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网
  • 玄幻
  • 修真
  • 都市
  • 历史
  • 职场
  • 网游
  • 科幻
  • 军事
  • 灵异
  • 奇幻
  • 武侠
  • 竞技
  • 手机站 m.asxs.com
  • 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网->青春->太平客栈->章节

    第三十三章 荆楚总督

    热门推荐:逆天邪神遮天神医凰后绝世药神透视医圣三界红包群至尊重生天下第九人皇纪

    颜飞卿随手抖出一个剑花。在下三境的外行人看来,煞是好看;在上三境的内行人看来,火候十足。在中三境的半吊子看来,完全就是花架子,不堪一击。

    在方铸看来,这位公子哥的剑法破绽百出,处处都是漏洞,他只要随手一刀劈过去,便能把这位苏公子手中的长剑震飞。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于是直接一刀劈砍出去。

    颜飞卿侧身躲过。

    方铸略微惊讶,一刀无果,再出一刀,可是被颜飞卿使了个巧劲,轻轻卸开。

    一转眼,方铸已经是急攻十余招,却没能伤到颜飞卿分毫。

    颜飞卿所用的并非是他熟知擅长的正一宗剑法,而是慈航宗的普通剑法,只是他境界高绝,眼界、格局俱是不凡,虽然使得只是寻常慈航宗剑法,但剑上所生的威力与常人大不相同。方铸连连催动刀势,始终攻不到他身前。

    旁观众人见颜飞卿如此使剑,自然均知他身手不凡,赵青玉的脸色已经不太好看。

    方铸不用看也知道自家主子现在是个什么脸色,心底越发着急,于是手上刀势愈发迅猛,颜飞卿只是随手挥洒剑招,将方铸攻来的招式一一挡开,其所用已不拘泥于剑法的固定招式,他若还击,就算不依仗境界修为,也能逼得方铸弃刀认输,只是不想太过惊世骇俗,眼见方铸的刀法中破绽大露,却始终不出手攻击。

    方铸渐渐也察觉几分,运起全部气机,将自己平生所学发挥得淋漓尽致,每一招便全是进攻的招数,不再顾及自己刀法中是否有破绽。这么一来,刀法威力何止大了一倍。

    旁观众人见方铸刀法刚猛,似是占尽了便宜,却始终无法伤及颜飞卿;又见颜飞卿出剑有时有招,有时无招。有招之时,章法森严,不漏破绽,俨然大家风范;无招之时,长剑似乎胡乱招架,却是曲尽其妙,轻描淡写地便将方铸巧妙的攻势化解,已是宗师气象;两人高下立盼。

    方铸大急之下,大喝一声,双手出刀,中宫疾进。

    颜飞卿轻描淡写地以手中长剑轻轻搭在方铸的刀背上,然后用力一压。

    方铸险些握不稳手中之刀,再想继续出刀,已经是千难万难,就连握刀的手,也在颤抖。

    颜飞卿再一粘一送,却是用上了神霄宗“无极劲”的玄妙。

    方铸身形一晃,差点就要踉跄摔倒,向后倒退几步,堪堪站住之后,喘着粗气拄刀而立。

    颜飞卿轻笑一声,随手一掷,长剑自行飞入女子剑

    客手中的剑鞘之中。

    这一幕让赵青玉脸色微变,他也不是那种无可救药的蠢人,哪里还不知道这个苏公子是有真才实学的,若是方铸拿不下此人,自己今日便要栽个跟头。

    想到这儿,他便萌生了退意。

    可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情,装腔作势之后就想跑,也要问过旁人答不答应。

    赵青玉刚想向外走去,便被颜飞卿以两指搭在肩膀上,任他如何用力,都不能移动分毫。

    这位赵三公子怒容道:“苏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赌斗之事算你们赢了,我走还不行吗?”

    颜飞卿淡笑道:“似乎又有人来了。”

    说话之间,只见茶舍外的山路上来了一行人,居中为首的是一位看上去大概有知天命年纪的男子,身着石青色常服,既有书香世家出身的儒雅,也有手掌大权的威严,身旁跟随一位相貌清癯的白发老人,虽然不见佩戴兵刃,但应该是护卫高人之流。

    除此之外,周围还有八人,与为首男子大致保持了十步到十五步的间距,隐隐结成阵势,将那男子护在中间,再看这些人行走之间步伐沉稳,气机含而不露,双眼有神若电,一呼一吸之间,隐隐与周围天地相合,可见是高手无疑,最低也是先天境。

    赵青玉一见那为首男子,顿时流露出三分亲近、三分恭谨、三分畏惧、一分难言的复杂神色。

    宫官以传音道:“如果我所猜不错的话,这位就是荆楚总督赵良庚了,没想到冤家路窄,我们一味想要避开总督府的人马,竟是在这里遇到了他。”

    在如今世道,有些人名头很大,可未必有几人知道他是什么相貌【优德88金殿娱乐场小说 asxs.com】,就像世人皆知皇帝老爷,又有几人知道皇帝长什么样?在江湖上也多是如此,任你是大天师、大剑仙,也是少有人见过,甚至本门弟子都不一定能见到。所以在许多时候,只能依靠装扮和广为人知的特征去猜,这也是李玄都一行人乔装改扮的原因所在。

    此时宫官也是通过赵青玉的反应来推测来人的来历,应该仈Jiǔ不离十。

    此时赵青玉已经换上一副恭敬面孔,走出茶舍,躬身相迎的同时口称“父亲。”

    来人果然是赵良庚。

    赵良庚扫了眼茶舍内的情状,因为几番打斗的缘故,茶舍内的桌椅已经被打烂许多,一片狼藉,再加上躺在地上的李玄都,以及梨花带雨的宫官,还有颜飞卿、苏云媗这对璧人,赵良庚不用开口相问,就已经知道大概是怎么个情况,无非是调戏良家女子的那套戏码

    赵良庚早年也是理学名臣,不管现如今还剩下多少儒家大义,面子还是要的,赵青玉此举无疑是有辱门风,不由脸色一沉,皱眉道:“青玉。”

    赵青玉此时再无方才的从容淡定,反而有些诚惶诚恐,轻声道:“父亲,这家人的奴仆无礼在先,孩儿只是出手教训而已,可这些人却仗着自己有些武艺,不但不肯赔礼道歉,反而还打伤了老七。”

    赵良庚能坐上荆楚总督的位置,自然不是好蒙骗之人,而且他也熟悉自己儿子的秉性,问道:“他们是如何无礼于你?”

    赵青玉顿时语塞,过了片刻方才说道:“他们在言语上……多有不敬。”

    赵良庚不置一词,只是看着自己这个儿子。

    赵青玉在父亲的注视之下,只觉得如芒在背,连呼吸都沉重几分,原本就低着的头低得更深。

    见到这一幕,宫官对李玄都传音道:“刚才看他指点江山那股劲头,还以为他是个目无余子的性子,可一见到他老子就怂了,若是他在自己老子面前也能硬气几分,就算是狂妄无知,我也算他是个人物,可现在看来,不过是个只会胡吹大气的纨绔罢了。”

    李玄都同样是传音道:“今日之事若是处置不当,怕是会让我们这一路乔装都要前功尽弃。”

    宫官稍稍转动身形,改为背对门外,然后在自己的脖子上比划了个“横切”的手势。

    李玄都陷入沉思之中,如今朝廷风雨飘摇,几大总督分去了朝廷的权柄,却也是支撑朝廷的柱石,如今江南总督已经倒了,若是再倒上一个荆楚总督,西北大周和青阳教趁机起事,又该如何处置?

    虽说赵良庚与徐无鬼多有牵扯,但至多是与虎谋皮,互相利用,若是今日趁此时机将赵良庚刺杀于此地,无人能顶上赵良庚的位置,使得荆楚之地大乱,那可是祸福难料了。

    再者说了,仅仅看赵良庚的这个阵势,也不是说刺杀就能刺杀的,而且这里还是荆州境内,在这里刺杀赵良庚,不知要捅出多大的娄子,怕是要身陷泥潭之中。

    于是李玄都摇了摇头。

    宫官也不勉强,只是说道:“只怕树欲静而风不止,我们想要相安无事,人家还想来找麻烦。”

    就在这时,沉默着的赵良庚忽然笑道:“谅你也不敢做出有辱家风的事情,否则我定要家法从事。”

    然后他转头望向颜飞卿:“这位公子,犬子若有失礼之处,还望公子海涵。”

    相邻小说:我的极品美女老师十代掌门武道凌云末日霸权网游之奶个锤子重生之奶爸医圣春夜小神医明末求生记不死邪神洪荒世界的蜘蛛大佬