗?

    那些有明显差距的战斗,都能以少甚多,跟何况此刻这种稍占优势的战斗?

    所以赵千里丝毫不敢托大,他四十多岁,经历过风风雨雨,办事沉稳。所以他步步为营,一步一步的将自己的内力推进至张雍杰的心脉,让张雍杰毫无翻身的余地。

    经过三刻钟的内力激荡,赵千里终于将张雍杰的心脉进行合围。只要他再催动内力,便能一战而下,让张雍杰心脉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坏。

    如果是这样,那从此这个世界上,便没有张雍杰这一号人物了。

    赵千里已然掌握了主动权,已然掌握了对局面的控制权,但是他却内心纠结了。

    毕竟这小子对自己有大恩,自己难道只能将他杀死?赵千里想起那一天,这个失魂落魄的小子,牵着一匹黑马,神出鬼没的来到了小京庄,又莫名其妙的替自己冲破丹田大穴,如果真要杀他那是多么遗憾。

    赵千里内心一阵惋惜,如果真的杀了这小子,也真的是于心不忍。

    赵千里虽然是枭雄,但是毕竟也是一个人。是人就有感情,是人就不可能毫无顾忌的做出很多不该做的事情,比如恩将仇报。

    就算别人不说,但凡血液稍微有点热度的,做出这些事,都难免会觉得悔恨,至少会觉得遗憾。

    赵千里的内力已然在张雍杰心脉徘徊数遍,很显然他这一刻犹豫了,他这一刻不忍心杀死张雍杰。

    但是问题必须得到解决,绝不能让这小子从此对自己再有威胁。毕竟这小子内力十分雄厚,岂能小看,岂能放虎归山?

    赵千里思来想去,内力急转而下,进而围攻张雍杰丹田之处。

    行吧,今日就算我赵千里心软,不忍心杀害这小子。就将这姓张的内力直接封死,让他这一辈子再也无法习武。

    这张雍杰失去了内力,再也无法在江湖上有所作为,那就让他找个没有人的地方,玩一辈子鸟去吧。

    从此以后,互为陌路,互不相欠。

    张雍杰当然能够察觉赵千里的内力举动,当即收缩全部力道于丹田,全力与之相抗。进过一番内力厮杀,张雍杰终于不敌,丹田之处被赵千里全部封死。

    之前丹田就像一个器官,能够源源不断的往外运输真气,而此刻,这丹田之处就像便成了一块石头,藏在自己身上,十分不舒服。

    只要再过片刻,这块石头将彻底变成一坨铁,永远没有融化的可能。到那时候,张雍杰终其一辈子的力量,都绝无可能解除制约,恢复内力。

    换句话说,到那时候,神仙也帮不了张雍杰,从此他将彻底成为废人。

    张雍杰不能明白,明明这赵千里的内力只比自己强一分,但为何他就有那个能力将自己的内力封死?

    但这长达半个小时的内力拼杀,犹如两军对垒,赵千里步步为营,胜的明明白白的。这又岂能置疑?

    就在这一刹那,沙通天突然而动,以非常灵敏的身法腾空而起,跟着一招软铁化钢指袭来。

    沙通天武力虽然远远弱于赵千里与张雍杰两人,所以他一直不动声色,倒在旁边。

    而此刻,赵千里和张雍杰两人均是满头大汗,想必已然进入内力拼杀的关键时刻。而这关键时刻,正是沙通天出击的最佳时机。

    关键时刻,必然全力以赴,所以沙通天这一招是他平生最强的一招,这一招必然要出事。那么沙通天这一招,是指向谁的呢?

    赵千里当然也注意到了沙通天这一举动,他非常愤怒,如果沙通天这一出击,必然要将张雍杰整死。

    赵千里不愿意让张雍杰死亡,只想废除他的内力。如果张雍杰失去内力之后,能够陪伴在自己身边,平时讲个笑话,取个乐子也是好事。

    当然赵千里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那就让张雍杰自身自灭好了。

    赵千里此刻之所以愤怒,是因为自己这个大龙首已然做出决定,并且一切都在掌控之中,沙通天这个老不死的插什么手?

    但当沙通天这一招软铁化钢指劲道一出,赵千里才知道这招竟然是对付自己的。

    赵千里此刻的内力几乎全部攻入张雍杰体内,自己身体内部,几乎毫无防守。毕竟以他对沙通天的了解,他是万万不敢相信沙通天会攻击自己。

    若换旁人,沙通天如此轻易的背叛上位,重新跟随自己,肯定要怀疑沙通天的忠诚度。

    但是赵千里不会,因为沙通天本就是赵千里的人,沙通天本来就跟随赵千里十几年之久。赵千里自信对沙通天了如指掌,更何况这沙通天欠自己一条命。

    而且当初成立青龙会的时候,沙通天就在。这种一起从苦难之中走过来的,感情最为可靠。沙通天见证着青龙会,一步一步的,从无到有,从坏到好。

    在赵千里的心里,自己不过消失了三四年时间,沙通天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对别人忠心耿耿?

    这个老头子,只爱钱,贪图享乐,胸无大志又怕死。他没有任何道理为了别人来攻击自己。

    赵千里万万不敢相信这回事,但相不相信是一回事,事实又是另外一回事,这沙通天‘软铁化钢指’的力道确然已经攻入自己的身体。

    赵千里猝不及防,迫不及待的从张雍杰体内抽回内力,但已然晚了一步,沙通天这一招,已然打的赵千里差点灵魂出窍。

    赵千里大怒,竟不顾自己内力严重受伤的情况,当即跟着一掌推向沙通天,重重的打在沙通天的胸膛,内力极速灌入,一战而下,摧毁了沙通天的心脉。

    这一变故来的太快,三人几乎同时倒地。赵千里和沙通天两人狂吐鲜血。

    张雍杰还好,自是丹田已然差不多被封死,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伤痕,所以张雍杰反倒没有吐血。

    张雍杰踹着大气,浑身酸软无力。只听得赵千里躺在地上,手捂胸口,正在恨恨的看着沙通天。

    赵千里咬牙道:“老沙,你竟然敢背叛我?这是为什么?”

    沙通天心脉被摧毁,死亡已然在转眼之间,此刻处于他的弥留之际。

    沙通天又吐了一口血,吃力道:“为了上位。”

    赵千里睁大了眼睛,怒道:“你跟了我十几年,跟随那上位最多不过三四年时间,你竟然会为了上位而伤害我?”

    很显然,沙通天确实站在了上位这一边,现在看来他之所以很轻易的就‘背叛’上位,来到赵千里的身边,就是要伺机对赵千里下黑手。以防止赵千里去找上位的麻烦。

    赵千里又怒道:“那上位到底何德何能,竟然让你做出这种举动。”

    沙通天笑了,露出满口血牙,显得有点恐怖。只听见沙通天说道:“上位给了我尊严,只有在上位那里,我才活的像一个人。”

    赵千里吼道:“难道我没有给你尊严?当年你被血饮谷追杀,活的像条狗一样,是谁从肖瑶谷主手上救下的你?是谁给你钱用,给你房子住,现在你给我说没有尊严?”

    沙通天摇头道:“那年我是像一条狗,可是来到你这里,仍然是一条狗,甚至连狗都不如,我只不过是你手中的杀人工具而已。”

    赵千里早已不想跟沙通天理论,一无所有之时,谁活的不像一条狗?那时候能活着都不容易,哪里又能在乎活的好不好?

    赵千里心中那股怒气,可以说是恨不得立即将沙通天掌毙。只可惜此刻他受到了很严重的内伤,想要站起身来,均要耗费很大的力气。

    沙通天又吃力的对张雍杰说道:“张少侠,他日你见到上位,请转告上位,我沙某这辈子没【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有辜负他的恩情。”

    张雍杰此刻浑身酸麻,毫无半点力气,吃力的问道:“到底谁是上位?”

    沙通天本想说出来,但他看了一眼一旁的赵千里,赵千里也在听。很显然他不愿意向赵千里透露上位是谁。所以面对张雍杰的问话,沙通天摇头道:

    “我不能说,上位这一辈子,活的真的很不容易。他没有过一天的好日子,全是在担惊受怕中,小心维持着。现在他好不容易处理了一些事情,迎来了美好的日子,而小赵却出来了。”

    赵千里重出江湖,必然会对上位造成威胁,这是毫无疑问的,所以沙通天为了报答上位的恩情,才决定相机除掉赵千里。

    张雍杰心想这上位坐拥青龙会这一神秘组织,要钱有钱,要人有人,他还躲躲藏藏,想来必然是处于深渊里的人,才会这样。

    沙通天长叹一声,说道:“我老了,浑浑噩噩的过了一辈子,也活够了。上位他真的很不容易,老夫实在不忍心看到他过的不好,,,”

    说完这句话,沙通天已然断气,他终于在他人生的最后关头,做了一件他感到自豪的事情,他没有辜负上位。

    赵千里叹息一声,看着张雍杰,说道:“你还能动吗?如果你现在能动,只需一块大石头,就能砸碎我的脑袋。”

    张雍杰努力的挣扎了一下,但提不起力气,浑身酸痛,无法动弹。

    张雍杰又道:“方才你不肯杀我,转而封死我丹田,废掉我的内力。这说明你并非铁石心肠,你为何就不肯做个好人?”

    赵千里指着沙通天的尸体,说道:“这个条狗,当年被血饮派追杀,是我替他受了血饮上代谷主肖瑶三掌,买下他这条狗命。”

    赵千里又道:“你口中引以为傲的大姐杨杉,只不过是肖瑶谷主的徒弟而已,你觉得那三掌是过家家的三巴掌?”

    张雍杰当然能够想象,那三掌一定是非常狠辣的三掌,是用命换来的三掌。

    赵千里又道:“当时我武功低微,肖瑶谷主第一掌便将我打了个半死,而且她还只用了一分力道。在这种情况下,我为了救下这条狗,拼了命的再受两掌。”

    赵千里这话的意思,自然是肖瑶谷主于心不忍,放了赵千里一命。

    赵千里又道:“在那种情况下,肖瑶谷主要想杀死我,简直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那时候我的性命,完全在于她一念之间,你说这算不算挺身而出,算不算行侠仗义?”

    按照赵千里的话来说,当时确实是他拼了命的救下了沙通天。

    赵千里又恨恨道:“我对这条狗,算不算作有救命之恩,对他而言,我算不算一个好人?可是做好人的代价是什么?是他要我死。”

    很显然,方才沙通天那一招‘软铁化钢指’对赵千里已然造成了很严重的伤害,这种伤害绝不能用抠痒痒来形容。

    但此时的张雍杰不再那么单纯,问道:“当时你为何要救下沙通天?”

    如果赵千里相救沙通天另有目的,那他这番行为自然不能算作行侠仗义。

    这话显然触碰道赵千里的软肋,赵千里大手一挥,说道:“你别管我是什么目的,总之我冒着生命危险,救下了这条狗,这条狗却恩将仇报。”

    张雍杰冷笑一声,说道:“他恩将仇报,他是狗。但你却将我打成这个样子,你又算什么?”

    赵千里笑了,说道:“我重出江湖不过短短十天,便在江湖上听到你到处去管烂事的行为,你觉得你能活的长吗?”

    赵千里又道:“你现在虽然动不了,但休息一下,慢慢的便能正常活动,能吃能喝,甚至能听曲看戏,我这辈子肯定是对得起你的。”

    张雍杰无语,这赵千里将自己内力废掉,还说出了一番道理。

    张雍杰吃力的坐了起来,努力的活动了一下筋骨,怒道:“你错了,我之前得罪过那么多人,现在我内力已然失去,你觉得这些仇家会放过我?”

    赵千里此刻其实是最危险的时候,只要张雍杰还能够动,便能找块大石头将他砸死。

    所以他这时候也努力的爬了起来,以显示自己还能动,绝对不是坐以待毙之辈。

    赵千里说道:“方才这姓沙的这一招指力,差点要了老夫的命。趁着我现在还没有力量杀你,你赶紧消失。你只需花四十年的时间,便能解除制约,重新获得内力。如果你想要报仇,那就四十年以后再来吧。”

    张雍杰轻轻摇头,四十年,那是多么长久的时间。人生有多少个四十年?

    张雍杰此刻的心情实在是万念俱灰,之前太过高调,的罪过不少人,更是杀死了青铜道人,现在转眼之间自己成了废人,成为人人喊打喊杀的对象。

    这往后的日子啊,用脚趾头都能想的出来,那是会有多么的艰难。

    赵千里说道:“若不是我太急于求成,未能冲破最后一处大穴,就急着重出江湖,也绝对不会落到被老沙重创的下场。”

    张雍杰当然知道赵千里的意思,他的意思无非是说他如果冲破了最后一处大穴,武力将会比现在更强。

    赵千里又说道:“要不是我一念之仁,不忍心将你杀死,我也绝对不会像现在这个样子。”

    这句话确然是一句实话,若不是方才赵千里一念之仁,内力从心脉向下围攻丹田,他也绝对不会承受不住沙通天的攻击。

    张雍杰努力的挣扎站起身来,那赵千里也想努力的站起来,但他受伤的情况不允许他站起来。

    换句话说张雍杰此刻想要除去赵千里,还是比较容易的。

    看着赵千里脸色惨白的神情,张雍杰知道方才沙通天的一掌,已然给赵千里造成了伤害。

    想这赵千里旧伤未复,又填新伤,想必将来即便是能够恢复,武力也必然大打折扣,想要为非作歹,更加不容易了。

    张雍杰叹息一声,说道:“方才你不杀我,我也不杀你,但我真的希望你以后能够做一个能为他人考虑的人,不要那么自私。我始终相信,恶人自有恶人磨的,这江湖,绝对不是你为所欲为的场所。”

    就在这时候,鲁东铁枪李玉堂已然跳了出来。李玉堂喊道:“姓张的,本以为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没想到这才几天时间,你就落到这地步了?你忘记了前几天你是怎么对待我的?”

    李玉堂本来一直都在尾随三人脚步,只不过他武功太低,所以一直落后三人太多。

    李玉堂气喘喘的一路狂追,远远见到此处三人倒地的场景,知道出了变故,当下影藏在一边听他二人谈话,当听到张雍杰需要四十年才能恢复内力的时候,他忍不住笑了。

    四十年才能恢复内力,他能不能活四刻钟都是一个问题,何谈四十年?此刻就是他李玉堂报仇的绝佳时机,其容错过?

    此刻见张雍杰已然能够站起身来,李玉堂已经迫不及待的跳出来,要报仇。

    张雍杰一听到李玉堂的声音,知道前几日自己废掉李玉堂的内力,让这小子耿耿于怀。

    而这人又是个冷血弑杀之人,首次相见,李玉堂一言不合便杀掉了瓦帮数十人。

    现在这种情况,李玉堂岂能放过自己?

    相邻小说:怪物被杀就会死流落武侠世界穿越寻侠记烂柯棋缘我要当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