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网
  • 玄幻
  • 修真
  • 都市
  • 历史
  • 职场
  • 网游
  • 科幻
  • 军事
  • 灵异
  • 奇幻
  • 武侠
  • 竞技
  • 手机站 m.asxs.com
  • 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网->修真->穿越寻侠记->章节

    第二六八章 灵源大陆的毒枭

    热门推荐:地球唯一修士极品杀手纵横都市恐怖街区启示之刃超级兵王隐婚萌妻宠上瘾饲养全人类重生之黑暗纪元民国二十六年我来自未来全职国医

    河边布满了植物炮台,不过这些对于李智云和穿了狻猊铠的卫蕴威胁不大。

      但是卫蕴一边哭着一边用身体去挡袭向魏无良的“浓痰”,全然不顾双腿暴露在防空炮火的攻击之下,就免不了双腿继续受伤。

      “魏兄你撑住了!只要我们跳入河中,我就给你看看伤势,我懂得医术的!”

      李智云开始主动帮助魏卫两人开道,在拍击铁甲狗的同时顺便使出劈空掌轰击植物炮台,偶尔还会使用擒龙控鹤手法抓取地面的石子发出暗器,而不是像一开始那样仅仅是在前方领跑。

      他拿潜伏者是真的没有办法,就只能拿那些有形的敌人发泄,但凡暴露在地表或者空中的,只要是挡住了他们三人去路的,不论是动物还是植物,直接斩尽杀绝。

      他一边杀戮敌人,一边兼顾魏卫两人,一时间就疏忽了防御空中,没有看到此刻高空之中正有一只奇异的大鸟在缓缓盘旋。

      其实这也不能怪他,大鸟所在的高度足有万丈,根本是他无法企及的,除非他真的会飞,而且能够达到足够的飞行高度,才有可能与那只大鸟发生战斗。

      而眼前的情况却是那只大鸟能够攻击到他,而他却攻击不到大鸟。

      地面上,在李智云疯狂的杀戮之下,魔域动植物望风披靡,根本无法阻挡,三人转眼就到了河边,李智云大吼一声:“跟我一起跳!”说罢当先跃向河心。

      身后魏卫两人也跟着跃起,只是在跃起的瞬间,卫蕴却发出一声惊呼:“智云,你看你的身体……”

      “坏了,他中毒了!”魏无良紧接着说道。

      “是毒枭!一定是毒枭!”

      不等落在水中,卫蕴就仰起头看向天空,果然看见了那只正在远走的大鸟。

      李智云刚刚踏上河波,闻声立即察看身上,发觉衣衫和肌肤全部变成了绿色,顿时大吃一惊,再往天上看时,那只大鸟已经变成了一个小小的黑点。

      “这下完了,此毒无解啊!”落在河心的卫蕴险些哭出声来,新婚老公魏无良能否活下去尚在两说,大媒人李智云却是死定了。

      毒枭!灵源大陆上的毒枭可不是地球后世贩毒集团的首脑,根据卫蕴介绍,说毒枭是一只真正的枭鸟,体型硕大无比,善用奇毒,为魔域三大魔王之一。

      这种枭鸟的特点是永远隐在高空,从不俯冲甚至降落,善用无色无味无声无形之毒,每天只能施毒一次,每次只能攻击一人,中者无药可解,当天必死无疑。

      如果这毒枭仅仅是这样杀人倒也并不如何恐怖,但是它还有更厉害的一项技能,那就是能够准确地找到敌方的首脑,譬如此刻的李智云。

      专杀首脑!就是斩首行动!

      通常一军之首要么是武功最高,要么是最富智谋,实为全军胜负之保障,一旦首脑被杀,要么战力大减,要么失却指挥,这仗还有打赢的可能么?

      尤其是眼下李智云三人这样的情况,他们三个之所以冒死深入魔域腹地无非就是为了李智云的回归,如今李智云已是必死无疑,这番冒险还有什么意义?

      一时之间,三个人全部陷入了沉默,即使李卫两人搀着魏无良能够做到像一片落叶般站在波涛汹涌的水面上不致下沉,即使此处已经没有任何魔兽前来攻击,也不会产生任何喜悦的情绪,就这样沉默着随波逐流。

      其实李智云与魏卫两人的想法还是迥然不同的,他之所以沉默是在积极地寻找办法。

      他不是不知道虫族有这么一种可以放毒的飞虫,即所谓感染虫,虽然游戏里那只飞虫与灵源大陆上这只毒枭区别很大,但是它们施放毒素的方法和危害是差不多的,他不信自己已经无力回天、无药可救了。

      世上【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哪有绝对无解的毒?只要治疗方法正确无误且抢救及时,就一定能够解毒成功。

      所以他已经在记忆里的吠陀经中搜寻相关的解毒案例。

      他之所以不在河图洛书中去找相关知识理由有三:

      首先印度在医药领域的研究成果还是很厉害的,现代人只要在度娘上搜索关键字“印度药”即可得到证实。

      其次他得到吠陀经较早,因此对吠陀经较为熟悉,能够准确地缩小范围在梨俱吠陀部分,找起来或许更快一些;

      第三个理由是因为他知道武林史上一灯大师的师弟天竺僧认识菩斯曲蛇。既然菩斯曲蛇是从灵源大陆穿越到地球上去的,既然天竺僧认识菩斯曲蛇,就说明印度医学对灵源大陆有所涉猎!

      若是实在找不到答案,那么再找河图洛书也不迟。

      俗话说得好,功夫不负有心人,这一找之下,还真就找到了相关内容,古印度婆罗门教是专门研究神和魔之间的事情的,对灵源大陆上的毒枭竟然也有记载。

      吠陀经上是这样说的,说要解毒枭之毒,首先要看毒枭施毒以后中毒者的肌肤变成什么颜色,颜色共有绿、黑、紫、蓝、红五种情形,每一种毒的解法都不一样。

      李智云看到这里就准备选择绿色那种毒素的解法去精读,毕竟刚才他看过自己的肌肤已经是通体墨绿了,虽然自己看不见自己的脑门,不过可以想见脑门儿也是绿了的。

      这时他找到了解毒之法就下意识地又看了身体一眼,这一看却是大吃一惊,只见全身肌肤都已恢复了正常的肤色,哪里还有一丝绿色掺杂其中?

      这是怎么回事?

      他不知他体内自带毒宝分解子系统,甫一中毒之时系统尚未启动,所以全身尽皆墨绿,但只是一瞬间过后毒宝系统就被毒素激活,将毒素逐步逼入排泄器官,同时肤色也开始渐渐恢复正常。

      毒宝系统对剧毒和美酒的处理方式还是有所不同的,美酒可以通过全身毛孔挥发出去,与周遭他人无碍,但是剧毒不行,若是也从毛孔排出,则会殃及他人。

      问题是他本人不知道有这么一档子事情,骤然发现自己肤色已经恢复正常了,就不禁当场懵逼,吠陀经上说只要肤色恢复正常了就意味着体内毒素全部拔尽了,必须停止治疗……

      可我现在还没开始治疗呢,怎么就毒素拔尽了?难道说这篇有关治疗毒枭之毒的医学文献是鱼目混珠被收入吠陀经的?

      正纳闷时,忽觉小腹中一阵剧痛犹如刀绞,“哎呀不好,我可能是吃坏了肚子,得方便方便。”

      大河滔滔之中,他只能选择潜水解手,魏卫两人对此司空见惯,只相携转过身去。

      李智云潜入水中,看到水中自有鱼鳖虾蟹游来游去,与地球上的淡水河没什么不同,只不过这些鱼鳖虾蟹都很老实,没有半点魔兽的迹象,不觉有些惊奇。

      难道说这些水产没有受到灵气的影响?这问题只能留待今后研究了,眼下只要彼此相安无事即可。

      一通宣泄之后身体再无不适,非但没有不适,而且舒爽了许多,趁着这会儿工夫,他又从吠陀经中找到了医治其它几类魔兽伤害的治疗方法,虽然没有对症的草药,但只凭雄浑的内力即可医治,只是恢复的过程相对来说要漫长一些。

      再次出来水面,却发现天空布满了翼龙,正与魏卫两人激战不休。

      说是激战,其实就是一边倒的远程围殴,别说魏卫两人找不到合适的暗器,就算他们手里有暗器也打不中灵动飘逸的翼龙,这在之前的陆地上已经有过验证了。

      打打不过,躲也不易躲,先前在陆地上都很难躲避,如今在水面上就更不具备闪展腾挪的可能,维持身体不沉就要付出内力的一半,剩下的一半内力更难以震开翼龙的飞镖。

      所以他们两个也只有下潜,下潜才是逃避打击的唯一选择。

      见此情景,李智云不禁有些后悔刚才自己游离得太远、下潜得太深了一些,以致于没能感受到水面上来了敌人。

      于是大吼一声:“你们这些扁毛畜生来找死是吧?”随即踏浪疾进到魏卫两人的附近,准备接收“飞镖”反打翼龙。

      或许是因为翼龙群曾经在他手上吃过大亏,已经记住了他的样貌,又或许是能够听得懂人言,总之看见他加入战团,立即振翅拔高,编成退却阵型远去了。

      魏卫两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却没有劫后余生的欣喜,早晚都是死,晚死一天两天有什么区别?

      此时天色已经昏黄下来,即将进入夜晚,魏无良更是奄奄一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卫蕴心中沮丧,也没注意到李智云的肌肤已经完全恢复正常。

      李智云见状就温言鼓励道:“二位兄嫂你们不要灰心气馁,魏兄的伤势我可以医治,保他死不了。”

      魏无良心说你自己都没救了,再给我治还有什么用?就算你今天保住了我这条命,明天呢?明天你死了,那毒枭就会在我和卫蕴之中选择一个施毒,我们三个终究逃不过一死,又何必徒劳?

      于是微微摇头,意思是你也别费这个劲了。

      李智云不知魏无良心头所想,渡入真气进他体内,按照吠陀经上的治疗方案施为,同时给把自救之道传给了魏无良,“你只需每天如此运劲疗伤,最多七天即可痊愈如初。”

      其实李智云也是不敢乐观,因为他不知道自己体内的毒素是怎么去除的,这种不明原因的自愈无法给予他足够的信心,谁知道再一次毒枭施毒是哪一种?

      如果下一次毒枭施出的是紫色和红黑两色这三种可以迅速致命的毒质,那么只需旁边有其它魔兽包围狂攻,自己就没有机会自行解毒,危险还是存在的。

      况且除了毒枭之外还有几种魔兽没有出场,谁知道哪几种魔兽出场时又会是怎样的情景?说不定出来个大魔王单挑就能杀了自己都说不定。

      魔域中的大魔王可不是后世现代国家男篮的大魔王。

      前途未卜,却不能显露出悲观的情绪,李智云也豁出去了,花费一万侠义值兑换了一套赤炎拳出来,只为了给魏卫两夫妇烤鱼片吃。

      万一死了也得做个饱死鬼不是?

      然而这烤鱼一吃可就吃出了妙处,灵源大陆上的水产竟然无比美味,无需添加任何作料,便已胜过地球上的各种珍馐佳肴!或许这就是灵气充足对水产形成的影响吧?

      吃过了烤鱼,三人在茫茫夜色中逆流而上,半个夜晚前行百里有余,剩下半个夜晚就在水面上轮流休息,魏无良身上有伤,就由李智云和卫蕴两人轮流值守,一夜过去,也不知道魔兽是怎么想的,居然没来侵袭。

      第二天白天,魏卫两人疑惑地看着肤色恢复了正常的李智云,心中纳闷为何此人非但没死而且还活蹦乱跳,嘴上却不好意思询问,不死当然是最好的,只要李智云不死,三个人就都有活命的可能。

      白天的行程比昨天还要顺利,整整半天过去翼龙都没有出现,反倒是那只毒枭又悄悄到来,在高空中窥视三人。

      这一次李智云及时发现了对方,却拿它毫无办法,而毒枭也再一次发射奇毒,这种无形奇毒实在没法防范,李智云无可避免地再次中毒,这一次他的身体表面变成了血红色。

      毒枭投了毒就志得意满地飞走,而李智云再一次惊奇地发现,根本不用运行什么解毒功法,体内的毒质就再一次进入肠道,自己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在上一次水下卫生间而已。

      解过手再从水中出来,没发现翼龙前来偷袭,他忍不住打趣:“这幸亏咱们是逆流而上,若是顺流而下,这河里的鱼虾都没法吃了。”

      如此走走停停,一连数日,毒枭也没能奈何了李智云,最后索性连毒枭也不来了,三人就这样沿着河水溯源而上,两侧岸边那蒙着紫色菌毯充满了危险却与河中赶路的三人互不相干。

      再往前走,两岸的地势变得更高,感觉已是进入了山地,在魏无良痊愈如初之时,河流也变成了小溪,看来距离源头已是不远了。

      这一日清晨,李智云提醒魏卫两人:“小溪已经很窄了,我觉得当溪流窄到一定程度时,我们就会遭到来自两岸的攻击,二位兄嫂要多加小心。”

      果不其然,他这话也就说了不到一炷香的光景,溪流两侧就出现了魔兽,这一次来的是蛇,清一色的金色,头顶上长着一颗肉瘤的金蛇,从两岸那紫色的菌毯中平地涌出,第一批涌出来的就有数百只,开始向溪流中的三人喷射毒涎。

      “该叫你们菩斯曲蛇呢?还是刺蛇?”李智云早有防备,一边说一边纵跃上岸,在吸引金蛇火力的同时近身屠杀这些金蛇,以掩护魏卫两人继续前进。

    相邻小说:最强昆仑掌门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苦境有间客栈怪物被杀就会死流落武侠世界烂柯棋缘我要当主角大明邪侠漫威世界的光之巨人我的混沌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