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网
  • 玄幻
  • 修真
  • 都市
  • 历史
  • 职场
  • 网游
  • 科幻
  • 军事
  • 灵异
  • 奇幻
  • 武侠
  • 竞技
  • 手机站 m.asxs.com
  • 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网->修真->大明邪侠->章节

    第162章:围山立旗

    热门推荐:超级兵王绝世药神不灭龙帝诡秘之主遮天人皇纪至尊重生神医凰后逆天邪神天下第九

    正在双方将要进行决战的时候,辽东断刀雷明出现了,并且雷明表示有话要说。

    此刻场上局面已经躁动不安,哪里想听闲杂人等说什么屁话,但史云山比较稳重,还是抬手问道:“你有什么话要说?”

    雷明道:“其实也不是我有话要说,只是方才我遇见了千岛派张雍杰,他要我传话与各位英雄。”

    场上双方听此一言,都知道这张雍杰想说什么话,无非是今天谁杀一人,将来他会以十倍之数报复之类的话语。

    彭猛颇感不耐烦,这姓张的小子怎么总是阴魂不散呢?他都走了,他还要托人带话,简直是奇葩。这场战斗若是可以避免,还需他说?

    场上不少人也是这般想法,比较大家脑壳又没有搭坨铁,能够避免大战,却非要整个你死我活。

    今天大家来到这里,就表示根本无法协商谈判,只能狭路相逢勇者胜。这姓张的小子,只是一味的要求大家不要械斗,但又没有具体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你说这不是扯淡的事情?

    眼下场景,毕竟是天海仙教占劣势,他们知道这千岛张雍杰必然托人带话威胁史云山,这对他们是有利的,所以李灵搭个言,问道:“千岛张雍杰有什么意见?”

    辽东断刀雷明正是受张雍杰委托,要他带话与大家,这话的内容也确实是老生常谈,大概意思就是张雍杰必定会为败者复仇。

    雷明正当要转述张雍杰的话语,那史云山,彭猛却不太想听。史云山本就对这,行事不安常理出牌的张雍杰有所忌惮,此刻好不容易恢复镇定,又岂肯再接受负面思想?

    所以史云山果断的下达了攻击命令,毕竟这雷明既然话未说出口,史云山将来还可一口咬定这雷明并未将话语带到,继续跟张雍杰虚以委蛇。

    一时之间,广场上大战四起,杀声震天。张雍杰在围山上将这一幕看的清清楚楚。但距离过远,也听不清楚场上人说些什么话。

    张雍杰长叹一声,他其实早就知道这些人是不听劝的,非要打个你死我活才罢休。看着对面明阳宫里混战一团,张雍杰就像是虚脱一样,躺在地上,望着天空。

    利益之争,张雍杰第一次体会到了利益之争的驱动力,是多么的强劲。

    自古有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说法,一旦涉及到利益之争的事情,没有合理的解决方案,是根本无法避免血战到底的局面。

    六猴儿换来了一些干粮和水,分给大家食用。六猴儿拿着几块烧饼和一皮囊水,交给张雍杰。

    张雍杰却是没有胃口享用,手里捏着烧饼,感慨万千。他脑海中浮现起青铜道人多次在他面前撕着烧饼进食的画面。

    青铜道人虽然作恶多端,但毕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死在自己剑下。张雍杰心中的感受,无法用语言来描述。

    六猴儿正蹲在一旁吃烧饼,张雍杰指着明阳宫内厮杀的场景,问道:“好看不?”

    六猴儿拌了拌嘴巴,说道:“精彩,嘿嘿。”

    张雍杰顿感无语,说道:“为什么人们总是不肯安心的在自家一亩三分地里辛勤劳作,而要出来四处抢食,非要过着刀口舔血的生活?”

    六猴儿还没有意识到张雍杰这话是在对他发问,那四赖歹过来凑个热闹说道:“六猴儿就是这个命,他哪里有一亩三分地呢?嘿嘿,咱们这一群街溜子,都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是啊,这些混燕都地界的街溜子,他们连地都没有,谈什么辛勤劳作?只能放浪形骸,混迹于天地之间,张雍杰一时之间无法回答,只好侧头关注着明阳宫内的血战。

    广场上一片混战,杀声震天,而天海仙教普通的教众此刻已然全部龟缩于后宫之中,妇孺老人正在一点一点的减少,想必是在向秘道转移。

    一袭黑衣的李灵此刻已然撤退到后宫,正和一袭白衣的萧燕站立在一起。

    辽宗殿的顶端,已然升起了一面白色的大旗,旗帜上绣着天海仙教标志性符号,一副红日出蓝海的图案。

    明阳宫内部响起了密集的鼓声,正是东风吹,战鼓擂的画面。

    广场上,李家的人马多次想要对天海仙教高手进行合围。但天海仙教诸多高手,拼命反击,来回冲锋,企图打乱李家的阵型。

    混战了半个时辰,李家虽然有所损伤,但仍然实力强劲,还剩下接近四十多位高手。

    反观天海仙教,只剩下绍七,黑铁和尚,沙通天,王以安,王以清,萧顶,萧延,萧丰,凶和尚铁肩,周义柏,昆仑散人鹿门子,和萧元山等十二三位。其余高手已然被李家绞杀殆尽。

    而且看眼下局面,天海仙教教徒毕竟人少,全军覆没,已然是时间问题了。

    张雍杰扫视明阳宫内部的情况,白衣萧燕和黑衣李灵,两人正带着几名随从走入辽宗殿内部。

    张雍杰看眼下局面,天海仙教一败涂地是毫无疑问的。那到时候岂不是萧燕妹子要被俘虏?甚至有生命危险?想到这里,张雍杰根本无法淡定。

    就算自己无力阻止大战,但自己一定要保证萧燕的安全,绝对不能让她有半点损伤。

    就在这时候,李家人马已经发出了红色信号弹,而围山上的帮众,已经开始向宫墙发射绳索,并借着绳索之力,企图攀沿进入明阳宫。

    天海仙教的这座明阳宫,本就残破不堪。上次经过史云山的炮击,那辽宗殿的一角破损,至今仍然未被修复。

    要是这围山上的上千瓦帮帮众,进入明阳宫内,大肆肆虐一番,这明阳宫定然不复存在了。

    就在这时候,辽宗殿内部传来三声金漆号角的声音。明阳宫地面下出现了不少暗窗,暗窗一旦打开,从内部射出一阵箭雨,将绳索上的瓦帮帮众射落在地。

    有些箭术比较好的,直接将绳索射断,绳索上的一串瓦帮帮众,便掉落下去摔死。

    张雍杰知道,很显然这些暗窗正是来自于明阳宫地面之下的密道。看来这明阳宫在设计修建的时候,就修成了一座战斗堡垒,要想攻破,也不是太容易的事情。

    大战已经过去了接近一个时辰了,凶和尚铁肩由于被削去两根手指,武力大打折扣,此刻已然被史云山一刀劈砍而亡。

    而昆仑散人鹿门子,萧元山也横躺在地,显然已经去天堂报道去了。

    天海仙教岌岌可危,而李家仍然有三十余位高手,且越战越勇。

    张雍杰身处围山高地之上,更能眼观全局。看着眼前满地狼藉的场景,简直是触目惊心。前日还是风景秀丽的天海仙教明阳宫,此刻已经成为了一处修罗场。

    而四赖歹,六猴儿等一众街溜子,看着眼前大战的景象,早已不堪入目,他们纷纷觉得头晕,正在一旁呕吐,将方才所食饮食,又吐了出来。

    就在这时候,明阳宫内部又传来三声金漆号角的声音,张雍杰回头望去,正见辽宗殿上方又一面黑色大旗缓缓升起。

    黑色大旗上绣着一条巨大的青龙,迎风招展。这条旗子,张雍杰就算没有见过,但也不难猜出这代表的是什么。

    很显然,这条大旗代表的是‘青龙会’。萧燕和李灵两人已然站立在辽宗殿最顶端,俯视着广场上的场景。

    李灵再一次抽出手中‘高仿版’绣春刀,喝道:“二组人员,开始进攻。”

    看这情形,就连张雍杰都知道,这李灵一方还保留有生力军。待双方大战困乏之极,再派出生力军,以秋风扫落叶之势收尾。

    张雍杰知道,毕竟李灵是‘上位’的朋友,很显然这种大战,上位不可能只给李灵拨十几位高手。一定会抽出更多的力量,相助李灵取得胜利。

    史云山,彭猛等洛阳李家的一众高手,当然也能知道情况即将发生变化,他们心头纷纷一震,有些人心里甚至已经开始打退堂鼓了。

    就在这一刹那,三十多位生力军,从辽宗殿二楼破窗而出,挥舞着大刀,加入大战。

    史云山和彭猛此刻的心情,可以用脑壳疼来形容。如果这三十多位高手从一开始就参与大战,那倒没有什么可怕。

    可怕的是这三十多位生力军,待大家大战到精疲力尽的时候才冲出来,这会给己方造成多大的心里震撼?

    而且此刻看那辽宗殿顶端,已然扯出了青龙会的旗帜,鬼知道青龙会此次派出了多少人马?鬼知道这李灵手中还有没有三组人马,四组人马?

    那青龙会的人马冲出辽宗殿,便率先分别向史云山和彭猛二人围来。

    彭猛大吸一口凉气,挥舞钢刀,四处劈砍。他连克数人,但终于寡不敌众,被人一剑刺穿身体,魂飞天外了。

    史云山朝着那辽宗殿连发三枚袖箭,射向李灵,但由于大战之际,没什么准头,没有造成什么威胁。

    史云山见此局面,当即喝道:“撤退。”

    洛阳李家的高手,此刻已然收缩成一团,且战且退。向着明阳宫宫门撤退,毕竟宫门还有绳索。

    最终,史云山带着不到三十位高手,慌慌张张的从明阳宫宫门处,逃往溃败而去。

    而四面围山的上千李家帮众却骚乱异常,但是他们还是仍然住守在原地,毕竟这史大爷并未发出全体撤退的命令。

    少时,二狼山处传来三发红色信号弹,那些李家帮众,才纷纷撤往二狼山。

    明阳宫内部的人马奔将出来,一阵杀伐,但无奈李家帮众,人数太多,未能阻止他们向二狼山一带集结的局面。

    明阳宫内部又传来一阵金漆号角的声音,青龙会那些高手,又纷纷返回明阳宫内部,作防守状态。

    张雍杰本以为史云山从明阳宫内败走,便要慌慌张张逃亡,此战便意味着结束。

    但眼下场面,再明显不过了。这史云山将人马收缩于二狼山一带,企图伺机再战,丝毫没有退兵的迹象。

    还要打?都已经两败俱伤了,还要打?这洛阳李家的两大巨头之一,彭猛已然身亡,史云山还要打?

    张雍杰心力憔悴,但事已至此,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干涉,也知道已经干涉不了了。

    既然如此,索性就把这场热闹看完。看看这史云山和李灵,到底谁是大哥谁是二哥,到底谁技高一筹,能够笑到最后。

    当然张雍杰暗下决心,等他们打完了,自己再出去找他们算账,算算他们漠视人命的账。

    张雍杰当下将手上接近一百人的炮灰队伍,召集到一起,欲要派人去附近集市或者百姓家里购粮食,布匹,然后在这里安营扎寨,

    这些炮灰本来胆小如鼠,不敢外出。但张雍杰言明,不听令行事的,可以自行离开。

    二狗子,三麻子,四赖歹,六猴儿等人一阵商议,决定何去何从。

    四赖歹说道:“咱们这群人就算返回燕都,也不过是在街道边这里站,那里立。这位张英雄武艺高强,身体还带电,咱们还不如跟着他混,诸位兄弟你们看怎么样?”

    二狗子率先响应,说道:“是啊,咱们回去反正要受那南城老杜的欺负,还不如跟着张英雄,好歹有人欺负咱们的时候,这张英雄还可以为我们出头。”

    四人商量已毕,又来到张雍杰的身边,张雍杰问道:“你们商量出结果了?”

    那四赖歹嘿嘿一笑说道:“张英雄要让我们去办事,这个自然简单,但是咱们也有一个条件。”

    张雍杰皱眉道:“你说。”

    四赖歹说道:“咱们为张英雄办事,那张英雄自然就是咱们大哥了,这咱们这一群人,将来如何能安生立命,还靠大哥提携一下,咱们再也不想去当街溜子了,大哥得给咱们找个事情做。”

    六猴儿趁机道:“是啊,是啊,咱们也老大不小了,什么都没有。最好大哥能给咱们一人说个媳妇。”

    张雍杰冷笑道:“扯淡,看这阵势,你们是赖上我了是不?咱们出了这燕云,便各走各路,不愿意干的,滚蛋。”

    三麻子连忙说道:“张大哥误会了,别听六猴儿瞎说,咱们只要能找个事情做就可以了,至于媳妇这事嘛,那还得各凭本事了。”

    二狗子又说道:“是啊,不当街溜子了,有了事情做,又怎会讨不到媳妇儿?”

    张雍杰想起这群人,初时说什么这辈子也不可能做小工,这时候他们又要求自己给他们找个事情做。

    人有向善之心,理应帮之。但给他们这群街溜子找个事情做,也真当不容易。想来他们也是身无长技,能找个什么事情做?

    张雍杰思索一阵,说道:“这里事情一了,我要去南京参军打倭寇,你们要是愿意参军,咱们可以一同前往。”

    几人又商量一阵,四赖歹说道:“各位兄弟,听我一言,我觉得去参军打倭寇这事靠谱。”

    六猴儿说道:“你连南城老杜都打不赢,你还去打倭寇?你是来搞笑的吗?”

    www.asxs.com

    四赖歹挥手道:“你懂个屁,谁说我打不赢南城老杜?只是我每次要是打了那南城老杜,那孙子总是能找他表哥李捕头,将咱们抓进大牢里,慢慢的谁敢惹那南城老杜?”

    三麻子说道:“就是,这有些人屁本事没有,还要装大哥,打输了就去找官府,我早就不想跟他们交往了。”

    二狗子也说道:“以往咱们打了人,官府便要抓咱们,说什么惹事生非,抓进牢里就是一顿皮肉之苦,还要被关几个月。”

    二狗子顿了顿,又说道:“这回不同了,咱们进了军营,打了倭寇,不但官府不会抓咱们,打的倭寇越多,官府反而要奖励咱们呢。”

    六猴儿问道:“要奖励媳妇不?”

    众人大笑,纷纷嘲笑六猴儿总是想着媳妇。那六猴儿却道:“连个媳妇都讨不上,参军有什么用?”

    四赖歹说道:“咱们要是倭寇打的多,将来在军营里当个将军,还怕取不了媳妇吗?”

    张雍杰听他们说什么将来要当个将军,心想就你们这群不学无术之人,还想当将军,那岂不是太阳从西边出来?

    但转念一想,这些人好不容易有了‘远大志向’,这时候自己应该多多鼓励,不能泼冷水,等到将来他们到了军营,自然有人打磨他们的习性。

    张雍杰说道:“对的,参军之后,便算有个正事做,好好奋斗,将来有所成就,也是可以预料的。”

    四个小队长又去跟其余人士交流,他们想来反正也没啥正事,街溜子生涯也过腻味了,最终大部分人都愿意去南京参军打倭寇。

    张雍杰又拿出五百两,交给四赖歹,并且提拔他为军需官,让他负责后勤供应。说是先熟悉熟悉技能,这样参军之后,才有前途。

    那四赖歹从小队长升任军需官,统管全局的后勤供应,当即新官上任三把火,又将所有人身上的银两收刮干净,汇集在一起,说是要统筹安排。

    这一收刮,竟然汇集了五百多两,加上张雍杰的银两,军需处已经有一千多两银子了。

    四赖歹当即指挥众人去各处购买粮食和布匹,谁购买的多,有奖,谁购买的少,便也有奖品。

    张雍杰听的茫然,问道:“怎么这购买的少,也有奖品?”

    四赖歹嘿嘿一笑,说道:“要是购买的少,或者一无所获,那便是奖‘竹笋抄肉丝’了。”

    张雍杰不明白这‘竹笋抄肉丝’是什么意思,六猴儿笑道:“那就是竹条打屁股,这四赖歹真不是东西,也不给自己安排任务。”

    张雍杰颇觉好笑,又对四赖歹说道:“咱们这是要在这里安营扎寨,具体所需多少,你可要心里有数,切勿囤积太多了。”

    四赖歹拍拍胸脯,说道:“大哥你瞧好了,我四赖歹办事,那是心里有数的。”

    说完四赖歹又指挥另一部分人在周围砍伐树木,先行搭建帐篷框架。

    到傍晚的时候,那些外出的人马便买回来了布匹和粮食,甚至有些细心的人,还买了几口大铁锅,和一些碗筷子。

    帐篷搭建完毕指挥,周围也升起了一些火把。张雍杰见这场面,心想这四赖歹也不是一无是处的人,他当这一百多人的后勤长官,也算是能够胜任。

    还有些剩余的布匹。那四赖歹做了几面旗帜,张雍杰过去瞧个热闹,只见四赖歹正拿着一把干草,粘了一桶污水,往那白色的大旗上写了一个大大的‘张’字。

    四赖歹笑道:“咱们现在这一群人,也算是有组织的人了,必须弄一面大旗,好叫外人看看。”

    四赖歹说完又找出一面小旗子,上面写了一个‘李’字。张雍杰这才知道,这人本来姓李,叫李赖歹。

    二狗子,三麻子和六猴儿这时候也来到身边,那六猴儿说道:“也给我写一面旗子。”

    四赖歹却打手一挥,说道:“你个小队长,需要什么旗子?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

    那六猴儿说道:“我为啥不能有旗子?”

    说完,六猴儿又对张雍杰说道:“大哥,咱们这上百人的队伍,也需要有人负责信息打探,我看这收集信息的事情,可以交给我做。”

    说起信息,张雍杰深有体会,以往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乱窜,就是因为信息工作收集不到位。

    张雍杰点头道:“好,就由你来充当巡逻指挥,你可要认真负责,别给我弄的尽是假消息。”

    那六猴儿嘿嘿一笑,说道:“放心好了,从前我就是做的这事情,打探消息,那是我的拿手好戏。”

    说完六猴儿又立即要求那四赖歹也给他写一面旗子,四赖歹无奈,只好又写上了一个‘王’字。

    二狗子,三麻子也纷纷自荐本领,那二狗子善于攻击,升任先锋官,三麻子善于断后,成为后校卫。

    那四赖歹又替他二人写了‘杨’,‘赵’二字。

    张雍杰询问他们本名,但他们均无大号,从小到大,别人都是这样称呼他们的。

    张雍杰觉得,杨狗子,赵麻子,李赖歹,王猴儿这些名字不甚大雅。

    张雍杰说道:“要去南京参军,这些名字可是不行的,你们得为自己取个大名。如若不然,他日圣上要表彰各位将军,一看杨狗子将军,赵麻子将军,这成何体统?”

    但要说取名字,这一群人基本胸无点墨,他们要是能够自己取名字,早就给自己取了名字了。

    张雍杰沉思一阵,想起唐门的取名方式,往往都是四字成语或者俗语。咱们今天刚刚拉起队伍,当然这队伍目前还没有经过朝廷认证,属于乌合之众。但也要为将来参军之后作准备。

    刚拉起大旗,希望将来能够旗开得胜。张雍杰当下提议用‘旗开得胜’为四个人取名字。

    从此便没有杨狗子,赵麻子,李赖歹,王猴儿这些粗鄙不堪的名字。取而代之的是,杨旗,赵开,李得和王胜四人。

    四人有了大名,仿佛就像拥有了地位一样,从此和过去肮脏不堪的经历说拜拜。他们以极大的热情,迎接着未来,开始了他们的新生活运动。

    张雍杰看着他们兴高采烈的样子,心中一阵叹息,希望他们将来参军之后,真能有一番作为。

    相邻小说:怪物被杀就会死流落武侠世界穿越寻侠记烂柯棋缘我要当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