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网
  • 玄幻
  • 修真
  • 都市
  • 历史
  • 职场
  • 网游
  • 科幻
  • 军事
  • 灵异
  • 奇幻
  • 武侠
  • 竞技
  • 手机站 m.asxs.com
  • 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网->修真->大明邪侠->章节

    第136章:部堂大人

    热门推荐:超级兵王绝世药神不灭龙帝诡秘之主遮天人皇纪至尊重生神医凰后逆天邪神天下第九

    但学士楼根本找不到李大小姐一行人的踪迹,张雍杰心想,那李大小姐是何人?曾经执掌过洛阳李家,她岂能缺钱?住这样的酒楼?

    想到这里,张雍杰日出晚归,在燕都四处转悠,但凡有酒楼的地方,张雍杰都要经常停留。

    遗憾的是,一连半个月,都没有见到李大小姐等六人。张雍杰都快把燕都的大街小巷都记熟悉了,都找不到人。

    现在都已经到了三月二十五日了,还有五天就要举行会试,按道理说,李灵,萧宇,冷可等人早应该到了京城了啊?

    张雍杰回忆当时李大小姐邀约自己一同进京的场景,当时李大小姐虽然出口邀约。但紧接着少雅又出来讽刺自己。这不正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吗?

    好哇,这李大小姐的两名随从萧宇,冷可哪里是要进京赶考。想必是那李大小姐见自己阴魂不散,以退为进,故意将自己激走。

    张雍杰对这李大小姐当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想来这李大小姐当真厉害,小小言语,便给自己传达了错误的信息,把自己撇开了。

    原来当日李灵等六人,并不是要进入燕都。李灵等六人见张雍杰时不时的出现,均有些拿不定张雍杰到底在搞什么花样。

    所以李灵谎称自己一行六人要去燕都,李灵心想,如果张雍杰真的要跟踪自己六人,他自然会去燕都等待自己一方,并且制造机会,来一场偶遇。

    至于李灵邀约张雍杰同行,那也是作假,因为她会立马指示手下的人,出言挤兑,将张雍杰激走,比如少雅等人。

    等待张雍杰走远之后,李灵,沙通天等六人却从涿州转而向西进入大山了。管那张雍杰有意还是无意,无意更好,如果真的是有意跟踪,那他早已往燕都去了。

    张雍杰这时候才有点回过味来,只是不敢确信。直到会试的前一天,礼部贡院门口公布的学子座号,上面确实没有萧宇和冷可两人的姓名,他才确信李大小姐谈笑间,又把自己给耍了。

    张雍杰感叹这李大小姐心中的城府竟然能这般深,竟然能够算准自己一定不会和她们同行。

    当然张雍杰也知道,如果当日自己不将那少雅的话语放在心上,还是要厚重脸面跟着他们。那李大小姐也会有另外的法子,将自己赶走。

    但张雍杰本无意要跟踪他们,所以李大小姐这番伎俩,张雍杰虽然中套,但也并不烦恼。如果自己当真有意要跟着他们去找上位,那和李大小姐的智斗,胜负之数,或可未知呢。

    明天就是会试的日子,紧张的是叶飞驰他们这些举人。张雍杰白丁一个,没有科举的压力,但他比较恼怒这李大小姐,骗自己说他们也要来燕都。

    张雍杰自问闯荡江湖以来,从来没有得罪过别人,当然除了那青铜道人之类的。自己和这李大小姐也无冤无仇,为何这李大小姐总是排斥自己?

    虽然张雍杰和李灵,是两个世界的人,并无什么交集,做不成朋友也算不了什么大事。但张雍杰本来有意结交,吃了几个钉子,心里不爽,是很正常的。

    傍晚,叶www.asxs.com飞驰招呼张雍杰一同进餐。连日来的紧张温习,已经告一段落了。学士们已经胸有成竹,势必金榜题名,紧接着衣锦还乡。

    但现在还不到庆祝的时候,所以学士楼今夜并不提供酒水。饭桌上取而代之的是竹叶青等上好的茶水。

    何士渠频繁向叶飞驰斟茶,并连番举杯,期间说道:“在下出身贫穷,多亏叶兄弟高义,替自己缴纳住店吃饭银两。如若不然,在下早已饿死街头,怎么能参加明天的会试呢?”

    叶飞驰见何士渠站起身来,甚为客气,当下也跟着站起,举止得当。只听见叶飞驰说道:“何兄客气了,咱们同一年进京赶考,算是同门。小小银两,何足挂齿,何兄切勿放在心上,若是再提及此事,那便是打小弟的脸了。”

    但那何士渠却摇头道:“古人一饭之恩,尚且知道回报,叶兄弟今番恩情,兄弟一定铭记于心。”

    叶飞驰连连摇头,那王剑南在一旁也宽慰何士渠,叫他不要放在心上。

    张雍杰不是举人,和他们这些读书人在一起,很少有共同的语言,只有静静的坐在一边吃饭喝茶。

    简单的晚宴结束之后,张雍杰想起一些烦心事,又在燕都的街道上信步而走,想将这些烦恼遗忘。

    这一天,张雍杰晃荡到深夜,顿觉困乏,方才返回学士楼入睡。

    清晨时分,睡梦中听见有小厮敲锣打鼓,高声喊道:“时辰到了,各位举人可以赶往礼部了。”

    紧接着一阵急切的脚步声,张雍杰知道叶飞驰他们定然出门考试去了,昏昏沉沉的,并不想起来。

    睡梦中过得片刻,现实中已然过了两个时辰。这时候突然一人闯入房间内,弄的门框霹雳啪啦。

    张雍杰猛然惊醒,却见王剑南急冲冲的跑进屋子,满头大汗的,朝着叶飞驰的床位大喊道:“叶兄弟,你怎么还在睡觉?”

    张雍杰这才发现叶飞驰还是躺在床上,叶飞驰师弟从来不睡懒觉,今天这样,对他有重大意义的日子,他为何会赖床不起?

    清晨时分,王剑南喊了一声叶飞驰,见他轻轻的哼了一声。当时并未放在心上,知道叶飞驰兄弟随后就会来。

    但王剑南到了礼部门前等待,人群中始终不见叶飞驰的身影,眼看距离开考的时间还有半个时辰,这要是错过了,那就得足足等待三年,岂同儿戏?人生有多少个三年?

    所以王剑南当即飞奔回学士楼,虽然一来一去,破费时间,王剑南也有错过考试的风险,但王剑南还是回来了,一路上跑的满头大汗。

    张雍杰大惊,连忙摇曳叶飞驰的身体,但见叶飞驰的身体发凉,嘴唇发青,当下大叫道:“不好,叶师弟中毒了。”

    张雍杰连输几道真气,但并没有什么作用。张雍杰不认识这是什么毒,也不知道毒性如何?不急细想当即抱着叶飞驰的身体,奔到门外。

    这时候有学士楼的小厮也注意到有学子出了意外,当即叫道:“城东南的德远医馆,是离这里最近的名医馆,赶紧去那里。”

    张雍杰听此一言,连忙向城东南奔去。回头看见王剑南也跟着,张雍杰叫到:“我去德远医馆,王兄,你赶紧去礼部,切勿耽误了你的科举。”

    远处传来一声钟响,王剑南听此脸色突变,狠狠的道:“来不及了,片刻之后敲了三钟,便再也进不去了。哪个天杀的狗贼,竟然暗算叶兄弟,这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

    张雍杰心想眼下并不是找原因的时候,当下一边急冲冲的往东南方向跑去,一方面喝道:“借道,借道,大家快让开。”

    大明嘉靖三十六年,四月初一,上午十分。燕都南城门出现了一群锦衣卫,宣布对南城门戒严,禁止任何百姓在城门三百步之内的范围活动,更不允许奔跑。

    老燕都人都知道,这是有外地二品以上的封疆大吏,回京述职才有的接待规格。

    一方红顶大轿从南城门进入燕都,旁边的百姓看那规格,此次进京的已经不是二品了,而是妥妥的一品大员。

    毫无疑问,王剑南,张雍杰急冲冲的要跑到城东南寻找德远医馆,这番行动,已然冲撞了这位一品大员。

    顿时有一群身穿飞鱼服的锦衣卫抽出绣春刀,有人喝道:“何人这般大胆,竟然这般冒冒失失,冲撞了胡部堂大人。”

    有些燕都百姓听到胡部堂大人,纷纷惊呼。我大明朝除了浙直总督兼江苏巡抚的胡部堂大人,还有第二个胡部堂大人吗?

    眼下倭寇犯我东南沿海,胡部堂大人坐镇南京,指挥全局。可是我大明朝的顶梁柱,眼下这三个小伙子竟然冒犯胡部堂的轿子,是何其该死?

    虽然看那情形,想来是有一个小伙子得了重病,但看病不在这一时三刻,等等又何妨?

    那些锦衣卫的人马当即要将张雍杰等三人缉拿,王剑南大声喝道:“学生无意冲撞部堂大人,实在是紧急之事,万望见谅。”

    其中一名锦衣卫喝道:“大胆狂徒,竟然还敢狡辩,事有轻重缓急,若人人都有紧急之事,这天下还不乱套了?看来你不到诏狱,不知道这天有多高。”

    张雍杰也在急思办法,去诏狱呆两天本来也没什么大不了,哪个英雄不能受委屈?最要命的是叶飞驰师弟经过这一耽搁,可能就挺不住了。

    这时候,胡部堂揭开轿门,走了下来。张雍杰上下打量着胡部堂,大约五十多岁的老人,两鬓斑白,皱纹颇多。

    想那些江湖人士,比如沙通天这样的,六十多岁了,看起来还比这胡部堂大人年轻一些。想来定然是胡部堂大人为国是操劳,颇为费神。衰老的速度也比那沐浴更衣都要别人伺候的沙通天老的快了。

    胡部堂并不像有些恶官那般凶神恶煞,慈祥的面貌,对左右询问道:“出了什么事情。”

    王剑南见胡部堂大人竟然下轿,下轿就代表着有戏,当下抢着回答道:“禀报胡部堂大人,学生开封王剑南。”说着又指着张雍杰怀里的叶飞驰,说道:“和这位保庆叶飞驰都是一同进京赶考的举人。”

    说话间,远处又传来二道钟声,想必是从礼部传来的。张雍杰听王剑南方才说道要是敲三下钟声,就再也进不去了。

    王剑南这一耽搁,岂不是这次科考也泡汤了?他本来可以安心科考,但念及同路之义,还回头来叫叶飞驰,这等行为,颇有侠义之气。

    想到这里,张雍杰转眼看了一下王剑南,心想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只是耽误了他考试,罪过大了。

    胡部堂听到钟声,皱眉道:“举人?”

    王剑南急道:“学生早到礼部,久等不来,回学士楼叫叶飞驰兄弟,才知道叶飞驰被人下毒了。”

    胡部堂听此一言,已然知道眼下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不再询问,浪费时间,当即从袖中拿出一块玉牌,喝道:“赵魁何在?”

    一名将士纵马而出,回答道:“卑职在。”

    胡部堂将手中玉牌甩给赵魁,命令道:“火速带领这位王剑南举人,赶往礼部。他若无法参加今年的会试,你自降三级。”

    此处距离礼部还有一段距离,三道钟近在眼前,但有了胡部堂大人的手牌,这事又有何难办之处?就算迟到片刻,那也必须通融。

    那赵魁当即将王剑南提到马上,火速赶往礼部了。

    胡部堂紧接着又发部了第二道命令:“冯晋,带着这位叶飞驰举人,前往太医院就诊。”

    那名叫冯晋的随从,当即从张雍杰手中夺过叶飞驰,横放到马上,奔往太医院。

    胡部堂这时候盯着张雍杰,问道:“你是何人?”

    张雍杰当即躬身道:“草民是叶飞驰举人的同门师兄弟,此番陪同他进京赶考。”

    旁边有锦衣卫的人听见张雍杰自称草民,想来身无功名,当下喝道:“大胆刁民,见到胡部堂大人,竟然不跪?”

    张雍杰当即反应过来,以胡部堂这样的军国重臣,就算是那些举人也要下跪,更何况自己白丁一个。

    而且这胡部堂大人抗击倭寇有功,那可是军国大事,自己在长安虽然挫败服部千斤,但与胡部堂的功劳相比,那简直不值一提。

    这等好官,岂能不跪?张雍杰连忙跪下叩拜,惭愧道:“部堂大人恕罪,一时情急,失礼了。”

    胡部堂慈祥一笑,抬手示意张雍杰起来,说道:“情急之时,有所疏忽,也是人之常情。今年科考,居然发生有人下毒这种事情,行径如此恶劣,必须彻查。眼下本官急着进宫面圣,你跟着队伍,在宫门外等候,稍后再来问话与你。”

    张雍杰当即领命,跟随着胡部堂大人的轿子,往紫禁城方向走去。

    到了宫门外,张雍杰想起胡部堂大人让自己在宫门外等待,当下停止脚步,立在宫门外。当下有两名锦衣卫分立自己两边,也搞不清楚他们是不是看管自己的。

    红色的宫墙,何其高?张雍杰抬头仰望了一下宫墙,被这高度所震惊。身后一名锦衣卫喝道:“皇城禁地,岂容窥探?”

    张雍杰听此一言,当即学着身边守卫将士的样子,挺直了身板,站在原地。

    时间一长,张雍杰顿觉难以坚持。但眼睛余光飘到左右,见这些将士仍然站立如松,心想自己身负绝世内力,难道还不如这些普通的是士兵站的直?

    想到这里,张雍杰暗运真气,贯通全身,稍解困乏。但胡部堂此番进京,有重大军国大事,进宫面圣,又岂是一时半会儿?

    张雍杰从未到过军营,纵然有内力在身,但是长时间这般直立,还是感到有些酸麻。

    旁边有锦衣卫见状,轻声说道:“你可以在小范围内活动,稍作休息。”

    张雍杰闻言,方才来回行走了两三步,在一片极小的范围内活动了一下筋骨。瞧见那些士兵和锦衣卫,仍然站立笔直,心下很是佩服。

    但又想那些锦衣卫,虽然一言不合就抽出绣春刀,看起来挺凶,其实也并不是不通人情。这不,他们见到自己难以坚持,就提醒自己可以小范围内活动。

    过的片刻,宫门内从来一名太监,扯着奇怪的嗓子,说道:“张雍杰何在?”

    张雍杰当即躬身道:“草民张雍杰。”

    那太监上下打量了一下张雍杰,阴阳怪气的哼了一身,对旁边两名锦衣卫喝道:“给杂家架起来。”

    这名太监一出门来就要抓自己,张雍杰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其中一名锦衣卫当下拱手道:“曹公公,咱们这是在等待胡部堂大人。”

    原来这名太监叫曹公公,是东厂的一名中层太监。年纪大约三十七八岁,看起来他脾气不太好。

    曹公公当下喝道:“哼,胡部堂已将此事禀告了圣上,圣上手谕在此,你等只管办差就是了。”说着拿出一方金牌,向两名锦衣卫展示。

    那两名锦衣卫见到圣上手谕,当即不再多言,当即左右开弓,一边一个,将张雍杰架的死死的。

    张雍杰不知如何辩驳,只是嘿,嘿,嘿几声。当然他这几声不是笑声,是一种对**莫名其妙而发出疑问的本能反应。

    那曹公公见张雍杰竟然还想开口说话,当即伸出手来,向张雍杰打来。

    张雍杰见那曹公公这一巴掌动作扭捏,颇有女儿之态,感到十分好笑,竟然一时忘了些许疼痛。但是他也知道这是什么场合,当即忍住不笑。

    曹公公双手叉腰道:“咦,贱民,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说完挥手对两名锦衣卫喝道:“走了。”

    但曹公公并未说明去哪里,那两名锦衣卫只好押着张雍杰慢慢的跟在曹公公的身后。

    不知走了多久,来到了顺天府的衙门大堂上。那顺天府尹以及相关衙役来到大堂。曹公公先踢了张雍杰两脚,示意他跪下。

    这时候曹公公拿出圣上手谕,站到主位。其余人员见此情况,当即一一下跪。

    曹公公润润嗓子,方才说道:“圣上口谕,今年科考出现了问题,有人下毒。命顺天府尹彻查此事,必要时候可以照会五城兵马司,照会北镇抚司,封锁燕都,禁止任何闲杂人等出入。”

    有些差役听上谕中说,必要的时候可以封锁燕都,想来此事闹大了,非要水落时出不可。

    上谕颁布完毕,顺天府尹等人方才站起身来,说道:“曹公公幸苦了,想不到今天是科考的第一天,竟然发生了这种恶劣的事情,不知道是谁这般大胆,竟然在天子脚下行此肮脏之事。”

    张雍杰见此情况,也知道叶飞驰师弟被人下毒的事情闹大了。想来这幕后的凶手转眼间就会被揪出,心中大感宽慰。

    那曹公公这时候说道:“郑大人,此事已达天听,你可要迅速弄清楚事情原委。”

    原来顺天府尹姓郑,别人都称他为郑大人。郑大人忙道:“这个是自然,请转告圣上,无须担忧,三日内本官定会调查清楚。”

    这时候郑大人指着张雍杰,向曹公公问道:“这人不知是谁,和此案有何关联?还望曹公公赐教。”

    曹公公指着张雍杰,阴阳怪气道:“这位是知情人,圣上命杂家将此人带到顺天府,让郑大人调查。”

    张雍杰也听明白了,当即说道:“圣上说我是知情人,那就没有说我是人犯,曹公公为何要拘押我?”

    那曹公公哼了一声,当即又跑下来给了张雍杰一脚,喝道:“公堂之上,岂能自称我字?你得自称草民。如此不懂规矩,该打。”

    张雍杰当下又把方才的话语复述一遍,只不过把我字替换成草民了。

    这时候曹公公指着张雍杰喝道:“杂家就是看你不顺眼,怀疑你嫉妒同门师兄弟的功名,将叶飞驰迫害。圣上将此事交给顺天府查办,算你命好。要是交给东厂,或者北镇抚司,下了诏狱,先打你个皮开肉绽再说。”

    面对冤屈,张雍杰顿感无语,若换旁人,张雍杰定然反击。

    但见曹公公扭捏的姿态,张雍杰实在是感到新鲜,当下也没有心思关心这曹公公说什么了,全部精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可千万别在这威严的顺天府里面开怀大笑啊。

    这时候顺天府尹郑大人旁敲侧击的问道:“曹公公,圣上是否要此人下狱?”

    曹公公宦官生涯并不顺利,看谁都不顺眼。要是依照他自己的脾气,恨不能将张雍杰抽经扒皮。

    这并不是说他与张雍杰有多大的仇恨,只是曹公公常年在宫中办差,多受委屈,因此一有机会,就想去折磨别人。

    但今天这事是胡部堂大人捅到圣上面前,胡部堂是什么人?将来也许会过问此事,若知道自己故意整这乡野小子,说不定胡部堂大人会不高兴。

    曹公公想了想,方才说道:“郑大人,圣上叫你查案,你反而问圣上是什么意思?如此要你有何用?”

    郑大人平日里何曹公公也打过几次交道,曹公公如果真要整人,往往会直接暗示。

    但今天听此一言,当即明白这曹公公竟然不敢有明白的暗示,显然是此案背后有大人物,不敢乱来。

    这样的话,郑大人自然也不敢将张雍杰当做犯人。当即升堂,向张雍杰询问相关案情。

    这一连几日,张雍杰均呆在顺天府尹,配合调查。虽然郑大人没有将他当做犯人,但也不让他出府,必须要将此事了结之后,才可以放人。

    此案直达天听,郑大人如何敢不重视?他当即雷厉风行,一方面询问张雍杰,又去太医院询问叶飞驰。另一方面封锁了学士楼,调查相关人员,查看案发地点等等。

    作为顺天府尹,郑大人果然有几把刷子。三天还未到,他心中已经有案犯人选。

    第三日下午,郑大人进宫一趟,将案情禀明圣上,回来之后,当即带领一队士兵,直达礼部抓人。

    春闱是连考三场,每场三天,加起来一共九天时间。按照常理,要等九天过后,学子们出了考场,才可以实施抓捕。

    但给科考的举人下毒,使其不能按时间参加科考,此事何等严重,何等恶劣?有圣上手谕,当即横冲直闯,在贡院里抓出一人,押回顺天府。

    说实话,那有些举人见到兵勇进场抓人,还影响了一部分举人的发挥。

    当然也让极少极少部分不规矩的举人心惊胆战,导致后来名落孙山。后来了解了原委之后,纷纷对那案犯恨之入骨。

    相邻小说:怪物被杀就会死流落武侠世界穿越寻侠记烂柯棋缘我要当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