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网
  • 玄幻
  • 修真
  • 都市
  • 历史
  • 职场
  • 网游
  • 科幻
  • 军事
  • 灵异
  • 奇幻
  • 武侠
  • 竞技
  • 手机站 m.asxs.com
  • 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网->修真->大明邪侠->章节

    第127章:一道疤痕

    热门推荐: 启示之刃 地球唯一修士 全职国医 超级兵王 饲养全人类 凡人碎空传 隐婚萌妻宠上瘾 都市特种兵 民国二十六年我来自未来 重生之黑暗纪元

    神医赵的名声,张雍杰也有所耳闻,也知道江湖上有这号人物存在。但江湖上没人知道神医赵的具体名字,反正大家都称呼他为神医赵。

    李延津道:“伤口虽然治好,但杨娇再也无法开口说话,身体也每况愈下。从此杨娇开始自闭,不与人接触,直到去年正月才去世。去世之后,我第一时间通知了血饮谷。”

    张雍杰又仔细观察了一下杨娇喉咙处的伤口,伤口既然凝结成疤痕,那就不是当场丧命。这点也可以佐证杨娇确实不是死于那场战斗,而是后来去世的。

    张雍杰比较多疑,当下又反复观察了一下杨娇伤口处的疤痕,排除了烫伤等其余情况,最终肯定,这是自然留下的疤痕,绝无可能作假。

    李延津见张雍杰连续三次,反复观察那到疤痕,知道他在观察这条疤痕是否是假的,当下说道:“他日杨谷主亲自前来,那时候自然可以开棺检查伤口。现在如果贸然开棺,恐怕遗体无法保存。”

    张雍杰这时候说道:“这确然是自然形成的,不用怀疑。”

    张雍杰这才明白李延津要带自己前来墓中,为的就是要让自己看到这条疤痕。

    因为只有如此,才能佐证他的话语不假,人证已然没有用。即便现在把神医赵,或者把当时伺候杨娇姐姐余生的下人们拉过来佐证,也不一定可靠。

    因为人可能被威胁,从而说假话,混淆视听。而物证却不会说假话,难道这就是李延津修建这样豪华墓室,用水晶真空棺材保存杨娇遗体的原因?

    李延津这时候也在观察水晶棺材中的杨娇,张雍杰冷眼旁观,见李延津眼角竟然有些湿润。当下默然,是啊,这李大爷对杨娇的感情,那是说不清楚的。那是又爱又恨,百般杂糅,爱恨交织。

    看见李延津的表情,张雍杰感到一阵同情。对一个人又爱又恨,那是什么样子的感情?恨她,所以对她不理不睬。爱她,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死后又为其修建这样豪华的墓室。

    张雍杰一时之间,感同身受,心中颇为不是滋味。此刻他一疏忽,再也没有去想为何四年前血饮谷收到信笺的时候并未派人前来探查。

    张雍杰不忍打扰李延津的思绪,当下也跟着沉默。从头到尾,这件事基本可以说清楚了。这李延津在这件事情上,是乎也没有什么可挑剔的地方。如果实情真是如此,大姐也绝无理由找李延津的麻烦。

    但张雍杰多疑的性格,在这里又体现出来了。这件事是大姐委托自己查证的事情,自己可千万别弄砸了。又将整个过程在脑海中回忆一遍,反复思考这里面有什么漏洞没有。

    想到血饮谷当年为何没有派人前来探亲这一重大疑点的时候,却没有细想,思绪被另一件事惊起一阵冷汗。

    张雍杰心想此刻李延津将这水晶棺材给自己展示,并承诺他日大姐前来观察伤口的时候,会开棺查看。这道疤痕自己看来虽然绝无问题,但万一大姐能看出问题来呢?

    假如李延津现在给自己展示了,稍后又破坏棺材,放入空气,让杨娇遗体腐化,毁灭证据,那可如何是好?难道这李延津是要让自己,到时候在大姐面前替他作证?

    张雍杰想到,自己虽然内力雄厚,但到底是年幼,这些江湖枭雄未必能将自己放在眼里,轻而易举就能将自己利用了。

    就是那年龄相仿的李灵,明知道自己武功高深,也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到最后竟然想凭借一个眼神,来使唤自己为她卖命。

    这些江湖权谋之士,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人,想的都是如何利用别人。难道这李延津也想利用自己?

    这是万万不行的,自己绝对不能被他所利用。

    想到这里,张雍杰说道:“我相信你说的话都是真话,但杨娇姐姐的遗体,你一定要保管好。接下来我便去通知大姐前来查看,如果在这期间,杨娇姐姐的遗体遭到破坏,这事情就说不清楚了。到那时候,我也绝不会为你作证。”

    李延津哑然失笑,说道:“这个你就有点疑心病了,如果我要破坏遗体,那就绝不可能打造这幅水晶棺材。”

    张雍杰又将整个事情来回思考一遍,又问道:“秦岭深处的鸳鸯洞,本是隐秘,残阳剑客和天龙法王为何会先后经过那里?”

    李延津摇头道:“这个不知,你应该去问他们。”

    张雍杰见此情况,当下知道追问无用,只有当面向这二人问个清楚,才能确认到底是偶然,还是刻意安排。

    张雍杰心想眼下之时,还是尽快将自己掌握的情况,与上官大哥商量,整理成书信传回血饮谷,才是正事,当下二人离开墓室,返回到地面。

    两人骑马漫步而行,返回风坡大院。行至洛阳城墙东边,李延津勒马驻足,向张雍杰问道:“方才张兄弟说有两件事,不知这第二件事是什么?”

    张雍杰这时候道:“八年前,不对,现在应该是九年前了。九年前恩师杨天齐死于黑鬼窟的杀手鬼狐狸手上,因此这第二件事,便是让李大爷交出那鬼狐狸。”

    李延津沉默半响,方才说道:“竟然有这等事?”

    张雍杰哑然失笑,说道:“这件事一直是咱们师兄弟整个少年时光的阴隐,师父形同父亲,杀父之仇,是不共戴天的。”

    李延津又是一阵沉默,过了许久,方才缓缓道:“这件事,我李家绝不会献出鬼狐狸的身份。但是我可以给你另外一个交代。”

    张雍杰黑脸道:“血债自然要用血来偿还,这种事情还能给另外一个交代?难道李大爷认为这事是可以用利益交换的?”

    李延津摆手道:“非是此意,我的意思是,这鬼狐狸也是我李家的兄弟。他所杀的人都能代表李家,待我去查个清楚,当年到底所谓何事,再来与张兄弟理论。如果那时候张兄弟仍然要取鬼狐狸的性命,那就直接取我这颗项上人头便是。我相信这笔买卖,张兄弟并不会吃亏。”

    张雍杰本来以为李延津是一代枭雄,是金字塔尖上的人物,必然惜命如金,宁愿出卖朋友,也要保全自己。这次没想到这李延津堂堂李家大爷,拥有金山银海,竟然能够替属下受过,这简直完全不符合常理。

    但转念又想到这李延津之所以能够聚合周围兄弟,必然将江湖道义放在第一位,这是他的根本。失去了这一点,他李家可能立马就会分崩离析,如何从这个角度思考问题,那李延津愿意替属下受罪,那又想的通了。

    相关推荐:怪物被杀就会死流落武侠世界穿越寻侠记烂柯棋缘我要当主角漫威世界的光之巨人我的混沌城承包大明篮坛之氪金无敌太虚化龙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