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网
  • 玄幻
  • 修真
  • 都市
  • 历史
  • 职场
  • 网游
  • 科幻
  • 军事
  • 灵异
  • 奇幻
  • 武侠
  • 竞技
  • 手机站 m.asxs.com
  • 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网->修真->大明邪侠->章节

    第132章:安排计划

    热门推荐:超级兵王绝世药神不灭龙帝诡秘之主遮天人皇纪至尊重生神医凰后逆天邪神天下第九

    周扒皮恶名远扬,如果真是周少坤师弟的亲人,甚至是父亲,那叫周师弟情何以堪?

    张雍杰当即用余光扫了一眼周少坤师弟,但见他眉头紧锁,心知他也怀疑这所谓的‘周扒皮’和他自己有关系。

    张雍杰当下说道:“既然叫周城,想必姓周的人很多。”

    张雍杰这话说的甚是突兀,李延津,铁冲等人均不知道他为何要说这句话。

    铁冲当即尴尬笑道:“这是当然,周城姓周的人确实不在少数。”

    只有周少坤知道,这是张雍杰在暗示自己,这个恶名远扬的周扒皮,不一定是自己的亲人。

    铁冲继续道:“根据档案记载,那年恰好杨师傅经过周城。并且和我们的人发生冲突,打死了一名叫大狐狸的兄弟。”

    张雍杰此时已经稍有怒气,像铁冲如此说法,恩师杨天齐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反而先欠了黑鬼窟的一条命?难道这该讨个公道的人还是他黑鬼窟?

    铁冲又道:“当时双方血战一场,才知道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识自家人了。张兄弟年纪还小,不知我李家和千岛的渊源。万东兄弟作为长辈,应当知道贵我两派,还是有些交情的。”

    万东当下点了点头,但当即说道:“一码归一码,现在咱们谈的是杨师兄的事情。”

    张雍杰心想这话说的非常正确,江湖各大门派,人数众多,要讲关系,细究起来,可以和任何门派达成关系。自己不就和那司徒雄武等人称兄道地吗?千岛和翠微刀派相隔千里,还不是能扯上关系?

    铁冲继续道:“所以当日,大狐狸兄弟虽然不幸遇难,但双方决定互不追究此事。但遗憾的是,大狐狸和鬼狐狸是亲生兄弟,鬼狐狸于此事耿耿于怀,竟然私下于九年前,也就是嘉靖二十六年,向杨兄弟寻仇。”

    铁冲沉默一阵,又接着道:“若不是前日张兄弟向李大哥说及此事,我这个黑鬼窟老大还蒙在鼓里。”

    胡文青这时候发言了,说道:“既然双方决定互不追究,翻过此事,那鬼狐狸私下寻仇,伤了人命,这便是李家的不是了。”

    李延津插嘴道:“这个是自然,我李家无法脱责。事情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张兄弟,现在我和铁冲兄弟均在此处,如何了断,但凭你一言。”

    李延津的话,无疑是坦然承担责任,表明他并不因为这是鬼狐狸私人行为而逃避责任。

    张雍杰强忍怒气,冷冷道:“那么这个鬼狐狸此刻在哪里?既然是他私人行为,李家便没有必要袒护下属。”

    说完,张雍杰掌力催动,轻轻一摇旁边的桌椅,顿时力道一个挨着一个,传到左首最后一张椅子处。

    只见周少坤顿时被摇晃的椅子激起身来,而那最后一张椅子噼里啪啦的散架了。

    张雍杰这时展示了这一手深厚的内力,意在示威,只见他冷冷道:“如果李家仍然要强行出头,袒护凶手,那就莫怪兄弟将账算到李大爷,铁大爷头上。”

    李延津,铁冲两人均知道张雍杰内力惊人,所以才肯跟张雍杰谈谈。

    这时候铁冲道:“我李家,对于私下出任务,为非作歹的人,一向是严惩不贷,绝不袒护。鬼狐狸昨日言明将亲自和张兄弟做个了断,昨夜我听见他发出叫声,传唤张兄弟。”

    什么?昨夜传唤自己的胡离,就是鬼狐狸?这铁大爷是不是开玩笑的?

    张雍杰心中一凛,迟疑道:“胡离就是鬼狐狸?怎么可能?胡离那样子最多十七八岁,九年前他还是个孩子,怎么可能害得了恩师???”

    铁冲再次确认道:“胡离确然就是鬼狐狸,想来九年前杨兄弟见他还是个孩子,没有防备,这才遇害。”

    一个仈Jiǔ岁的孩子,竟然杀害了正当壮年的恩师杨天齐,这事传出来,岂不是闹了天大的笑话?

    张雍杰万万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李家的铁冲一口咬定鬼狐狸就是胡离,张雍杰根本拿不出来证据反驳,不信也没有用。

    张雍杰本来不信,心想多半这事是铁冲编个谎言来戏弄自己。但转念又想,铁冲没有必要对于谁是鬼狐狸的事情上撒谎。

    更何况,昨日胡离面对自己的时候,反复言明,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想来必有深仇大恨。

    昨夜还以为他是怪自己不肯相助李灵,现在看来关于恩师的事情,才是他要找自己拼命的原因。

    铁冲这时候说道:“想来鬼狐狸昨夜已与张兄弟遇上,不知后来如何?”

    周少坤见师父的大仇终于有所结果,这时候再也不能淡定,跟着问道:“大师兄,你昨夜是否将那鬼狐狸就地正法,为师父报的大仇?”

    张雍杰闭目叹息,轻轻遗憾说道:“我将那胡离放了。”

    周少坤也是云顶山的弟子,为杨天齐报仇也是他日思夜想的事情。此刻听见张雍杰说将鬼狐狸放了,当下激动道:“什么?放了,师兄你怎么能将他放了?一命抵一命,师父的仇难道不报了?”

    张雍杰这时候睁开眼睛,见周少坤情绪颇有些激动,当下喝道:“你激动个什么?你给我好好的坐下。”

    周少坤被张雍杰这样一喝,当即醒悟,当着外人在场,兄弟之间岂能内讧?这时候怎么能是质问张雍杰的时候?

    想到这里,当即坐下来,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但也不再发言了。

    现在的局面颇有点复杂,李家既然没有再袒护鬼狐狸,人也交了,是不是就可以免责了?

    张雍杰当下站起身来,来回踱步,他需要好好理一理思路。

    那胡离得知此事,他不逃命,还要来找自己,明知不敌还要死战到底,这胡离脑袋有问题?专门来送死的?明显有点不符合常理。

    这是不是李家逼迫胡离出来承担责任的?如果真是如此,这李延津口口声声说要为下属担责,暗地里却将鬼狐狸出卖,口中还说的大义凛然。

    当然李延津,铁冲是个英雄也好,狗熊也罢,这些和恩师杨天齐的大仇,没有什么关系。但如果他们真的这样做。自己绝对和他们不是一路人,绝对算不上是朋友。

    张雍杰当下已经有了计较,当下负手冷冷道:“李大爷,铁大爷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

    李延津这时候也站起身来,说道:“事情已经说完了,此事就看张兄弟如何了断。”

    这时候杨兰兰,万东等人脸上也有焦急之感,他们并不知道张雍杰将要如何了断。

    万东考虑到千岛派和洛阳李家也多有关系,有件事可能大家还不知道,这‘银通钱庄’的三股东就是洛阳李家。二股东虽然不知是哪方豪门权贵,但大股东是朝廷几乎不是秘密。

    ‘银通钱庄’是什么?远了不说,就说近日周义柏和凶和尚盗取千岛派的一百万两银票,若无李家点头,如何能轻易冻结银票?确保千岛不遭受损失?

    如今千岛更是与洛阳李家结为姻亲关系,如果张雍杰强行要找李延津算账,取李延津性命,这可如何是好?但事关杨天齐命案,万东也无法发言。

    杨兰兰见张雍杰肃杀之气顿起,她也知道,这个张雍杰张师兄,如今的功夫再也不是当日云顶山上那个被自己两下放倒的张师兄了。

    但杨兰兰现在已经是李家的儿媳妇,公公李延津即将有生命危险,她又如何能无动于衷,当下颤声道:“张师兄,,,”

    但杨兰兰也知道这杀师之仇是无法劝阻的,所以叫了一声张师兄之后,再也无法继续说下去。

    张雍杰看了一眼杨兰兰,见她分外焦急,知道她是夹在中间,难以自处。当下说道:“此事,从此和千岛派无关,何去何从由云顶山的师兄弟承担。杨师妹,此事从此之后,与你无关,你好好的跟李灿生活。若有人要拉上你,那师兄一定要找背后拉你的那个人算账。”

    张雍杰不知道今天杨兰兰到底是被谁拉到这偏厅上来的,但推测多半是李延津拉过来的,因此这话暗地里是威胁李延津。

    说完,张雍杰又继续说道:“李大爷,铁大爷。这事暂告一段落,他日再来计较,若你们所言属实,兄弟必不会为难李家。叨扰多日,多谢款待,这便告辞。”

    李延津,铁冲当即拱手道:“张兄弟请自便。”

    张雍杰当即拉了胡家两兄弟,和周少坤走出李家大院。万东顿觉无趣,张雍杰就这样怒气冲冲的走了,他这个千岛长辈自然不能走,得留下来缓和一下双方的关系。毕竟这杨兰兰还要在李家生活,也不能弄的太难堪了。

    张雍杰拿了马匹,一言不发,带着三人一路往东走,走到洛阳南门处,方才停下。

    这时候柳青青也从李家大院一路跟随而来,张雍杰见此情况,挥了挥手,示意她跑步过来。

    众人见张雍杰一言不发,只是来回踱步,当下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周少坤忍不住问道:“张师兄,你现下有何计较?”

    张雍杰伸出一只手,示意周少坤不要着急。良久,张雍杰主意已定,当下向周少坤说道:“长安西郊周城,你别忘记这个地方。”

    周少坤当然知道张雍杰的意思,这个地方牵扯到自己的身世,如何不去查证一番?当下说道:“好,我马上去这个地方调查一番。”

    张雍杰打断他的话语,说道:“不急,不急。江湖险恶,你现在武艺低微,很容易遭了危险。只可惜我不会千岛传功大法,不然传你一半内力,也可成为一流高手,寻常江湖人士,也害不了你。”

    张雍杰想到这里,当即说道:“师弟,师妹。两位胡兄,你们再此等候片刻,我去去就来。”说完张雍杰将金月枪和追风马留在此处,当即纵步走入洛阳南门。

    寻得一处客栈,向掌柜的要来执笔,当下在大厅一张八方桌子上书信一封,写完又才来到南门,与周少坤等人汇合。

    张雍杰把刚刚写好的信笺交给周少坤,跟着说道:“师弟,你把此信件收好。你拿着这封信笺,前去湘西血饮谷,我已在信中言明,求大姐传你和柳师妹两手功夫。”

    胡文青这时候拍手道:“若那杨谷主肯传两手,周兄弟和【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 更新快】柳妹妹二人必然武功精进,有如此良缘,当真是可喜可贺。”

    张雍杰这时候对胡家两兄弟笑道:“湖南和江西相距不远,不知两位胡兄,可否转道湘西,与我这两位师弟师妹结伴而行?”

    说是结伴而行,其实就是让胡家两兄弟帮忙护送,胡文彩和胡文青对望一眼,当即笑道:“冲着思语小姐与张兄弟的缘分,这趟差事,咱们两兄弟义不容辞。”

    张雍杰稍感宽慰,周少坤道:“师兄,要不咱们一起去湘西,你看如何?”

    张雍杰挥手道:“现在我另有要事,一方面要去追击那鬼狐狸,另一方面要北上燕都对付天海妖教,时间紧迫。你学了功夫之后,别忘了去周城查一查周扒皮的事情。”

    柳青青颇为惆怅,张雍杰见此情况,当即安慰她道:“柳师妹,你放心,此间事情,师兄绝不牵连杨师妹。你这便去血饮谷,好好学艺。大姐跟你的性格差不多,也是不爱说话,说不定会喜欢你。”

    柳青青咬了咬嘴唇,说道:“我去跟师父师妹打个招呼,拜别一下。”

    张雍杰心想万东师叔当下还在李家做客,这柳师妹去打个招呼,一来一去破费时间,当下说道:“这个我去告知万东师叔,你们现在马上走,身上有钱没有?来,师兄再给你们拿点银两,你们马上走。”

    张雍杰说完又从身边摸了摸,却发现已经身无分文,自己都没有钱了,哪里还有钱分给师弟师妹。

    周少坤见此,当即从身边摸出五两银子,交于张雍杰。胡文彩见此情况,微微一笑,当即从身边拿出两张一千两银票,交给张雍杰。

    胡文彩说道:“这个是思语小姐借给张兄弟的,还望他日张兄弟来江西胡家做客,将这银两归还给思语小姐。古人言,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张兄弟记得早日还钱,切勿失去信约哟。”

    张雍杰知道这胡家两兄弟,表面虽然是借钱给自己,其实内涵之意是邀请自己去胡家看望胡思语姑娘,想必这胡思语姑娘在家里过的不太快乐。看来那个袁操必然有问题。

    张雍杰拱手道:“好,带我了结北边的事情,今年秋天再来拜访胡思语姑娘。”

    张雍杰一向不爱借别人钱财,但眼下也没有心情在意这些细节,拿了银票,分了一张千两银票交于柳青青手上,连忙说道:“好了,你们这便出发。走走走,赶紧走。”

    张雍杰跟着拱手向胡家两位兄弟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两位胡兄,他日再把酒言欢。”

    柳青青,周少坤等人不知道张雍杰为何这般急促的催促自己离开,但见张雍杰跨上追风马,已然朝风坡大院奔去,当下也就跟着胡家两位兄弟,结伴向南。

    张雍杰当即返回风坡大院,来到校场。这时候李延津,铁冲,万东师叔三人正从校场旁边的走廊走过。

    张雍杰并不下马,朗声说道:“万东师叔,柳师妹跟随周师弟去江西胡家代弟子看望胡思语姑娘去啦,就不跟你回千岛了,我来给你打个招呼。”

    张雍杰心知,可不能让李延津和铁冲两人知道自己派师弟师妹去血饮谷学艺去了,以免让他们留意到自己处心积虑要对付他们,于是如此撒谎。

    万东叫道:“怎么走的这么急?”

    张雍杰挥手道:“那胡思语姑娘再三邀请弟子前去做客,但无奈弟子眼下要北上。想那绍七,竟然不听招呼,强行带走萧燕,不能饶他。”

    为了降低李延津,铁冲对自己的防备,张雍杰故意说点李延津知道的事情。

    张雍杰先前言明,此事已经告一段落,只要李家说的话属实,自己绝不追究,但是张雍杰其实早就对李延津和铁冲极为不满。

    因为胡离杀害恩师杨天齐的时候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孩,把一个十岁的小孩训练成杀手,这是一件多么灭绝人性的事情,无论如何这李延津和铁冲不是好人。

    待自己多多收集他们的恶行,稍后随便找个其他理由,也要让他们好看,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

    现在故意告诉李延津,自己要北上找绍七的麻烦,让李延津麻痹大意,以免他们暗中处决鬼狐狸。

    所以说张雍杰,比较多疑,多疑的人有时候难免考虑会不周到,做出一些让人不能理解的举动。

    其实眼下李延津和铁冲,是万万不可能暗中处决胡离的,因为这样做,反而证明了李延津和铁冲心里有鬼。

    铁冲当然也能猜测到这番情况,这时候说道:“张兄弟放心,我李家一定相助张兄弟擒拿胡离,若有结果,一定传达给张兄弟,保证张兄弟见到胡离的时候,这人是活的。”

    张雍杰想了想又道:“不光是活的,还要是头脑正常的。”

    李延津哈哈大笑,当即说道:“张兄弟放心,此事定然依你。”

    张雍杰点了点头,铁冲和李延津既然都这样明言,那绝对不可能再对胡离下手了。当下向万东,李延津,铁冲等人拱手拜别,当即调转马头,手拿金月枪,出门而去。

    说实话,那胡离从小生活在黑鬼窟中,他们这样的杀手,来无踪,去无影。要想找他,那简直比找青铜道人还难上百倍。

    好在现在已然知道鬼狐狸的真实身份,李家也言明不再袒护胡离。他日遇见病猫子兄弟后,委托病猫子兄弟代为追击胡离,可比自己寻找要容易的多了。

    想到这里,张雍杰当即一路疾驰,再也不去管胡离了。来到小浪底渡口,乘船渡过黄河,辨明方向,向东行走数十里,便来到了平原地带。

    平原地带,千里无山。追风宝马可是万里挑一的名驹,秦岭大山尚能翻越,来到平原地带,那更是如鱼得水。

    追风马厮鸣一声,激动异常,好像在给主人张雍杰展示它的拿手好戏,当下蓄力狂奔,奔驰在这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平原地带。

    只有西边远处的山脉,源源不断的向后移动,方能感知这追风宝马到底有多快。

    张雍杰顿觉疾风呼啸,吹得自己脸颊发疼。这等速度,感觉比那血饮弃徒沙天通的轻功还要快一些,是不是超速了哟?这要是一个不慎,摔落马下,哪里还有命在?

    但张雍杰毕竟年少轻狂,那日在长江之中,面对激流,竟然和唐妍妹子想要逆流而上。

    这次追风宝马在这平原地带疾驰,虽感速度过快,但又怎忍心御马减速?

    张雍杰紧紧抓住马绳,丝毫不敢大意,享受着追风宝马带来的速度与激情。

    少时,追风宝马速度稍缓,身后有一名锦衣公子追来,追击到张雍杰身旁甚至还朝自己微微一笑。

    张雍杰打量了这一位锦衣公子,大约三十岁左右,雪白的脸,一丝长发在脸颊后方飘动。看这情况,这人竟然想与追风宝马比拼速度。

    要论当世轻功,就张雍杰所闻所见,除了大姐的轻功登峰造极,能够轻易超越追风宝马而外,其余的高手再强,也强不到哪里去。

    眼下这位兄台,竟然想要和追风马比拼速度,你说这是不是想要和天公比高度?是不是有点不自量力?

    追风马好像也通灵性,竟然感受到身边这名中年公子在挑衅自己,当下又发足狂奔。

    张雍杰少年心性,当下微微招手,示意拜拜。追风宝马一发力,便甩出那锦衣公子数丈之远。

    那锦衣公子见此,不甘认输,当即也发力狂奔。不一会儿便追上了张雍杰和追风宝马。只见那锦衣公子学着自己方才的动作,向自己挥手说拜拜。

    张雍杰但觉有趣,纵马追上。两方交替前进几个回合,一时间不分胜负。

    几个回合之后,追风宝马渐渐力有不逮。张雍杰知道那锦衣公子身负内力,必然能够坚持的更长。追风宝马虽然是万里良驹,但你说这马儿何时练习过内力?

    张雍杰虽然内力雄厚,可以传递内力,给别人补充体力。但你说给马补充体力,那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张雍杰虽然想赢的这场比赛,但也不敢轻易对追风马施展内功,毕竟人马殊途,内力传递过去,若是伤了追风马,那又罪过大了。

    想到这里,张雍杰当即御马减速,不再与那锦衣公子争夺胜负。

    那锦衣公子见此情况,也在前方不远处停留,从腰间摸出纸扇,轻轻的挥动着。

    张雍杰纵马赶上,翻身下马,拱手道:“小弟千岛张雍杰,见过兄台。兄台轻功卓绝,小弟佩服,不知兄台高姓大名?”

    那锦衣公子轻轻笑道:“冲着这杆金月枪,和这匹追风马,天下何人不识君?张兄弟也不用自我介绍了。在下司徒瑾,这厢有礼了。”

    张雍杰再次拱手行礼,方才问道:“司徒兄弟的轻功,甚是了得,不知师承何处?”

    司徒瑾纸扇一摇,笑道:“在下无门无派,轻功乃是家传武学。怎么样,张兄弟也觉得我这一手‘幻影两千’的轻功不错?”

    张雍杰第一次听说‘幻影两千’这轻功的名称,总觉得这名字有点怪怪的。当下说道:“确然厉害,连我这追风马儿都不是对手。”

    司徒瑾得意的笑道:“那是,那是。张兄弟,不是做兄长的吹牛,就这一手‘幻影两千’的绝妙轻功,就是碰见了血饮派的‘追风逐月’那也是不落下风的。”

    相邻小说:怪物被杀就会死流落武侠世界穿越寻侠记烂柯棋缘我要当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