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网
  • 玄幻
  • 修真
  • 都市
  • 历史
  • 职场
  • 网游
  • 科幻
  • 军事
  • 灵异
  • 奇幻
  • 武侠
  • 竞技
  • 手机站 m.asxs.com
  • 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网->修真->大明邪侠->章节

    第148章:命中注定

    热门推荐:超级兵王绝世药神不灭龙帝诡秘之主遮天人皇纪至尊重生神医凰后逆天邪神天下第九

    赵千里到底得了什么病,竟然让他加速衰老?此刻张雍杰追问起情由,赵千里无奈一笑,点燃了旱烟,说起了从前。

    那年,赵千里在城里经营着小买卖,凭借着努力和运气,买卖也做的日渐火爆。

    正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买卖一旦做大,就不可避免的会与人发生矛盾。同行间的竞争,让他饱受欺凌。

    为了求得生存空间,赵千里自己也开始学习一些粗浅的功夫。将买卖交给一位很得力的助手打点,自己则专心练习武艺。

    就在那一天,自己闭关修炼内功,遭受别人打扰,导致自己走火入魔,幸好伤情不严重,所以才保住了性命。

    但也落下了加速衰老,和胸口每日三次钻心般的疼痛,折磨着自己。

    赵千里的讲述十分简单,看起来他并未因此事耿耿于怀,反而乐观,积极的面对这一切。但言谈之中,也给张雍杰传达了他身受内伤的这一实情。

    张雍杰心中有些疑问,忍不住问道:“平常练习内力,多半为打坐,并不是完全不能被人打扰。”

    赵千里点点头,说道:“确然如此,但我那一次是进行内力突破的关键一次,所以绝不能被打扰。平日我吐纳内力之时,也并无人打扰,不知为何,恰恰这一次被人打扰。”

    赵千里这话代表着事情绝无这般简单,这里面绝对有被人暗算的可能。

    张雍杰继续追问道:“旁人知不知道你那次修炼内力是最为关键的时刻?”

    赵千里无奈摇头道:“按理说,绝无可能知晓。但或许也有人知道,毕竟这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或许二字,往往代表真有其事,这点张雍杰当然明白。张雍杰继续问道:“后来又怎样?”

    赵千里叹息一声,说道:“老哥生性比较多疑,还是怀疑有人故意整老歌,所以受伤之时,便不顾一切,丢弃买卖,连夜逃走,躲到这山西的大山之中,苟延残喘。”

    张雍杰当然明白赵千里的话语,赵千里心中有怀疑的人选。

    张雍杰疑问道:“丢弃买卖?”

    赵千里神色严峻,想了一会儿,才说道:“也可能是被人夺了买卖,毕竟那买卖,现在由助手做的风生水起。”

    张雍杰并不笨,而赵千里的话语也有意无意的将矛头指向助手。

    自古祸起萧墙,只有最亲近的身边人,才有可能知道赵千里的哪一次运功至为关键。而除掉赵千里,获利最大的往往不是竞争对手,也有可能是助手。

    只言片语之中,一件冤屈大案已然浮现在眼前。归纳赵千里的意思,无意是说当年助手贪墨他的家产,并且在他修炼内力之时,故意派人打扰,本意是让他走火入魔,甚至是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但却没有想到赵千里果断壮士断腕,不再留念一切,才得以保住性命。但赵千里说的比较委婉,对于这番冤屈,他自己也只是推测,拿不出过硬的证据。

    张雍杰又追问了一些问题,比如在哪座城,做什么买卖,助手是什么样的人,他怀疑是谁暗算等等问题,但是赵千里均不予回答。

    赵千里最后挽个总,说道:“这些事情都过去了,人这一辈子,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上天注定自己有此一劫,无论如何,是无法逃脱。”

    赵千里的话语,充满无限消极,让张雍杰颇为反感。张雍杰忍不住反驳道:“你错了,如果一个人的命运早已经被上天安排,那我们每天兢兢业业的奋斗,又是为了什么,又有何意义?”

    赵千里若有所思,张雍杰又解释道:“未来并不是完全不可控制,盛衰之理,虽曰天命,亦在人谋。如果你当真有仇,就应该和仇人血溅五步,不应该躲在这山沟里面。”

    赵千里沉默,张雍杰断言道:“事情找上了你,躲是躲不过的,如果当真有人故意整你,那别人还会继续搜索你的位置,迟早有一天,会找到这小京庄上,到那时候,你又该怎么办?”

    赵千里无言以对,是啊,那时候便没有任何办法了,那时候就是最后的时刻,坐以待毙,静待灭亡。

    其实说到这里的时候,张雍杰已经有意相助赵千里运功疗伤,就等赵千里开口了。但赵千里就是不开口求助,只是轻轻一笑,便将话题扯到其他地方去了。

    不一会儿,赵千里便捂住胸口,显得痛苦难耐的样子。张雍杰心有不忍,当即站起身来,将手掌贴于赵千里后背,轻轻的传递出内力过去。

    内力一到,张雍杰却感觉到异常。这赵千里的经脉似乎处处有阻碍,是啊,毕竟是走火入魔,全身没有一处经脉是畅通的。

    这种情况,要换常人,可能早就自绝经脉,自杀身亡了。张雍杰不得不佩服赵千里的忍耐,身患绝症,仍然能够乐观向上的生活。

    张雍杰已经下决心相助,当即运出排山蹈海的内力,灌入赵千里的体内,不一会儿替他打通十二处大穴。遇到丹田之处的大穴,首次充满阻力。

    就连张雍杰这等雄厚的内力,都不能一战而下。张雍杰顿感吃惊,以今天自己的内力而言,居然还有自己冲不破的玄关?

    如果当真如此,这赵千里本身的内力又该有多雄厚?

    张雍杰少年心性,好胜之心大起,当下也没有心思去想这赵千里本身的内力该有多雄厚,造成的内力阻碍,才能阻挡自己排山蹈海的内力。

    张雍杰大吸一口气,归纳全身内劲,喷薄而出。欲要冲破丹田大穴,无奈那穴道就像是一座大坝,牢牢的拦住张雍杰的内力。

    张雍杰就不信这个邪了,连续三次冲锋,终于击溃大坝,解除了丹田之处的制约。就在这一刹那,张雍杰仿佛克服了难关,获得了一种胜利的快感。

    但剩下了三处大穴,张雍杰竭尽全力,也没有办法解除了,只能放弃。

    张雍杰这时才意识到这赵千里本身的内力,绝对是惊世骇俗,绝对远超绍七等人。但赵千里的内力具体雄厚到何种程度,张雍杰也是不得而知,

    张雍杰心中一阵悬疑,旁敲侧击问道:“老哥,你这是什么功夫,怎么如此奇怪?”

    赵千里虽然还有三处大穴无法冲破,但全身其他穴道已然无碍,最为关键的丹田之处已然恢复,这就意味着将来可以自行疗伤冲穴。恢复武力,已然是时间问题了。

    赵千里当即万分感谢张雍杰的善举,一番客气之后,赵千里才说道:“这是血饮谷的‘混元龙神功’,想来不是那么容易冲破的。”

    听到‘混元龙神功’的名字,张雍杰有些吃惊。这大山之间的小京庄,竟然也有人知道‘混元龙神功’?随便一个人都知道血饮谷?

    张雍杰连忙问道:“怎么你也知道血饮谷?”

    赵千里笑道:“血饮谷位列三家四派,老哥练习过几年武功,自然知道,这‘混元龙神功’是当今最为上乘的内力武学,若配合血饮谷‘海天决’一起使用,简直就是无敌的存在。”

    张雍杰听过‘海天决’的名称,但如何无敌,那又不知道了。

    赵千里这才解释道:“如果将‘混元龙神功’的一层储存到丹田之处,配合‘海天决’一起使用,这‘混元龙神功’便能自动生长,越来越雄厚。如此激战之时,体内‘混元龙神功’绝无可能消耗殆尽,这就是无敌之处。”

    张雍杰心想这些事情,自己作为血饮谷掌门人杨杉的结拜义弟,都不知道。这藏身于小京庄的赵千里又是如何得知的?

    赵千里看着张雍杰的表情,知道他心中所想,当即解释道:“这些事情,也是一个叫‘绍七’的江湖中人透露给老哥的,这两门功夫的心法也是当年老哥花了三千里银子从他那里买来的。”

    张雍杰当然知道绍七会使用血饮谷的功夫,却没有想到绍七这个混账王八蛋,竟然为了钱,泄露血饮谷的武学秘籍,此时要是传入大姐耳中,这绍七也就可以跟这世界说拜拜了。

    张雍杰正在思索,赵千里补充道:“但老哥练来,总觉得有哪些地方不对,现在想来,那绍七定然是骗了老哥的钱,弄点假秘籍来糊弄老哥。”

    听赵千里说绍七弄点假秘籍来骗他的钱,张雍杰肯定是相信这事情的。他绍七穷得偷狗卖,还要讲究风度。拖拉骗吃,他有什么事情干不出来?

    张雍杰又试了几次,仍然无法相助赵千里冲破三处穴道,知道以自己的力量,是万难冲破这‘混元龙神功’的制约的。

    毕竟天下人都说这血饮谷的‘混元龙神功’是天下最为上乘的武学,肯定有它的过人之处。

    好在赵千里现在丹田之处已然恢复正常,胸口处的疼痛已然减弱大半,可以凭借自己日积月累的练习吐纳之法,逐渐恢复。

    张雍杰已然疑心顿起,这赵千里绝非泛泛之辈,如此高手,自己不清楚缘由,突然相助,万一放虎归山又怎么办?

    张雍杰在小京庄逗留了七日,欲要观察一下赵千里的人品,若有不对,那张雍杰便要先行下手,除去赵千里。

    这些时日,两人经常谈论聊天,上到天文地理,古今域内域外,无所不聊。张雍杰觉得赵千里三观很正,绝不像是坏人,也绝不像作伪,方才决定离去。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现在已然到了离别之时。赵千里得益于张雍杰的帮助,虽然武功并未恢复如初,但伤情已然大大好转。

    赵千里拿了一些简单的瓜果干粮,交于张雍杰,让他在赶路的路上吃。

    赵千里送别道:“小兄弟对老哥实在是有大恩,常言道,大恩不言谢。老哥今日也不富裕,只好拿点自家土产相送,小兄弟请别嫌弃。”

    张雍杰翻身上马,拿了瓜果,问明了去太原方向的道路,方才拱手道:“相聚即是缘分,老哥不必过于挂怀。”说完纵马离去。

    赵千里站在村口,目送着张雍杰的离开,良久才叹道:“想不到这世界上,还有内力这般雄厚的少年。”

    张雍杰早已经走了几个时辰,赵千里却仍然站在村口,仰望着天空。天空云层厚重,赵千里内心却喜悦异常,终于忍不住大笑。

    赵千里手指苍穹,怒道:“本以为这一生就这样完蛋了,却没有想到能够碰上如此奇怪的少年,相助自己一把。既然如此,老天爷,咱们哥两就再斗一回,看看谁是真的豪杰。”

    赵千里这话,张雍杰已然听不到了。张雍杰这辈子做错了很多事情,而相助赵千里,自然是其中最大的错误。

    张雍杰万万没有想到,当初小京庄遇见的这个老头子,却是他这一辈子最大的敌人,给他带来了噩梦般的命运转折。

    赵千里也捏拿的相当到位,如果他主动求助于张雍杰,那张雍杰势必追问一切缘由,比如做什么买卖,在哪座城,助手姓甚名谁。然而这些事情,都是赵千里不能说,也不愿意说的。

    如果赵千里没有让张雍杰相助的意思,那他自然也没有跟张雍杰讲述过往的必要。

    所以赵千里只能通过身体的痛苦,来激发一个少年的善心。等到张雍杰一传递内力,先行破除几道简单的障碍,突然遇到难关,来激发出少年的好胜之心。

    张雍杰连破十二处穴道,均是一战而下,内力运行道丹田之处时,方才遇见第一次阻碍,自然忍不住强行突破。

    事实上,按照赵千里的内力伤情,张雍杰破到第八处穴道的时候,便应该有困难。之所以能够轻松冲破,自然是赵千里先行用丹田之外的,飘散在体内的散装内力冲击过穴道。

    对于赵千里来说,解除丹田之处的制约,才是他最大的目的。丹田之处一旦解除,赵千里便能自行疗伤。那恢复往日武力,已经是时间问题了。

    赵千里捏拿得当,如果在第八处穴道让张雍杰意识到自己本身的内力甚强,张雍杰一定会疑心再起,不一定会相助。

    毕竟这放虎归山的举动,任何人都知道会充满不确定性和危险性。

    如果冲破丹田的制约,那便是大局已定。就算张雍杰后悔,不肯相助,那也没有关系,毕竟这世界上可没有后悔药卖。

    赵千里当然也知道张雍杰起疑,无奈此刻内力并未恢复如初,只好虚以委蛇,陪同张雍杰东拉西扯。张雍杰想要听什么内容,赵千里就说什么内容。

    毕竟赵千里知道自己的内伤,不是一般人能够解除的。他从未想过,自己藏身在这大山之中,还能碰见如张雍杰这般内力雄厚的少年。

    所以张雍杰这几日要除去赵千里,赵千里也没有二号方案用于逃亡了。所以赵千里绝不敢回答自己真实的内心想法,聊天内容都是三观极正。

    好在现在张雍杰走了,【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 更新快】一切都已经成为过去。赵千里当即拿了一些银两,连夜逃亡别处,以免张雍杰半路返回。

    一切安排妥当,赵千里知道,眼下谁也不能阻止自己重出江湖了。

    赵千里觉得特别有意思,心想,如果他日张雍杰知道,自己便是青龙会大龙首,这小子又该作何感想?

    相邻小说:怪物被杀就会死流落武侠世界穿越寻侠记烂柯棋缘我要当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