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网
  • 玄幻
  • 修真
  • 都市
  • 历史
  • 职场
  • 网游
  • 科幻
  • 军事
  • 灵异
  • 奇幻
  • 武侠
  • 竞技
  • 手机站 m.asxs.com
  • 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网->修真->大明邪侠->章节

    第153章:剧情过渡

    热门推荐:超级兵王绝世药神不灭龙帝诡秘之主遮天人皇纪至尊重生神医凰后逆天邪神天下第九

    张雍杰将王朝阳拉出高城驿站,那王朝阳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当即翻身上马,一溜烟的跑出五六丈远,方才勒马回头。

    王朝阳说道:“张兄弟,你放心,话我一定带到,这便告辞了。”

    张雍杰冷笑一声,说道:“你等一下,还有事情没有解决。”

    王朝阳早上在胡部堂面前一阵搬弄,心里已经知晓自己得罪了这位姓张的小子,现在他喊自己等下,那不是留下来挨打吗?所以王朝阳当即马不停蹄往北疾驰。

    但张雍杰岂能让他逃走,身形晃动之间,已然落在王朝阳身前,挡住他的去路。只见张雍杰用力按住马头,让那马匹根本无法前进半分。

    那王朝阳吓的脸色铁青,这姓张的小子,个性奇怪,让人琢磨不透,不知他又要干出什么出人意表的事情来。

    王朝阳惊恐的表情,反而逗笑了张雍杰。张雍杰淡淡笑道:“怎么?你怕挨打?早上你的胆子又大的嘛,这会儿怎么又胆小如老鼠了?”

    王朝阳喝道:“好小子,我乃举人功名,你敢动我半分?你知道后果吗?”

    张雍杰一把将王朝阳从马上拖倒在地,提起王朝阳的衣领,笑道:“不用着急,先将你打个半死,至于这后果嘛,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那王朝阳大惊,当即几招擒拿手,便从张雍杰的手中逃脱。但见他脚步一登,已然向前飘退几丈。

    王朝阳不经意之间,展露了一手高深的轻功身法。而这轻功身法张雍杰再熟悉不过了,正是血饮谷的‘追风逐月’。

    这让张雍杰吃了一惊,前些时日碰见赵千里,他会使用血饮谷的功夫,今天又撞见王朝阳也会使用血饮谷的武学。

    这血饮谷的武学是烂大街了吗?怎么随便拖出一个人,都会耍两招血饮谷的功夫?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张雍杰惊讶道:“你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吗?怎么也会使这血饮谷的‘追风逐月’?”

    王朝阳刚刚跳出张雍杰的控制,已然飘过京杭大运河,落到另一岸边,回头说道:“这个就不劳你费心了,姓张的,方才你不是说你已经忘记早上的事情,不会因此事而整我吗?怎么现在出尔反尔?”

    张雍杰这才想起离开高城驿站的时候,自己是说过不会收拾王朝阳之类的话来。

    没想到走出大门之后,想起这王朝阳在部堂大人面前搬弄是非,心中很是生气,竟然一时之间将此事忘了。

    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张雍杰也不为自己的疏忽找理由,扣着脑袋,尴尬笑道:

    “哈哈,我确实说过这话,一时之间竟然忘记了,王兄切勿见怪,这个是我错了,在这给你赔礼了。”

    王朝阳怒道:“你要是将我打了,再来道歉,又顶个什么用?你要是真不追究,你先走一步,你的话我一定给史云山带到。”

    说了不再追究,出门便旧事重提。张雍杰心知这事确实是自己不对,当下躬身行礼,以示道歉,尴尬道:“好,王兄,如此就拜托了。”

    说完张雍杰翻身上马,自顾向北前行。一路狂奔十余里,张雍杰心想这胡部堂大人头疼的可真是时候。

    胡部堂大人要是不头疼,直接派两名锦衣卫去明阳宫找李灵要‘金龙密钥’,事情就好办多了。现在这情况,也只有自己去明阳宫争夺了。

    但张雍杰生性多疑,心想这胡部堂怎么会恰好就那个时候头疼晕厥?会不会是装的哟?

    张雍杰刚刚升起这个念头,心中又觉得自己多疑。胡部堂大人年高德邵,是我大明的顶梁柱,他怎么可能用头疼这种小伎俩,来躲避问题呢?

    万万不会如此,张雍杰心中这般想,但行动上却调转马头,又往高城驿站奔去。

    就算是胡部堂大人这种老者,也是有可能骗人的啊?张雍杰这次要悄悄前去,查看一下胡部堂的头疼晕厥到底还有没有内情。

    若是有内情,那这胡部堂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为什么不肯派锦衣卫直接去明阳宫找李灵要‘金龙密钥’?

    若是部堂大人直接派两位锦衣卫去找李灵要‘金龙密钥’,这事情不就轻而易举的解决了吗?那李灵脑壳就是再搭几坨铁,相信她也不敢跟官府对抗。

    如果部堂大人那时候假装头疼,意味着什么?张雍杰不得而知,但他总觉得胡部堂大人头疼的太过凑巧,巧的让人有些生疑。

    高城驿站的上百锦衣卫还没有撤去,这证明胡部堂大人还未离开。

    张雍杰远远望去,驿站门口又来了几名郎中,拖着药箱子,快步走入高城驿站。

    张雍杰逗留到半夜,慢慢潜入附近的屋顶之上,他不能靠的太近,太近的地方有竟锦衣卫的守卫,极容易被察觉。

    张雍杰运起内力,倾听高城驿站里的情况。良久,两名官员闯进高城驿站,在前厅一阵喧哗。

    听得赵魁喝道:“部堂大人头疾发作的厉害,徐大人此刻不要去打扰。”

    那徐大人急道:“部堂大人可否开口说话?福建有紧急军报,必须马上报与部堂大人知晓,此乃军国大事,你等切勿阻拦。”

    那赵魁却仍然不放徐大人进屋,只听得赵魁道:“徐大人,部堂大人的身体何尝不是军国大事?此刻部堂大人刚刚苏醒,急需休息,切勿打扰。”

    那徐大人还在与赵魁交涉,但张雍杰已然听明白,胡部堂的头疼确然是千真万确的事情。

    张雍杰一阵苦笑,连胡部堂这样的人,自己都敢怀疑,那天下自己还能相信谁?自己是不是太过多疑了?

    张雍杰当下一路策马往北,此地直达燕都,一路上都是平原地带,行进甚快。张雍杰只用了五日功夫,便到达燕都。

    张雍杰丝毫不敢松懈,直奔学士楼,取了追风马,准备直奔明阳宫,向那李灵讨要‘金龙密钥’。

    时已五月中旬,燕都的天气也开始热了起来,张雍杰正要走出学士楼,却见学士楼的小厮上前道:“张相公稍等。”

    张雍杰问道:“寄存马匹的所需银两,我方才已经结了,你还有什么事情?”

    那小厮道:“张相公误会了,不是银两的事情。探花郎特意吩咐小人,若张相公前来,请务必挽留,小人这边去通知探花王大人。”

    张雍杰心想此刻已然是五月中旬,今年春闱已然放榜,探花王大人,莫不是王剑南探花及第?

    那小厮说道:“没有错,正是王探花。王大人会试本来名列三等第一百七十八名,但在殿试中,圣上对王大人甚为看中,直接御笔点为探花郎。”

    张雍杰心想那自然是王剑南冒着错过会试的风险,奔跑回学士楼相救叶飞驰的事情被圣上知晓,圣上赞赏他的侠义之风,所以提点他直接进入了三鼎甲,探花及第。

    张雍杰本不想耽搁,但想到王剑南多半是想要打听叶飞驰的情况,便留下来等待王剑南。那小厮见此,当即出门,一溜烟的去唤王探花了。

    不一会儿,王剑南便快马赶来。张雍杰见王剑南身穿朝服,当即一拜:“草民拜见王大人。”

    王剑南连忙快步扶起,口中说道:“张兄弟这可就见外了,愚兄得知张兄弟路过学士楼,便向上官告了个假,马不停蹄的赶来,还来不及换衣服。”

    张雍杰笑道:“王大人身穿朝服,草民不敢不拜。”

    旁边小厮比较机灵,当即取出一套便服,替王剑南换上。王剑南笑道:“张兄弟如此说话,那便是打哥哥脸了。”

    王剑南叫了几个小菜,招待张雍杰。张雍杰知道王剑南是想要打听叶飞驰的事情,因此便坦言相告。

    自从上次在燕都南城门冲撞胡部堂的行踪,王剑南去参加科考,便再也没有遇见张雍杰和叶飞驰了。

    出了考场之后,向人打听,也不知道具体【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情况。但见追风马还在学士楼,所以便给学士楼的小厮打了招呼,说碰见来人,一定要去翰林院相告。

    这番从张雍杰口中得知,叶飞驰已然被胡部堂大人点名征招入伍,王剑南也很是高兴。

    毕竟叶飞驰兄弟太过年轻,就算三年后参加科举,二十一二岁高中进士,那也是史上少有的奇迹。

    而且叶飞驰被部堂大人看中,凭借他的才华,要想有所作为,又有何难?

    王剑南一阵感叹,若是那日在南城门没有撞见胡部堂,不知今日又会是何等局面。

    张雍杰着急赶往明阳宫,因此不愿再耽搁,当即起身告辞。王剑南本想挽留,但见张雍杰走的甚急,必然有重要的事情,也只好起身拜别,以待他日再聚。

    张雍杰走到西门,出得城门,正要翻身上马离去。却见城门处卫士喝道:“任何人进入燕都,必须接受盘查,请立即摘下面具。”

    城门卫士要求过往行人揭开面具,是为了辨认逃犯。所以这时候,就算你奇丑无比,也必须揭开面具。

    张雍杰,回头望去,大喜过望。那带着面具的,不正是大明白大侠吗?

    张雍杰连忙凑到西城门,正撞见大明白大侠揭开面具,露出脸庞。

    大明白大侠脸庞俊秀,白面如玉,应该说长相十分俊朗。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右脸颊被人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俗称刀疤脸。

    张雍杰这时方才明白大明白大侠为何总是戴着面具,为的就是不让别人瞧见他这副刀疤脸。

    张雍杰本要上前相认,但这种情况,也知道大明白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他本来的面目,此刻凑上去,那不是自找无趣?因此也不急于上前。

    那守城卫士对比了十几张通缉令之后,确认大明白无任何案底,方才放大明白入城。

    张雍杰见此情况,又勒马进入西门,绕了两条巷子,制造了一场与大明白大侠的偶遇。

    张雍杰翻身下马,笑道:“大哥,真巧。”

    大明白瞧见张雍杰正在面前,说道:“你不是出城去了吗?怎地又跑回来了。”

    大明白是何人,那是行走江湖的大侠。在他行侠仗义的历程中,不知道得罪过多少人。因此大明白异常谨慎,身边有任何风吹草动,均能留意一下。

    方才张雍杰骑着追风马出城,如何能逃过大明白的法眼?

    张雍杰随便撒了个谎,笑道:“本来是出城去了,但想起忘了买一样东西,所以又回来了。”

    大明白整理了一下发型,说道:“碰上了也好,我正好找你有事,你跟我来。”

    张雍杰牵着马匹跟着大明白,大明白又出了西城门,来到一片空地上,方才回头盯着张雍杰。

    张雍杰不明其意,问道:“大哥有什么事情。”

    大明白黑脸道:“听说你在太原厉害的很,还要发布什么‘江湖战斗令’,甚至还要出手教训师门长辈,有这回事吗?”

    张雍杰见大明白神色有些不善,想来此中情由,甚为复杂,说来不是一时半会儿,但对师门长辈无礼,也确有其事。

    张雍杰既不愿意欺骗大明白大侠,也不愿意与大明白动手,不知如何解释,当即道:“大哥,小弟有事先走了,咱们下次再聊。”

    大明白岂肯让张雍杰离开,当即一个身形晃动,便阻挡在张雍杰身前,冷冷道:“无论如何,对师门长辈无礼,如此离经叛道的行为,实属该打。”

    张雍杰翻身上马,说道:“大哥,虽然你是我最敬重的人之一,但是面对这乱起八糟的江湖,小弟已然决心要做点事情,任何人均不能阻止。”

    大明白盯着张雍杰,说道:“那你想要做什么事情?说来听听。”

    张雍杰却突然怒道:“你既然知道我在太原发布‘江湖战斗令’,那你又岂能不知其中缘由?”

    张雍杰说道这里,心中一动,心想大明白大侠是从何处得知‘江湖战斗令’的事情?是谁告诉他的?

    既然他知道‘江湖战斗令’,但又不知道其中来龙去脉,这证明转述之人断章取义,有选择性的,有倾向性的告诉大明白自己在太原做的事情。

    想到断章取义,自然是那些说书人的拿手好戏,张雍杰笑道:“大哥,原来你也喜欢听书,你别听那些说书人瞎说。他们都是打胡乱说,吸引眼球的。”

    大明白冷笑道:“我从来不听那些说书人瞎扯,这事自然有人告诉于我。说这千岛张少侠在太原瓦帮,大战群雄,发布‘江湖战斗令’,声称天下的纠纷,都要去插一手,厉害的不得了。”

    张雍杰心想这个自然有人告诉大明白大侠,那么这个人到底是谁呢?

    面对大明白的陈述,张雍杰点头确认道:“是这样,小弟此番作为,正是学习大哥你的行侠仗义之举,大哥你不应该有反对意见。”

    大明白冷冷说道:“欲要出手教训师门长辈,也是跟我学的?”

    张雍杰道:“千岛和瓦帮欲要进攻明阳宫,我担心大战一起,死伤无数,因此出手阻止,这才和师门长辈发生了一点口角,虽然冲撞师门长辈,但也属于无奈之举。”

    大明白思索一阵,方才放开张雍杰马头,说道:“冲撞师门长辈,肯定是不对的,以后切勿再做此荒唐之事。你这便去吧,好自为之。”

    好自为之,是一句很伤感情的话。若换旁人丢过来这句话,张雍杰肯定会一笑置之。

    但大明白大侠是何人?那是让张雍杰打心里佩服的大侠。大明白向张雍杰丢出‘好自为之’这四个字,让张雍杰异常难过。

    张雍杰策马而走,心中却在想到底是哪个人在大明白大侠背后说闲话?这人在大明白大侠面前说闲话,用意何在?

    张雍杰在心中梳理了一下,心中想到,这背后说闲话的人,不是瓦帮就是千岛的。

    千岛与自己分属同门,自家的事情,应该关起门来解决,决计不可能请外人相助。如此说来,那背后说闲话的人,一定是史云山的人了。

    因为自己阻止了他们进攻明阳宫的行动,所以他们搬出了大明白大侠,想要教训教训自己。

    想到这里,张雍杰大怒,在心中冷笑道:“莫说搬出大明白大侠,就算是去血饮谷把大姐杨杉请来,这天下的破事,我也是管定了。”

    张雍杰转念又想到,此番和大明白大侠是偶然相遇,这说明大明白大侠虽然听了那人背后言语,但并未完全认可。

    大明白大侠绝不是故意来找自己麻烦,只是碰上了,告诫自己不可对师门长辈无礼,仅此而已。

    想到这里,张雍杰心情豁然开朗,大明白大侠毕竟是大明白大侠,绝不可能受人三言两语的挑拨。不知道他此次进入燕都,又是要找谁的麻烦。

    张雍杰不再迟疑,当即策马向西疾驰。上次前往明阳宫,均是藏在马车内部,对外部环境观察甚少,因此道路不太熟悉。

    好在这一路上岔路较少,偶尔有岔路,但看那岔路甚小,绝对不能容许马车经过。

    因此张雍杰沿着大路一直走下去,倒也没有走错路。

    相邻小说:怪物被杀就会死流落武侠世界穿越寻侠记烂柯棋缘我要当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